当前位置:CIO频道新闻中心 → 正文

汉云工业互联网赋能数字化转型

责任编辑:cres |来源:企业网D1Net  2020-01-11 11:40:28 原创文章 企业网D1Net

2020年北京部委央企及大型企业CIO年会于1月11日在北京开启。大会邀请了约150位来自北京部委、央企和知名企业的信息高管出席,围绕“数字化转型的实践落地”,共同探讨数字经济下政府部门和大型企业在政府职能转变及企业业务变革方面的全新机遇,为企业数字化转型出谋划策。
 
以下是现场速记。


徐工信息总经理张启亮
 
张启亮:大家上午好!我今天来还是有点小激动,为什么?因为我五年没参加CIO的任何会议了。去年范总邀请我两到三次都没有参加,今天来是还范总2019年的帐,见到大家都非常亲切,数字化转型没有大家想象那么悲观,数字化转型慢慢会来到,新的一年都是新的开始。
 
我今天把自己做的事儿和自己的想法跟大家汇报一下。我是在2014年辞掉徐工集团所有的职务包括CIO、包括党委书记的职务、包括专家的职务全部辞掉开始创业,成立徐工第一个混合所有制公司,我们核心团队占40%,徐工是占60%。当时成立的时候没有人看好,徐工集团当时是200个信息化人员,当时跟我创业的只有20个人。一个制造业剥出来做IT公司能做好吗?没有人看好,但是到现在我们公司有400人,全国共有7个公司。
 
最开始服务徐工集团到已经服务65个细分领域,从服务国内已经开始服务一带一路的沿线国家,我们从一穷二白,当时2014年成立的时候没有产品、没有核心人员、没有市场也没有相关的未来的情况,但是我们到现在的发展,每年的复合增长率是60%,2019年增长得更好,超过了60%的增长。
 
我们利用五年的时间的,公司的市值翻了一百倍。大家也看到了新闻,在2019年10月份我们刚刚做了A轮,A轮融了三个亿,在工业互联网A轮我们是最高的,是高瓴和软银投的,我们今年有可能会成为国内工业互联网第一个上市的,所有的材料准备得差不多了。很多荣誉我都不讲了,这都属于过去了,新的一年开始是新的篇章,但是客户对我们是非常认可的。
 
我们现在再看一下我们整个汉云工业互联网的实力,这是比较详细的估的数据,大家可以拍照但是尽量不要发给行业竞争对手,因为行业竞争对手天天想看我们的数据。我们现在已经连接高价值的设备是76万台,工程机械28万、物流8万、环卫、轨道交通、客运、新能源、综合管廊、水泵、叉车、乘用车和锅炉和其他专用的设备,连接了大约6千亿的资产,在我们汉云工业互联网平台上。
 
我们可以看工业平台的能力,一个是工业适配能力,这个是我从2015年开始投了45个人初步研发,现在能适配很多工业协议。这是目前我们中国在工业协议里边连接能力最强的一家公司,为什么?听我给大家讲。因为有很多的客户,当时客户说谁能连上我选谁,有的客户一个月都连不上来,因为设备太多了,我们用一星期做到了,我们有很强的连接能力即嵌入式开发能力。
 
再一个是我们的APP,刚才很多领导专家讲到APP,这是未来我们做IT的,做CIO的未来方向,未来所有的应用全部轻量化,因为原有的系统太重了,管理起来太麻烦了,好多运维真是老态龙钟,老胳膊老腿一动就出问题,所以非常麻烦,这是我们的APP。
 
再一个我们有平台的用户,包括第三方开发者、活跃用户都有我们的数据。
 
我们汉云平台的能力是什么?就是技术,我们一直讲我们的中台也好、业务中台也好,甚至我们可以看到我们在我们的工业互联网平台里面有很重要的几个:
 
物联网IOT引擎,今年IOT引擎最核心的能力开始开放给社会,社会可以买我的IOT引擎,再一个是我们的数据中台和业务中台。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右边的这张图,在我们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上,客户可以根据你的需求,如果有数据的话,可以随心所欲的定制你自己所需的APP。你没必要具有这样、那样的开发语言,它是流程化的。
 
再一个是我们提供了我们的设备接入能力,包括边缘处理能力,包括算法集成、工业数据建模和分析能力,包括深度学习、工业大数据的计算能力,包括应用框架、安全能力,包括数据的聚合能力。因为我们都做CIO的,我建议我们光做安全不用去说,因为我们是炎黄子孙,要保护这个国家。光做安全,不用说得太多,否则有可能真的会出问题。
 
但是我们还有一项很强的能力,我们中国原来最缺的制造业里面的是我们的工艺能力和知识图谱。我们去看德国和美国,它的工艺人员的能力和研发人员的能力基本上一比一配比,中国的制造业呢?徐工算优秀的了,但是它的工艺人员基本上是研发人员的十分之一,这个东西研发出来怎么去加工?大家不知道,都是在摸索、探索,但是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把工业的知识图谱和工艺的加工能力和工艺的能力放到我们的汉云工业互联网平台上,帮助没有这些能力的企业去赋能。所以我们开发了很多的工业机理模型。
 
再一个可以看到,我们讲的汉云工业互联网,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本质就是“数据+模型=服务”。可以服务研发、服务制造也可以服务生产,我们的数据来源于我们设备的数据、环境的数据包括我们原有的系统的数据,我们的模型非常重要, 我们要构建我们的模型,包括微服务组件、建模、AI的分析能力都非常重要,那就是产出我们的服务,即各行各业的服务,这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可以看几个案例,这是我们赋能的施工行业的。刚才我一直和雷博士在交流工业互联网跨多少行业不重要,你是不是跨行业也不重要,关键的是你在垂直领域深得有多深,这是非常重要的。这是徐工信息公司成立的时候,做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时候我们想的就是垂直行业,不要想跨多少个行业,我记得当时在2016年、2017年、2018年上半年时我们公司并没有那么出名,别人在忙宣传我们在忙研发技术、研发核心的东西,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的施工行业,中国铁建也是央企,包括中国路桥,包括中交集团,我们又刚刚签了国内最大的中国电建,刚刚签过合同,包括其他几个路桥公司。
 
这些设备的使用方有个很大的问题,就是设备的内部的资源无法共享,整个交易也无法去进行平衡。大家知道,中铁建有很多局,有十一局、十二局、十三局、十四局,第一局假设接了中国地铁项目,但是它的设备能力是不能满足项目工期的,但是十二局设备在那闲着,所以我们解决了设备共享的问题。再一个是它设备的维修、保养、预测性的维修原来无法处理,所以在我们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上,帮它开发了4个APP,一个是交易的,中铁建未来所有的施工项目需要设备全部放到汉云工业互联网直接竞标就可以了。
 
如果在我们的汉云工业互联网平台上,帮助设备的利用率提高这是最基本的,这就产生效应。对于施工企业来说复合利用率每提升10个点,带来价值是1.2到1.5倍,这个价值是非常高的。我们目前在施工行业,量做得非常大。
 
这是北京市的,北京市的CIO应该能感受到,给你送快递的新能源的物流车就是通过我们汉云工业互联网平台管理的,现在整个北京市所有的新能源的物流车辆70%-80%是在我们的平台上,大家可以看一下,给京东配送、申通配送、圆通配送的物流车辆,这家公司专门做新能源物流的公司,这些物流公司只接单和派单它不养车辆,但是这个公司的老板找到我,他说,张总我在北京的哪个区设充电桩不清楚,我们通过跟踪每辆物流车数据,我们告诉你在海淀区哪个地方来设充电桩,做完后效果非常好。
 
第二个,他说,张总,我今天接了多少单,充多少电,花多少钱,人工费是多少,算一下今天到底挣没挣钱。我们在汉云工业互联网平台上把接了多少电,用电情况等情况将今天挣的钱算出来。
 
再一个是纺织行业,这是目前国内昆山海进机械,它所有棉布机是出口的,它的毛利率不高,他的董事上姓张,已经60岁了,大家他非常创新。我在苏州演讲,大家都走掉了,但是他等着我。他说毛利率基本在盈亏平衡点,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投诉太高了,他说张总你能否能帮助一下?当时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我也没有把握去帮助一个做棉布机纺织机械的客户到底能不能成功,我说你先拿几台试试,他说我有200台正好发往越南,他说通过你们的物联网终端连上设备看看,我们连上之后大约一个多月之后客户开始投诉,说你的产品生产出来的棉布机质量不好。张总说通过工业互联网平台看看数据,当时技术老总通过我们的平台看到数据,分析为什么那一台棉布机生产的棉布不好?通过大量数据分析完之后,当时的越南的客户生产的工人去打电话、上厕所,中间离开一个小时。在生产棉布的时候有小疙瘩要通过人员处理,但是人员没有处理,所以造成棉布生产不好,他把这个数据反馈给越南客户,越南客户非常满意,进而他做了一些管理。
 
这是环保的,现在南京市、雄安和徐州市所有的PM2.5都是通过我们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来监测的,北京市在找我们对接。所有的非道路的车辆,不上牌车辆的PM2.5,我们在它的排期筒地方安一个传感器,实施监测今天排到多少PM2.5。
 
这是工程机械的,我们做了一个动画。我们通过我们的设备,通过我们的终端去连接我们所有的设备,大家可以看到打开设备,我们可以看到设备的位置、设备的工作的情况也能看到这个设备卖给哪个客户了,也能看到这台设备当前的一些轨迹的回放,包括工作的情况,这个和驾驶员仪表盘看到的一模一样,包括每天干多少活,包括这台设备出了问题,最近的服务资源是什么。目前应该说我们在这个行业签的客户也是很多的,包括河南的一拖,包括叉车、包括其他的机械,签了很多,其他几个行业也在找我们。
 
我们不光是做这些东西,大家可以看一下,我们可以做大数据的分析。我们从大数据中的因子去提取我们所有设备的开工率、怠速、闲置率、运营的时长,包括它的负荷的情况,相当于我们做了一个设备的双胞胎。虽然说客户不懂设备,但是通过我们的汉云工业互联网平台,我们给客户给了一个APP,这个APP是帮助客户实时管理他的设备,买一个设备给一个APP帐号可以随时看到,所以这个老板非常的开心。
 
为什么?这个行业有一个痛点,买设备的老板不去开车,他都找司机。中国的司机品质不是太高,他偷油。第二个干私活,这个损失了老板大部分的利益。所以买设备的这些老板非常高兴,他每天就看,你今天行使多少公里耗油总数是多少,总数乘以油价是多少,他看得非常清楚。你今天中午停了一个半小时,他会问你为什么停了一个半小时,这都一目了然。所以我们帮助客户来提升这些因子。
 
再一个我们可以看一下销售,通过市场的预测。现在上过我们的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企业,宏观经济只是一个参考,关键的是看这台整个设备的开工率的情况,这个数据非常重要,现在我们这个数据是每个月报给国务院的,报过刘鹤和克强总理,这两个总理必须看我们的数据,因为我们数据是反应整个中国基建情况。对我们的客户来说,预测越来越准确。
 
这是我们做的工厂,刚才文总也讲到工厂,我们做的是工厂,连接设备和数据接入情况,对这些设备的预测,这是对机床的预测。通过工业大数据打破黑箱工厂。
 
原来大家知道刚买的调形非常麻烦,调形到底是否合格?工人要拿油表尺去卡。但是我们通过我们大数据在我们平台上进行数据模型训练,训练完之后我们给了推荐的训练值,在这个范围内你调的钢板是合格的,所以我们检测的系统和那个直接配合,效率非常高,这是我们的一个应用。
 
这是我们的大数据,这是开工率的情况。我们能看到城市的热度,开工率的热度,包括我们输出的指数,这是报给国务院的,因为这是涉密的,这是国家秘密的文件,我们做了隐藏。现在我们这个数据很有价值,万科、万达都在买我们的数据,他们为什么买我们的数据?我们看一个颗粒度更细的表,这里能看到每个城市现在基础设施的情况,假设长三角、北京南部、珠三角就这几个城市这个“点”最大,点越白代表设备在动,一个点一个设备,动的设备是闪烁的,不动的设备不动。通过这个数据能看到整个中国的宏观的情况。
 
再一个我们连接了一带一路,目前我们这个平台是整个一带一路里面的唯一的一个晴雨表。我们连接了海外的一带一路20个国家,我们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才连了20个国家,非常麻烦,因为数据的问题、因为定位的问题。我每天不断的和法国电信、西班牙电信、葡萄牙电信不断谈数据定位、数据传输的问题,非常的麻烦。现在美国、欧洲,我们进去是非常难的,怎么谈他们都不同意,对中国是非常的戒备。
 
所以我们未来和法国电信基本达成协议,我们在法国设数据中心,把数据传到美国,再想办法把数据拿回中国,但是这个难度非常大。我们现在做的是中东数据,实时的传到国内。
 
再一个是我个人的体会,不一定正确,和大家共勉。整个未来的社会,我感觉谁掌握数据谁掌握未来。大数据已经成为我们企业的重要的生产要素,我们原来生产的要素是土地、厂房、设备,但是未来数据是成为我们最重要的一个生产要素,所以大家一定要重视数据。
 
第二个,你说上这些、那些数据,因为沉睡的数据是没有价值的。我做很多ERP,ERP大部分都是沉睡数据,所以我们的数据要进行加工,这是一个。
 
第三个,大家不要把工业互联网看得那么神秘,工业互联网最关键的是应用场景,应用场景是考验工业互联网平台最重要的动因,如果没有应用场景,工业互联网发展不起来,所以应用场景是推进工业互联网进步的主要动力,最终目标是给客户创造价值,离开这个观念其他都是耍流氓,不创造价值是没有价值和意义的。
 
第四个,安全的问题,这个不说了。
 
第五个,未来的整个大的趋势是工业互联网平台+算法+数据来定义制造。因为你在做智能转型也好、数字化转型也好,你要想做载体,如果没有载体是转不了型的,载体就是工业互联网平台,现在所有平台里没有一个能超过工业互联网平台技术和能力的,因为它没有应用。所以我们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从底层的边缘计算到设备的接入到IaaS、PaaS到应用是完整的架构,所以数字化转型首先要找对载体,否则是不行的。
 
再一个复合型人才是工业互联网最主要的推动力。在我们徐工信息公司里,招的不光是IT人员,我们招学数学的,哈工大数学的,南大、负担数学的,我们每年做数学比赛,我们赞助他,数学工程师到我们公司来。再一个我们招工程技术的专业,没有这些工程技术的专业怎么去工业机理模型?所以我们未来大家在IT部门里要补充一些数学专家和工业的专家,这个非常重要。
 
这是我的个人体会,不一定正确,有的可以共勉。
 
我们如何做数字化转型?未来在这个大的时代下,我们怎么去做?我用三个字总结:断、聚、合。断就是忘记过去,我们原有的那些成功的经验,成功的做法有可能会成为我们未来的牵绊,所以我们原有经验要忘记掉,重新来过。第二个字是聚,我们要以开放的资态、谦卑的资态迎接和连接业内外的资源,我们要打造以“你”为主的生态圈,非常重要。再一个是合,通过整合与组合,来顺应环境的变化。我的IT系统哪些是要重建的,哪些是要抛弃的,哪些是要优化的,要顺应时代的变化。只有这样,企业才能生生不息。我们CIO的职责会发挥得越来越好。
 
最后一张片子,是我专门给总书记汇报了8分钟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情况。当时是十九大后首次调研,第一站到的徐工,当时我给他汇报了8分钟。当时总书记给我们提了要求,不仅要连接国内,还要连接一带一路。当时总书记看的时候,我们只有国内的数据,一带一路没有,是总书记看完之后,给我们很多要求之后我们才去连接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
 
我感觉到整个未来的数字化转型,是大家携手共进、共度难关的时候,也是我们大家各自分享、共建生态的时候,所以我也希望大家未来在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有任何的疑问和任何的想法都可以来向我交流。
 
谢谢大家!

关键字:工业互联网 数字化转型

原创文章 企业网D1Net

汉云工业互联网赋能数字化转型 扫一扫
分享本文到朋友圈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友情链接广告服务会员服务投稿中心招贤纳士

企业网版权所有©2010-2020 京ICP备09108050号-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