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CIO频道CIO联盟 → 正文

从CIO到CEO的职业转化

责任编辑:cres |来源:企业网D1Net  2021-03-12 16:39:39 原创文章 企业网D1Net

3月12日,由中国企业数字化联盟医药大健康分会及企业网D1Net、信众智(CIO智力共享平台)共同举办的 2021全国医药大健康CIO大会在上海虹桥锦江大酒店隆重召开,围绕“新形式下的医药大健康数字化转型”主题,分享交流CIO在工作中的经验和困惑,探讨云大数物AI、信息安全、远程协作、CIO职业发展方向等相关话题。
 
以下是现场速记。



优宝医药CEO(原海正CIO) 王飞
 
王飞:今天很荣幸,范总给了我机会,再次跟老朋友见面的机会。
 
范总给了我一个题目,我根据他的题目填答题的方式写了PPT,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现在年过半百,五十而知天命,这是孔子说的。02年回国,一眨眼时间19年过去了,我跟雷博士都老了,在这里分享一下从CTO到CIO到CEO职业的转化。
 
首先讲一下CTO。创业未来,只为一个梦想,Made in China药品制剂,走向美国市场,走向国际市场。努力至今基本20年了但是还没完全实现。
 
我是98年年底出国的,99年在美国搞了第一个专利,当时今天阿里巴巴、京东这些拍卖网站,当时这些专利给了美国亚马逊使用,01年跟Timberland看中我的项目,而后我引进回国到上海创业。
 
02年我在上海创办上海网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很多老板都是我的老朋友,我手机里全部存着你们老板的手机号。在这里我有一个原创专利-电子监管码。七年前,我在华尔街看到马云花了10个亿买了中信21世纪,当时中信21世纪才4千万的效益,这给了我一个启发。
 
电子健康码条码为主虽然是我发明的,就像我生的孩子我知道他的优缺点,优点是扫码知道哪个批次的东西,但是质量你控制不了。当时有个公司给我2000万要我做溯源系统,当时这两个知名品牌有半年的有效期,到了半年过期之后场地回收回来,高温灭菌进行出厂。这个合同当时我跟他讲,这个项目我不做了。领导跟我讲,王总你做了我们的项目,全中国乳制品公司都知道你们公司,你的品牌就打起了,但是在金钱和良心上面我选择了良心,所以我们一直到今天为钱。从这是我在上海回国之后的经历,但无所谓。
 
2000年之后,02年到13年我弃而不舍一直努力,02年到06年底,我整个技术创新就已经完成了,当时请了上海注册事务所评估,当初他说可以申请专利,我们当时申请了128项专利,专利费也要花钱。09年获得国家科技部专项认定第一批重大项目平台,这个专题组共6个,当时我的三个客户得了奖,一个上药、一个扬子江、一个海正药业。
 
再一个12年国家工信部当时第一批获奖用户,四家是我的客户。13年智能制造2025,国家做了试点,当时拿这个项目做了试点。那个时候我回国就想做云智能制造,所以在上海优秀留学回国人才,全上海19个人,很荣幸当时我是其中之一。
 
这个是我当CTO,当技术总监。2013年在康恩贝,1月23日正式通过美国审计,4月通过欧盟审计,6月份通过国家局再次审计。迄今为止全流程电子批检进入物料系统和质控系统,到今天没看到全世界有超越它的,至今已经八年过去了。
 
这是我当初的一个梦想,我很荣幸一生中做成一件事情不错,这个是我做成的第二件事情。当时我们老板忽悠了我一下,说只要产品过了FDA认证,多少钱都买我的,我听了信以为真,当时贷款几千万,最后项目认证过了,再次找他们,没有一个人愿意了,电子批检进入了就不能造假了,这对我们中国制药企业,注册工艺和实际工艺不一致的现状,所以这个是是一个困扰。
 
我转身跑到美国纽约投资一家公司,当时花100万美金聘请员工,是辉瑞公司的老领导,后来是我的老领导。后来跟孟瑞公司谈,他们也不敢使用全流程电子批次记录,我12年搞电子制药太早了,今天就不早了,正好是时候。
 
我就在想每次我到你们公司,打比方科伦药业,他们原来的副总是我当时的好朋友,去了以后招投标,选了德国的系统,我当时比德国还便宜,为什么信德国,不信中国人自己创造的东西?总归来讲我们没有缘分。很多企业都是这样,不止他一家企业。招投标里面,我是乙方,每次他们都是甲方,我求爹爹白奶奶套关系、给好处都不行,搞不定,最后我想一想改变思路,突破这个东西。
 
这个是当初康恩贝电子批检记录,打出来再对照着,很仔细的,包括物料系统,当时用了摩托罗拉的设备,今天的技术早淘汰掉了。现在我已经全部全手机扫描了,所以扫码枪对我来说已经没有用了。
 
2008年海正在富阳开创第一个复检基地,德国的西门子、菲特这些公司全部照着我们线路进行设备生产,所以整个现场干干净净,没有一条后面再改造过的铺线在地上再用管子包起来。而且这个车间当时投资3个亿,我帮海正做了一件我值得骄傲的事情,当时辉瑞公司2007年选择制剂合作伙伴,海正只有原料生产线,没有制剂经验,当时因为电子批记录,我当时搞了防水防的工控机,整个全车间所有车间数据传到这个工控机上,整个全车间所有的设备全部数据传到工控机上,触摸屏的方式反馈控制。当时有一家公司的副总裁看了很吃惊,说比他们的还吃惊。当时他讲了一句话,他的生产系统、质量系统、物料系统是三套不同的厂家,现在我最大的问题是接口问题。所以这个事情,后来我们白董事长就让我来帮助代表我们原来王质量总监来谈海正的质量系统。
 
不管怎么讲,2012年辉瑞掏2.6亿美金,他花15亿人民币买了我1.5亿资产,另外送了我20个品种,随便一个品种都10个亿,这一辈子也觉得为国家为海正做了一点点小的事情。
 
我身份第一次转变在2015年年底,之所以转变,一句话感恩海正,虽然我已经离开海正了,报答贵人伯乐白峰,知遇知恩。国企高管,国际舞台,别有一番人生经历和风景。
 
我当时两个身份,2015年海正吃了一个警告信,海正走出警告信真的不容易。当时我也很感动,2013年海正把辉瑞合资完以后把我项目停掉了,停掉原因是工艺不成熟。所有的厂都存在,这没什么大不了。当时我和老白说学习康恩贝,康恩贝花了钱认真改工艺,这样改迟早出现问题,2015年连续两年半整个海正亏了32个亿,所有到手合同全部退单,这个事情对海正来说是影响特别大的事情。
 
当时我就想解决FDA重新给你审计通过,唯一告诉美国人怎样不造假了,我怎样解决纯粹用计算机方式、自动化方式说服美国人。所以在这里当时我就给白总打了电话,我看新闻我说白总当初我感谢你给了我几千万,我帮你解决质量体系。老白说12月份过来找他,我去了之后老白没跟我谈正事,他说王总我知道你在美国有很多犹太人的关系,你到我这里当首席制剂销售副总裁,我说我来给你解决技术问题,销售事情以后再谈。他说不行,先解决这个再当我的CIO,所以在这里我当了CIO。这个CIO,我有一个好兄弟叫丁国顺,他是我回国见到的水平最高网络和安全的专家,我搞IT这么多年了,他是我见过水平最高的,信不信以后有机会你们跟他们交流就行了,现在这个小兄弟跟我一道我们一起创业了。
 
今天离开海正我也不能说太多内容,把不涉密的说一下。我们办公室比较普通,房间很大,比较普通,是云智能制造工业4.0管理中心。我来就是想搞成近似于无人工厂,因为智能制造顾名思义自动采集、自动控制,干吗要那么多人?原来ERP上线400多个员工变成200个员工,到海正之后由200个员工变成80多个员工,预算往下减,当时搞成这么一个体系,今天不解释了。
 
第二个互联网+管理中心,主要是网络维护监控、流媒体设计等等,当时网络安全技术都是丁主任负责,我基本上跟他一起商量着做。所以工业4.0智能制造为主导的第四次工业革命,传统制造业智能化转型主要是三大转型智能工厂、智能生产、智能物流是必须转型的技术,我们以电子批检记录智能制造无人工厂到海正序列化,海正就做代加工的。当时我们想法所有公司代加工,我们自己不搞,这就叫做序列工厂,美国人坐在办公从第一道工序到最后一道工序都是实时的。
 
第三,云诊疗。海正国有企业,辉瑞外资企业对合规性,代工肯定不行。六年以前当时我们觉得,我那时管海正国际营销我想我们要把营销抓住,怎么抓住营销呢?现在销售一个是靠医药代表给回扣,统方给回扣,促销药品,这种方式不行。
 
第二种方式,处方权his系统,如果把这个资源抓在手上,主动权就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当时在海正没机会实现,没想到海正18年底,10月份白总正式退休,很遗憾,如果他不退休,再搞两年富阳基地就是全世界最先进、最大规模仿制药基地。我们当时有很多项目在那边,直接出口订单一年3亿美金,能达到75%的净利润,这个订单都是签好了合同。我们中国又有一个好的国有企业错过了世界弄潮儿的机会。
 
下一步我的想法,我给你国有企业打工打不成,我自己主导市场算了,有点自大了。CEO首席执行官,我们都是学计算机出身的,好多人学自动化出身的。我们丁华人是学化工出身,结果转到网络领域。技术主导市场,转变身份,乙方换位成甲方的甲方,我怎么样让所有的厂以后让我王飞的软件,我不跟你谈了,再过两年你的工厂一定有我的软件,当然不是全部用,至少你的物料系统用我的软件,因为我要成为你甲方的甲方。
 
我当时营销思路开始改变,怎么由被动变主动?改变高科技农民工讨饭命运,当甲方很舒服,几十万、上百万年薪拿着,今天不请你吃饭、喝酒、抽烟,你都不看他一眼,所以你说痛苦不痛苦?我也体验了一把这个生活。那时招投标,好多人找我,我那时说你去找我们的丁主任。但我能体会到他的不容易。
 
维护科技创新者的尊严,咱们将心比心。所以说这个就是我的一个转变。当然了这个转变机会都各有准备,2014年的时候,当时我在辉瑞默克美国公司,因为卖软件卖不动,我当时就找了我们中间的老头,这个老头非常有前途,我说你找几个球友,我让美国卖软件。结果他给我介绍一个老板,是联邦快递的,后来又见了两个生物医药的,很有钱,但是不想干了,拿钱退休了。
 
辉瑞默克是第一梯队的生产企业,第二梯队的生产企业就是海正、国内实药、华药公司、扬子江、恒瑞,这些公司想跟他合作,都做第二梯队。第三梯队更是小草了,所有的草销售终端是三大经销商。
 
在华尔街签了一条协议一期3亿美金,2期20亿美金,三期3000亿美金,3000亿美金我不care,我就care一期、二期美金。后来我到海正担任CIO之后,我们跟两个央企合作,对接美国我们成立两个主体,一个在安徽芜湖投资一家企业,当时安徽最大的投资项目,第二个根据中央领导建议,在成立上海优宝医药。安徽优宝负责医药,以后进出口等所有的业务。
 
这里我做技术的,我还得炫一下。全世界所有的his软件,不管哪个医院,301医院也好、中山、华山、瑞金也好,你们所有的his软件都是局域网,没有一家软件是基于云的his软件。所以我当时就看了中国的国家分级诊疗等搞了很多年,后来我们研究了六年三年的政策,拼的是云his,所以我利用我的技术,我把整个his系统升级成为云版,而且中英文对照,这也是我的小专利。这个中英文对照,在这个系统里面从来它的一个简单的界面里头药厂到商业配送再到药房、医院、医生、病人包括卫健委、医保局全程监控,我把整个his、pad系统全部整合,我把原来海正做的电老板云智能制造系统搬到了手机端,现在5G时代了所以这个时间我们赶得很巧,我们在去年把研发团队放到美国的大学,我当时花1个亿,如果今天的技术花2000万人民币就能搞定,我们技术半年多的时间几个人就完成整个项目。
 
去年年初国家医保局正好搞智能监控,我们在2月28日疫情没结束前第一时间响应国家医保局做这个事情,这个事情是我们做得很有意义的一件事。
 
另外原来在海正、辉瑞利用资源,把两个基于一起,以后我们搞一票制,现在我们这个项目不改变原来招投标,医保报销一般医院报销50%-70%,医保资金,我交税利国利民,一半交税把医保资金降一半,另外你的父母、我的父母年纪大了,一年花1万块钱医药费,7000报销,3000自己花,以后我们帮你花这个钱。利国利民,解决老百姓看病贵的问题。
 
这个跟我们4+7代量采购是两个体系,另外是一票制,根据国家的安排,将会是浙江省丽水的模式。今天上午开会,丽水最大的三甲医院正式开始运行,当时为这个项目我投了4.5个亿,在华尔街,中国最顶尖的骨干网,我们跟丁主任当时考察,全球最顶级骨干网的机房里我们搞了一个数据中心。
 
在香港我们建了第二个项目中心,为什么在香港选数据中心?美国访问快、香港也访问快,但是香港中国人都访问快。我们后来摸索了一下,为什么?国家卫健委要求所有数据都放在卫健委机房里,每个省都在搞每个省的大数据医疗中心。这个是在美国的办公室,美国的写字楼,所以美国我们下一步就是国际生物医药产业。
 
那天问范总,我说企业网D1Net是干啥的?你的信众智干啥的?他说我们准备搞得众筹,我立马给雷博士打了一个电话,我说雷博士你是医药界泰斗了,技术上你把关,资金上请中国最大的基金公司来操盘,剩下信众智平台,给你一个发财的机会。做创业团队的合伙人、财富的股东、时代的主人改变你的命运,契机就在今天,你我携手同行,利国利民,人生价值。
 
如果不经我优宝医药采购平台,别想在医院里卖药了,这是国家的政策。所以说在这里,我就一个条件,你都用我的电子健康码追溯,我要给老百姓公益补贴。你用其他软件我不认帐,必须用我的溯源系统,再给接口定了。我也不要钱,我想怎么卖?我不瞒大家说,现在药品销售额乘以2.5就是我们的软件服务费,我告诉你你也招不了我的标,因为我不到你企业投标了。
 
所以说在这里,你是不是发财了?你自己卖一个亿的产品,今天我的软件费250万,你卖10个亿我就2500万,我不给你投标。信众智是个好平台,范总说了我买的这些公司全部上市,美国研发公司要上市、医疗大数据中心要上市,我找我们原来投资要15%股权,你是我们信众智会员,你又是我们优宝医药,又用我的软件提供服务,我就让你购买我10倍的原始股,谢谢!

关键字:CIO CEO

原创文章 企业网D1Net

从CIO到CEO的职业转化 扫一扫
分享本文到朋友圈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友情链接广告服务会员服务投稿中心招贤纳士

企业网版权所有©2010-2021 京ICP备09108050号-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