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数据网络企业动态 → 正文

从一年新增60张商用网络看VoLTE商业价值

责任编辑:editor005 作者:蒋均牧 |来源:企业网D1Net  2017-02-25 20:18:28 本文摘自:C114中国通信网

从提供差异化服务的“附属品”到运营商盘活频谱、发展数字业务的“必需品”,VoLTE的部署与商用近年来已经步入了快车道。特别是2016年,全年新增VoLTE商用网络据统计多达60张,超过过去历年总和。

过去百余年间,话音业务一直是整个通信行业的主题,而即便在4G乃至未来的5G时代,同样是终端上必不可少的功能之一。相较于回落到2G/3G网络的CSFB或OTT等4G语音实现方式,VoLTE在话音清晰度、接通速度、稳定性等方面有着显著优势,特别是当前各大运营商重耕频谱以期获得更高频谱效率的集体行动,更是赋予了其别样的价值与意义。

但在同时,部署一张VoLTE网络却并不简单,打破了原有按技术领域划分而形成的组织体系,也打破了原先设备厂商只需安装调试自己设备、运营商组织集成的建设模式——选择一家适配自身业务战略,且具有相当技术实力与建网经验的合作伙伴变得尤为关键。

2016:VoLTE商用进入快车道

经过前几年的市场预热与铺垫,VoLTE在2016年迎来了一波商用发展浪潮,成为行业标志性事件之一。截至2017年1月,全球VoLTE商用网络达到102张,分布在55个国家和地区;其中2016年新增60张商用网络,超过过去历年总和。而在102张VoLTE商用网络中,华为部署了64张,占比高达63%。

根据第三方研究机构IHS的报告,2016年VoLTE用户数达到3.1亿,相比2015年增长67%,并将在2020年达到10亿大关;而Ovum的调研结果显得更为激进,认为到2021年底时VoLTE连接将达33.3亿,占全球移动用户总数的53%。

值得一提的是,国内三大运营商均已推出的4G+服务中,便是通过引入VoLTE与载波聚合技术,以实现高清通话及网络加速,而国内VoLTE的首商用即由浙江移动携手华为实现,杭州也由此成为“中国VoLTE第一城”。中国移动在2016年起已将VoLTE设为终端首轮送测入库产品必选,成为新增终端标配;到2016年底,已经在300多个城市提供了VoTLE高清语音商用服务。

VoLTE产业链亦随商用进程进一步成熟。从最贴近消费者的终端层面来看,主流高端智能手机全部支持VoLTE,包括三星、苹果和华为等;大批中低端智能手机也已将VoLTE作为基本功能配置;入门级VoLTE手机蓬勃发展,50美元的VoLTE手机已经实现规模出货,展讯公司已经推出不到25美元的入门级VoLTE功能手机,在印度、泰国等国均有出货。全球移动设备供应商协会(GSA)今年1月发布的《LTE演进》报告显示,支持VoLTE的终端已达895款,其中836款为智能手机,占LTE智能手机的18.3%。

与此同时,高通、海思、联发科、三星、展讯等主流芯片厂商也纷纷发布了VoLTE商用芯片。以高通为例,其2016年的LTE芯片型号中,有80%的芯片类型支持VoLTE。

商业价值凸显:盘活频谱资产 重构核心竞争力

运营商的技术选择和网络部署不仅由技术驱动,更取决于商业价值,VoLTE在市场上的跨越式发展同样如此。

频谱是永远的稀缺资源,随着数字时代的到来,频谱的稀缺性与运营商业务发展需求之间的矛盾更为突出。VoLTE的首要价值即在于加速2G/3G频谱重耕,其语音频谱效率可以达到2G/3G语音的2-4倍。运营商规模商用VoLTE后,在短期内就可以释放2G、3G网络上的空闲频谱用于4G/LTE,并可以利用这些释放出来的低频段开展移动物联网等垂直业务,增加移动业务收入。

与此同时,构建一张“汝音随形”即视频、话音双高清的网络,可谓是运营商破局现下增长乏力困境、构建新时代核心竞争力的重要手段。作为数字时代的“语音担当”,VoLTE带来了现有条件下最佳的用户体验,并变“听电话”为“看电话”,这也促进了用户由2G/3G向ARPU值更高的4G迁移。

与CSFB和OTT相比,VoLTE用户能够享受到好得多的通话质量、更快的连接速度和大幅减少的移动终端电池消耗——VoLTE基于IMS服务,走LTE网络上的数据通道,业务优先级最高;VoLTE采用50-7000Hz的AMR-WB比2G/3G的编解码音域更广,语音质量是原来的2倍以上,建立呼叫的时间比回落到3G至少快2倍,视频分辨率更是3G的10倍以上;其所占用的网络资源也远少于3G语音和Skype等OTT语音手段,这反过来又导致了用户更长的终端电池续航时间。有数据显示,韩国运营商SK电讯推出VoLTE业务商用后仅仅两年左右时间,VoLTE用户渗透率就从6%快速增至80%以上。

更深层次上,VoLTE所具备的差异化业务体验不仅能影响用户购买决定,还能影响用户使用行为,刺激更多的业务使用,对于仍按时长进行资费套餐设计的运营商,也可以产生更多的“套餐外(Out-of-bundle)”收入;运营商也可藉此来对抗或低价或免费的OTT语音,缓解因为消费化、同业竞争以及OTT替代等原因导致的语音业务收入下降。韩国LGU+商用VoLTE后,语音通话时长提升了3倍、数据流量使用提升了2.5倍;而香港电讯和日本DoCoMo提供VoLTE视频通话业务后,流量也均有显著提升。

从网络演进来看,5G时代也将采用IMS语音,不再回落到电路域。为未来发展计,运营商在当前阶段部署VoLTE,亦能为5G到来做好业务体验上的准备。

华为:打造汝音随形网络的共同选择

尽管能够带来这样或者那样的好处,但VoLTE网络的部署堪称一场“大手术”,其配合改造涉及网络的方方面面,并存在多厂商网络环境、业务复杂、互联互通等难点,网络设计、规划也将面临新的变革。可以说,选对合作伙伴,将是部署VoLTE的最关键一步。

在诸多技术厂商中,华为承担了迄今为止超半数VoLTE商用网络的建设,盘点过去一年,不少重要的VoLTE大事件也大都与之相关。这在很大程度上得以于其对运营商网络的了解,和在VoLTE及相关领域的持续投入与创新。

据了解,早在2010年华为就开始规模投入VoLTE研发和商用部署促进,而对VoLTE中最为核心的IMS领域的研发更可追溯到2003年。而为打造“汝音随形”的网络,这家公司还致力于全新的方法论、测试体系的建立与推广,从而在全球部署了多张MOS>4.0的商用网络,分布在德国、土耳其、英国、香港、韩国、泰国及国内上海等地。

VoLTE作为一项新兴的技术在过去几年中不断推陈出新,其背后亦离不开华为与众多合作伙伴的推波助澜。比如华为VoLTE Plus解决方案可以进一步扩大VoLTE的覆盖,使能VoLTE覆盖拉齐2G,通过部署VoLTE Plus,运营商可以实现有效的语音覆盖增强和更好的语音质量。2016年,香港电讯(HKT)携手华为在全港建设了高清VoLTE网络,通过VoLTE Plus解决方案实现随时随地MOS 4.0,并荣获2015年Informa颁发的全球最佳VoLTE商用网络大奖。

另一方面,在华为的推动下,VoLTE Default-on渐成终端基本配置。所谓VoLTE Default-on即指手机将VoLTE作为语音功能的基本选项,在有LTE网络的地方始终享受高清体验。2016年10月,香港电讯携手华为和苹果,通过iOS 10推送升级,将现网iPhone手机升级到支持VoLTE Default-on,此后其VoLTE业务流量在一个月内提升超过50%;德国、科威特、沙特等国的运营商也正在准备开通VoLTE Default-on。

关键字:VoLTE AMR-WB

本文摘自:C114中国通信网

从一年新增60张商用网络看VoLTE商业价值 扫一扫
分享本文到朋友圈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友情链接广告服务会员服务投稿中心招贤纳士

企业网版权所有©2010-2019 京ICP备09108050号-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