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统一通信/协作企业动态 → 正文

流媒体直播应用Periscope是如何发迹的?

责任编辑:editor006 |来源:企业网D1Net  2015-04-16 14:36:46 本文摘自:中关村在线

视频直播分享应用Meerkat和Periscope精确地捕捉了当下潮流动向。这类视频应用以利用不断完善的手机相机画质及更快的手机网络,将产业多年来开发出更好的流媒体应用的野心化为了现实。善于把握机会的Twitter今年早些收购了Periscope,而Meerkat则在此后几个月之后被迫脱离了Twitter的阴影笼罩。

Meerkat、YouNow、UpClose作为流媒体直播应用中的翘楚,发展前景一片大好。而我们今天的关注重点Periscope作为后起之秀,其发展势头也不可小觑。

理念的萌芽

Periscope创始人之一Kayvon Beykpour的前一个创业公司Terriblyclever在2009年被软件公司Blackboard收购,然而这并没让他就此满足。2013他选择了从Blackboard公司离职,四处游历。这漫无目的的旅途最终杂在土耳其的塔克西姆广场画下了句点。在那里,Beykpour构思出了Periscope的理念雏形,也为公司后来的建立打下了基础。

当时正值土耳其之春伊始,对塔克西姆盖齐公园的抗议活动最终以警方镇压收尾。而Beykpour(注:原籍伊朗)正好住在附近。不得不滞留在宾馆房间中的他萌生了一个念头,他希望能通过别人的眼睛观察外面的世界。他回忆道,“当时街上每天都有人随身携带手机和相机。”想通过手机作为媒介分享眼中世界念头在他心中挥之不去,回到美国后他与另一名Terriblyclever的创始人Joseph Bernstein就此事展开了讨论。他这样告诉Bernstein:“我们应该发掘手机的潜质,让它成为人们与世界分享他们的所见所闻的媒介。”

一年后,Twitter创始人之一Jack Dorsey也巧合地遇上了相同的情境,只不过这次示威的发生地变成了密苏里州的弗格森市。他在Twitter及旗下的短片分享平台Vine上分别上传了所拍到的影像。据说,这件事让Dorsey意识到了Twitter与Vine的不足:仅靠Twitter上短短的描述或是Vine上无限循环的六秒视频远不能向观众传达出那种临场之感,而他的解决方案便是转投流媒体。

再让我们把视线转回旧金山, 自从Beykpour与Bernstein二人决定着手将奇想变为现实开始,他们已经从各风投公司手中筹集到了150万美元。出资方包括Founder Collective、Scott Belsky、Maveron、Google Ventures、Menlo Ventures、Bessemer、Stanford StartX和Sam Shank等风投机构。

手里有了钱的两人开始潜心研发以手机为媒介的视频直播应用,他们对分享机制的构想与Snapchat颇有相似之处:视频的可访问时间将十分短暂,因而强调了视频分享的即时性。过程中Beykpour与Bernstein雇佣了众多应用工程师,在五号街(5th street)与福尔瑟姆街(Folsom street)交界处租了办公室。低调的两人只向少数他们的朋友分享了该应用。

Periscope在高阶用户间有个爱称——视野(periscope意味潜望镜,去掉peri-后有视野之意),结合应用的功能而言可说是相当贴切。2014年11月,Beykpour与Twitter的企业发展董事长Jessica Verrilli闲聊时提及了Periscope。Verrilli于是询问Beykpour是否愿意见一见Twitter的“一些人”。当Beykpour进一步询问这“一些人”身份时,Verrilli给出了了Dick Costolo(推特现任CEO), Jack Dorsey(Twitter创始人之一)等一众响亮的名字。

蓄势待发

Beykpour就这样被Dorsey拉入了伙,而只消一杯咖啡的功夫,他就迅速认识到了Twitter与Periscope两者的核心目标有极大的相似性。

我们的谈话在新落成的、坐落于Langdon街的Periscope多层办公室中进行。“我们的理念与Twitter不谋而合,”他说,“在个人与世界间架起桥梁,这就是Twitter与Periscope的共同目标。”

最终双方就合作或是收购一事达成了共识,选择了后者。收购的交割日期定在今年一月,而该消息最早见诸报道是一个月前。(因不同线人提供的消息互相矛盾,我方报道只提及双方进行交涉而对交易交割情况未多着墨。交易金额也不甚明了,有传闻称价码是1亿美元,也有传闻称价码远不及该数目,但包含了大量Twitter股份)

Periscope的十人小组现作为Twitter的一部分,正为应用在iOS上架而积极筹备。报道时正值Beykpour与合伙人开始该创业项目的一周年。据悉Twitter的收购并未影响Periscope的工作进程。

紧接着Meerkat的出现的把Twitter与Periscope打得措手不及。同是流媒体的Meerkat与Periscope很多方面都出奇地相似。但当Periscope还忙着向特定人群推出beta版时,Meerkat却出其不意地火了。此后Twitter的Periscope收购案与Twitter拒绝Meerkat访问其关系网的消息接连传出,让人不得不怀疑Twitter在下一盘大棋。

Beykpour接受访问时称他并不认为Meerkat在流媒体市场中占得了先机。“我们只是对开发工作更专注而没能顾及营销”,他认为Meerkat的崛起对流媒体业而言是个好消息,“Meerkat成为热门话题一事说明人们乐于接受新鲜事物。”这将是一个共赢的局面。

Periscope眼下的版本与Meerkat有几个值得一提的不同之处。Periscope的直播主可以选择保存媒体流以便他人反复播放,但它并不支持预录功能,直播时的聊天记录也不会自动在Twitter上更新。

Periscope功能强大不仅仅体现在以上几点。它的一大特色就在于与Twitter朋友圈的互动,比如在关注人进行直播时通过Twitter消息进行提醒告知,又或是邀请粉丝一起观看关注人的直播等。当然Meerkat也曾推出过类似的功能,只是后来因为Twitter限制了了它的API接口访问授权而不得不中止。

另外,为免重蹈Twitter覆辙,防骚扰成了Periscope的重要一课。Periscope用户可以选择屏蔽其他用户,屏蔽后的用户动态将对其隐藏。同时用户还能选择关闭聊天功能。

Periscope不仅允许用户公开直播,也允许用户自建私人频道。用户可以在Twitter上分享公开直播间的链接,而私人直播间则根据用户制订的观众名单给予特定用户访问权限。

Periscope最招人喜爱的功能大概是允许媒体流观众向直播主发送爱心,爱心颜色依观众使用虚拟形象而改变。发送爱心这一行为在Periscope上相当流行。

即刻开播

实时流媒体似乎可以敏锐地捕捉并广播世界上的任何信息,尤其是在当今这个流媒体视频真的可以做到实时流畅播放的时代。 Periscope作为这样一款应用,已经比这个领域的早期产品(比如已然淡出人们视野的Qik和Chatroulette)要强上无数倍。然而这并不意味着Periscope已经尽善尽美:视频的同步性仍尚待提高,平台上视频质量大多不高,同时还会导致用户在这个应用中消耗大量的时间。这些缺点意味着Periscope若是想要被主流用户大量接受,还需要下大量的功夫提升应用功能。

Beykpour意识到了缺点中隐藏的风险,他尤为重视流媒体中内容的质量以及视频播放的延迟问题。因此通过改善,Periscope能够根据用户网络状况来调节延迟状况以优化用户体验。

“我们正在努力降低用户端视频的延迟,但具体降低到多少主要还是取决于直播者的具体位置。比如说,如果你现在正在基辅,你在高清模式下几乎都不能流畅的看完两秒钟的直播画面。我们的目标是视频播放的流畅性……在用户可接受的范围内使延迟降到尽可能的低,并在满足这个条件之后在有限的数据流量下使视频分辨率尽可能的高。”

Beykpour也谈到了流媒体中内容的质量问题。“这由几个因素决定。”他说,“当然,Periscope上有很多优秀的播主用他们有趣的视频吸引了大量的用户,比如(意大利歌手)Rosario Fiorello,但能提供这种水平的内容的播主还是少数。不过我认为,Periscope真正令人着迷的地方不在于实时广播,而是在于流媒体的强大互动性。”的确,在Periscope上,观众可以实实在在的影响到正在直播的视频。

Beykpour把流媒体的这种强大互动性比作科幻电影的“超时空传送”,并提到了他在Periscope上观看自己朋友Shane在卡拉ok吧唱歌的经历。Beykpour在评论中怂恿Shane上台表演,结果Shane真的就马上上台拿起了话筒唱了起来。

“客观上来讲这段经历不怎么令人印象深刻,”他说。“然而像这样外人看来稀松平常的内容只有对真正参与其中的人来说才有不一样的感觉。”

宠物鱼小拉

这个故事发生在了Chris Sacca的宠物鱼小拉身上。这条可怜的宠物鱼在一个周日被它的主人发现肚皮朝上飘在水面上,已然去见了上帝。Sacca不知道是否应该告诉自己的孩子他们喜爱的宠物鱼已经死了,于是就向自己Periscope上的好友们征求意见。评论中的很多人都不太相信,于是Sacca和自己的家人就为宠物鱼小拉在海边举办了一场非常感人的葬礼。“我们把这段视频和其他人对于视频的评论视为十分珍贵的财富,”Sacca认真的告诉我。

也许是因为 Periscope本身的贴近生活的性质以及它充满温情的UI, 平台上良莠不齐的内容看来并不是一个太大的问题。我本人下载了Periscope之后就一直沉浸在其中多样的内容之中:宇航员 Chris Hatfield拿着他的针织太空人玩偶演唱 “Space Oddity”; Drew Olanoff分享自己在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接受化疗时在病房里的生活片断;Sophia Bush和她的表兄聊着新电影“The Jinx”; David Blaine表演着魔术;Mario Batali大秀自己的厨艺; Jack Dorsey在西南偏南音乐节上观看一场乐队表演。

这些内容都来自于新鲜事推送,很少有应用能够让用户体会到完全不一样的生活体验。然而,Periscope做到了。

但是将这个应用推广到Twitter的2.88亿用户之中到底会对Periscope本身有何影响还是一个未知数:Twitter用户的涌入有可能会使原本用户群体的质量因此下降,同时大量的新用户也有可能大大提升流媒体视频内容的多样性。

当然,打造一个成功的实时流媒体应用绝非易事,尤其是当其他的同类应用已经抢占先机。Meerkat比Periscope更早进入市场,并且已经成功吸引了Jimmy Fallon、Kevin Rose、Greylock Partners以及其他众多的名人成为用户。

Beykpour的团队是否能把握好Twitter本身的规模以及Periscope和Twitter的同步分享功能来吸引Twitter庞大的用户群?Periscope的回看功能在这里可能会起到重要作用,因为回看功能意味着当新用户开始使用Periscope时,他们就已经可以通过回看其他用户过去上传的视频来接触到丰富的内容,而更早进入市场的Meerkat则无法做到这一点。

无论如何,Periscope都拥有巨大的潜力:它可以变成一款能够实时翻译聊天内容的语言学习工具,也可以成为一款新闻工作者用来进行实时报道的应用。当然,它更能够让普通人捕捉并和世界分享塔克西姆广场示威,或是弗格森暴乱这样的重要政治事件。

除了Periscope之外,Twitter其实也拥有自己的视频工具Vine。Dorsey就曾经用Vine纪录并发布过发生在弗格森的游行。Beykpour并没有想过把Periscope与Vine整合或者把Periscope团队整体转手稳赚一笔了事,但他也不会介意和 Vine的创始者们进行合作。 Vine当年也是被 Twitter秘密收购的,但是Twitter发言人Rachel Millner并不愿意透露秘密收购是否是Twitter并购策略的一部分。

尽管已然是上市公司旗下最耀眼的新产品,5000名用户参加的beta测试也造成了巨大的轰动,Periscope仍然只能算一件半成品。但眼下看来Periscope有潜力解决Twitter当前面临的两大问题,持续增长以及保持活力。

Beykpour告诉我出售Periscope的决定是经过充分考虑的。“早在小范围beta测试的时候我们就意识到了Periscope非同凡响。我们需求充分的自决权,专属的办公空间和属于自己的品牌。“

当你从用户反馈中总结出长长一列需要增加的新要素时,你才能更加清楚地知道自己是否真正热爱着这个应用。依我看来,Periscope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一来它需要添加横屏模式,其次还要使用户能够查看超过二十四小时以前直播过的流媒体(这使Periscope在追求流媒体直播实时性的同时保留作为视频应用特性)。另外,Periscope还应该推出Android版。

“我们对未来有很多的计划,”Beykpour顿了一下,接着打趣的说道,“(为了新用户)我们会把你要求增加的所有新要素一个不落的统统加到Periscope里。“

但是Periscope还是有成功的希望。或许还是Meerkat创始人Ben Rubin对于Periscope成功前景的评价最为中肯:“Periscope干的不错,他们创造了一件好产品,所以也应得好运的眷顾以及未来的成功。”

关键字:Periscope Qik Snapchat

本文摘自:中关村在线

流媒体直播应用Periscope是如何发迹的? 扫一扫
分享本文到朋友圈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友情链接广告服务会员服务投稿中心招贤纳士

企业网版权所有©2010-2019 京ICP备09108050号-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