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测试企业动态 → 正文

解密安捷伦:为何要“做小”公司?

责任编辑:杨传波 |来源:企业网D1Net  2014-01-10 09:09:43 本文摘自:环球企业家

不苟言笑的安捷伦首席执行官邵律文(Bill Sullivan)已经喝了不少酒。这位头发灰白的老人几乎没空坐下,肩膀微向前探,频频举杯迎接一波又一波前来敬酒合影的员工。所有人都兴致颇高,你很难相信眼下这家公司正在经历着史无前例的巨大震动。

2013年9月19日,邵律文宣布将安捷伦拆分为两家独立公司,一家沿袭“安捷伦”之名,主营业务为化学分析与生命科学、医疗诊断,另一家公司名称还未敲定,则从事电子测量业务。资本市场率先对此做出反应—安捷伦公司市值当日应声陡增7亿美元。

拆分消息释出三个月后,邵律文来到熟悉的中国—自2005年接任CEO以来,邵律文每年都会前往中国,即便期间的髋部手术也未曾耽搁,以往,他的中国日程常以十五分钟为单位,平均一上午要拜访三家客户,但此次拆分之际,其行程却显得十分宽松。他辗转于北京、上海、苏州三地,与员工相聚,并与各业务负责人单独会谈。“拆分过程将历时一年。统一本地高层想法是重中之重,这样以便下属理解他要推动的战略方向。”安捷伦副总裁付向东说。他手中一落52页的A3纸,上面密密麻麻记录着182项拆分需要解决的任务。

就在刚刚结束的苏州年会上,面对各地LDA (Life Sciences,Diagnostics and Applied Markets,生命科学、诊断与应用领域)以及美国工厂的500多名员工,邵律文就曾回答过一连串有关拆分的问题。“像电子学科改变上世纪一样,生物学将改变这个世纪。”邵律文说。

对邵律文而言,化学分析与生命科学业务发展势头之猛令人难以想象—2005年,安捷伦电子测量业务净收入33亿美元,化学分析与生命科学业务净收入仅为14亿美元。但到了2010年,安捷伦已有近50% %的业务来自化学分析与生命科学业务。2013年,该业务已反超电子测量部门达10亿美元。在邵律文看来,较之于大而不倒和规模至上,他更信奉数一数二和聚焦原则。这一战略实施颇有成效—安捷伦在细分市场拥有超过70条产品线,其中70%为全球第一,拆分的初衷正在于此。

拆分

这并非安捷伦遭遇的首次拆分,事实上,安捷伦本身即是拆分的结果。1938年,惠普两位创始人威廉·休利特(William Hewlett)和戴维·帕卡德(Dave Parkard)研制成功首款产品—阻容声频振荡器(HP 200A),电子测量成为惠普赖以起家的基石。1999年,时任惠普总裁卡莉·费奥莉娜(Carly Fiorina)操刀将惠普测试与测量业务拆分,安捷伦就此诞生。

安捷伦大中华区总裁霍丰就曾经历1999年拆分时的剧痛,但让他始终留守安捷伦的原因是“惠普文化的根还在安捷伦”。令霍丰倍感骄傲的是无论是拆分,是兼并,还是金融危机,安捷伦均能安然无恙—其电子测量业务长期名列全球第一,2013财年营收为28.88亿美元,化学分析和生物测试业务也发展迅速,收入高达38.94亿美元。每次拆分之后,安捷伦都是资本市场的宠儿。1999年11月17日,安捷伦首次股票上市交易即筹得21亿美元,成为当年硅谷最大的一次IPO交易,上市当天股价狂涨40%,其市值达200亿美元。

反观惠普则糟糕的多。与安捷伦分手后,惠普分得当时风光无限的PC和打印机业务,但很快迷失了方向。与IBM在2005年将PC部门卖给联想并向软件服务业转型如出一辙,惠普在2011年8月19日也宣布战略转型—以剥离或其他交易方式把惠普个人系统集团(PSG)分离成一家独立的公司,并正式放弃搭载WebOS操作系统的手机和平板电脑设备的所有运营。消息传出,惠普股票大跌近6%。目前,其市值已蒸发了约三分之一。2013年,它不仅被踢出了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糟糕的业绩也打破了三年来对惠普CEO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仅存的幻想。

惠普与安捷伦的命运沉浮难免给人以轮回之感。2005年后,邵律文对安捷伦进行了一系列外科手术式的改革,聚焦主业并完成四项拆分,安捷伦因此容光焕发。在邵律文看来,拆分并做小公司是激发公司竞争力和创新力的关键举措。类似的减法经营在商界并不鲜见。谷歌、微软、摩托罗拉、精工等都曾适时地调整思路,集中资源,通过重新关注核心业务的竞争力来获得盈利。英特尔前任首席执行官安迪·葛洛夫(Andy Grove)曾告诫,一个企业要想生存下去,必须每隔N年就推倒重来一次。

但令大象跳舞绝非易事。对于安捷伦来说,频繁下注、调整战略、分拆公司的做法既令人钦佩又惊心动魄。安捷伦的伟大或正在于此。“2005年,我们的业绩是70亿美元,拆分后只有40亿美元,现在又变成了70亿美元的公司。新安捷伦的目标就是再造一家70亿美元的公司。”邵律文说,“安捷伦的历史就是不断创造历史。”

2013年中秋节。这天上午,安捷伦大中华区总经理霍丰接到了一个国际长途。“安捷伦全球副总裁辛西娅·约翰逊(Cynthia Johnson)打电话向我透露,公司将要分拆。我只比大多数人提前知道十个小时。”霍丰说。因事关重大,约翰逊要求他保密。当晚10点,邵律文在安捷伦全球高层会议上对分拆进行了详细解释。

对于霍丰来说,事发并不突然。“安捷伦没有大股东,股权极度分散在小股东手里,这些股东对电子测量及其所辐射的行业并不了解,分拆的动因来自华尔街。这在华尔街很常见。”霍丰解释说。2010年,华尔街就将公司重新定位为健康医疗企业,由此曾引发有关拆分的讨论。“投资安捷伦的前70名股东中,有60名来自健康医疗领域。”邵律文解释说。

拆分的想法始于2013年上半年,邵律文曾拜访安捷伦全球超过130位投资者,一些人甚至说:“了解生命科学对我来讲已经很难了,为什么还要我们去了解诸如国防通讯信息产业?这个要求太高了。”投资者的抱怨在于在其看来安捷伦的公司业务构成“过于庞杂”—这与斯坦福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教授罗伯特·萨顿(Robert I. Sutton)对惠普的评价同出一辙。

关键字:安捷伦

本文摘自:环球企业家

解密安捷伦:为何要“做小”公司? 扫一扫
分享本文到朋友圈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友情链接广告服务会员服务投稿中心招贤纳士

企业网版权所有©2010-2017 京ICP备09108050号-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