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统一通信/协作行业动态 → 正文

2018,低功耗广域网络力量对比将迈入新阶段!

责任编辑:cdeng 作者:赵小飞 |来源:企业网D1Net  2018-02-24 17:30:47 本文摘自:物联网智库

数百年的经济学理论和实践揭示,国民经济中某一产业的发展,供给和需求关系是决定性的因素之一。过去的2017年,物联网市场风云变幻,低功耗广域网络尤其让人印象深刻,不过,不论是各种咨询机构发布的动辄几百亿预测数据,还是各类大大小小论坛会议上种种宣传,产业发展的结果还是供求双方力量均衡的结果。当供给和需求双方力量对比发生明显变化的时候,才是市场拐点带来的时机。对于2017年低功耗广域网络的进展,不妨再从供给和需求的角度来考察。

供给侧的热情

2017年期间,在低功耗广域网络领域里,“全球首个”、“宇宙第一”、“全球最大”等词汇多次出现,具体名称和主体相信大家都有印象。不过,此类修饰词的主体更多是低功耗广域网络尤其是NB-IoT相关的产品供给方,政府、芯片商、模组厂、设备商、运营商这些群体,屡屡成为行业头条,可见过去一年中供给方的热情更加高涨。

2017年底,物联网智库通过公众号对2017年里物联网领域大事记发起了一次投票,最终结果中,前五名的大事记如下图所示:


2017物联网大事记调研前五名

从统计结果来看,排名前5的行业大事件中4个都与NB-IoT有直接关系,可以看出,NB-IoT绝对是2017年度物联网产业中最受关注的领域。这四个事件中,工信部发布红头文件、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的动作可以看作是供给侧的主要动作,ofo、摩拜采用NB-IoT智能锁则属于需求侧的重大事件。

工信部办公厅发布《关于全面推进移动物联网(NB-IoT)建设发展通知》成为过去一年中大家公认的头等大事,因为这一通知从顶层设计上肯定了NB-IoT在物联网产业中的地位,表明了政府对产业支持的态度,给产业界吃了一颗定心丸。参与所有线上调研的从业者中对这一事件投票的人数最多,占所有参与者的35%。

另外两类供给侧重大事件都是和运营商相关,网络部署、模组补贴、资费发布等动作,也给整个产业的基础设施的供给形成强有力支撑。目前,国内主要省市的NB-IoT网络已经就绪,可以根据应用需求规模实现按需开通。

物联网智库对低功耗广域网络供给侧的企业做过一些汇总,汇总资料显示,目前在国内供货或即将供货的NB-IoT芯片厂商已达13家,不但美国高通、海思、MTK、展锐等老牌芯片厂商在出货,移芯科技、创新维度、松果电子等新锐企业也加入NB-IoT芯片行列,2018年基本都能形成供货,解决了工信部领导关于“NB-IoT芯片供货厂商太少”的担忧;NB-IoT模组厂商已达到至少25家,而且多家模组厂商形成不同成本档的产品线。

2月8日,华为举办的MWC2018媒体分析师沟通会上,华为P&S Marketing与解决方案部总裁张顺茂表示:2017年中国NB-IoT基站规模达50万个,而2018年预计达120万个,连接数将达1.5亿;2020年运营商NB-IoT连接数将达到12亿,运营商来自NB-IoT的收入在2020年预估为195亿美元。

在岁末年初工信部无线电管理局针对“微功率短距离”无线电频谱管理的征求意见稿事件中,物联网企业一定感受到了政府和监管机构在政策层面上对产业发展的重大影响。相信在2018年里这一事件将成为物联网年度大事记之一,而企业对于政府针对物联网的相关规章制度更会引起重视。虽然这一事件目前还没有明确结论,但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了从事非授权频谱LPWAN的企业数量非常庞大,可以说这一领域供给侧力量不可小觑。

各方信息表明,不论是NB-IoT还是LoRa,低功耗广域网络供给方的群体数量非常庞大且相关产品的数量也已准备就绪。

成熟产品和试验田

当然,供给的力量不仅仅是企业群体数量足够,产能旺盛即可,更需要成熟的产品。实际上,低功耗广域网络从问世至今,其商用的实际效果和其宣传效果之间的差距一直受到人们诟病,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有专门的试验田。目前,不少厂商在全球建设了多个NB-IoT开放实验室,而随着应用范围和规模的扩大,需要更大的试验田来实现商用的验证。

除了在全球各地的开放实验室外,2017年鹰潭建成全域覆盖的NB-IoT网络可以说是一个NB-IoT试验田,实际上不少商用中面临的问题都在这里得到曝光,相关厂商也针对其快速拿出解决方案。

截止2017年11月底,鹰潭已完成5万块NB-IoT水表安装,其他如智慧路灯、智慧停车、消防、井盖、垃圾桶等商用场景数十个,连接数超过6万。当全球各地开展NB-IoT商用试点的同时,鹰潭一个城市中NB-IoT的应用初具规模,形成一个对NB-IoT技术商用的初步验证的最大试验田。

物联网所面对的群体没有自主能动性,这些机器或设备在网络出现各类问题时并不能主动反映,必须供给方花费大量精力去查找。在NB-IoT商用过程中,芯片侧、终端侧、接入网、核心网、平台层、应用环境都有很多影响因素,甚至由于NB-IoT标准快速出炉,有些实际应用问题并未充分考虑,还需要提交3GPP标准组织进行标准修订。所有这些问题在一个个独立的示范项目中不一定能够暴露出来,而需要一定规模、一定种类应用同时运行时才能显现,也才能从中发现并解决商用的问题。

而反观非授权频谱低功耗广域网络技术,若希望提供运营商级物联网网络服务,由于政策和市场的限制,不可能又类似鹰潭那么大一个试验田,只能从一些试点项目中逐步摸索,除了形成端到端应用成功落地,还需要积累网络规划、部署、优化、运维经验,协调包括政府在内的各利益相关方。

我们平常所看到的是各种论坛会议上高谈阔论和未来应用的美好愿景展望,而在这背后是大量幕后英雄对每一问题夜以继日地攻关。此前,笔者曾在 《你被NB-IoT、LoRa等技术的宣传“坑”过吗?》 一文中提到过收敛一下那些口号式的宣传,而更多关注商用的中问题,正视问题和解决问题。

从成熟产品的角度来看供给方的力量,过去一年中虽然供给方数量和产能很高,但还在完善能够带来快速落地成熟的产品。一个产业快速爆发的供求方条件是要有过剩的供给和旺盛的需求,而“过剩的供给”实际上也隐含着成熟、可快速落地产品的内涵。

从需求方角度再回顾低功耗广域网络的“三阶段论”

从目前来看,过剩的供给已形成,而与之相对应的需求量却与之有一些差距,从而造成供给方的价格高于需求方价格的局面。

我们能够看到的低功耗广域网络应用领域案例非常多,但形成规模化的案例还很少。因为用户特征,需求方一方面自己也不能明确的描述出自己的需求,另一方面更倾向于成熟方案而非最新方案,使得其面对低功耗广域网络方案时并没有产生预期的需求规模。目前认为最先形成规模的需求方包括水气热等公用事业、白色家电、共享单车等,不过在过去一年里更多还是供给方在推动着其落地,并非需求方有强烈积极性来落地的。

当前人们认为NB-IoT、LoRa落地慢的一个重要因素是成本过高,实际上成本的决定因素也是供给和需求,从经济学最简单的供求曲线中就可以看出,当供给和需求没有达到均衡时,供给价格一定是高于需求价格的。如下图中简单的供求曲线,当供给方能够提供Q数量的产品时,在这一产品数量上,供给方对于价格的预期是P1,而需求方对价格的预期是P2,因此就形成了P1-P2的价格差。此前,中国电信、中国移动都推出了大手笔的模组、项目补贴计划,希望补齐供求双方的价格差。在笔者看来,这样的措施可以形成示范效应,但这些措施更多是推动供给曲线的移动,使供给方使用需求方进行价格调整,未来良性的发展除了供给曲线移动外,需求曲线也应该随着调整,当然此时需求方的需求因素会发生很大变化。


早在2016年6月,笔者就在 《这场关于NB-IoT的狂欢,先别急着高潮》 一文中提到低功耗广域网络发展的“三阶段论”。在回顾2017年低功耗广域网络产业发展的同时,希望这一判断依然能够为业界提供一些参考。

阶段一:供给拉动强于需求推动,树立规模示范是核心

阶段二:供给拉动和需求推动共同发力,应用大范围扩展

阶段三:需求推动为主,产业成熟

其中,阶段一的时间段为标准确定到网络大规模部署后一年。若认为2017年为网络大规模部署的时间,则此后的一年中还处于第一阶段,这时整个产业依然是供给方主要发力。当然,由于2017年各类示范的建设,接下来一年中各种示范的规模效应可能会显现出来,当这种规模效应形成后,对于其他潜在需求方的市场教育就会完成。

供给和需求作为市场经济中决定性的两股力量,在低功耗广域网络中也一定发挥作用。过去的2017年里,供给方的力量不断壮大、供给的产品不断完善,期待接下来的2018年里,示范应用的规模效应显现,更多需求方的力量开始发挥作用,让供求双方力量对比发生变化,尽快将产业发展推向第二阶段。

关键字:低功耗广域网

本文摘自:物联网智库

2018,低功耗广域网络力量对比将迈入新阶段! 扫一扫
分享本文到朋友圈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友情链接广告服务会员服务投稿中心招贤纳士

企业网版权所有©2010-2018 京ICP备09108050号-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