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统一通信/协作企业动态 → 正文

Facebook 的夹缝中,能否容得社交媒体创业公司生存?

责任编辑:editor006 作者:boxi |来源:企业网D1Net  2017-10-27 16:41:16 本文摘自:36kr

编者按:所有的在位者都是从颠覆者过来的,所以所有的在位者对颠覆者都很警惕。竞争不可避免,但在硅谷 “创新”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不过势力如日中天的Facebook似乎正在扼杀所有下一个Facebook的生存空间,难道摆在它们面前的就只有要么被买下来要么被埋葬掉两条路了吗?《连线》的这篇文章再次提出了这个反垄断的话题。

2010年,Foursquare联合创始人Naveen Selvadurai相信他的公司,以及其他几家社交媒体的新贵——Twitter、Tymblr和Path——可以在Facebook的夹缝中开辟出一片小天地。

但是Facebook有其他打算。那年,社交巨头引入了一项允许用户在任何地方“签到”的功能,这算是对Foursquare应用主要功能的一种抄袭。作为回应,Selvadurai构思了一个社交媒体新贵的“反Facebook联盟”,准备要像Davids(大卫)一样干掉这个行业的巨人Goliath。最起码,他们可以共享生存策略。Selvadurai跟Path、Twitter以及Instagram的朋友会有非正式的讨论,他们都共同面临着关键功能被Facebook抄袭的威胁。他说:“这是常识,即便在当时,Facebook也会对着一家公司说类似‘加入我们,否则我们就抄你们’的话。”看得再远一点,他们认为Facebook封闭的“围墙花园”正在伤害他们最钟爱的开放互联网的特质——任何人都可以开发出可以为数百万人所用的东西来。

这联盟没能走多远。2012年,Facebook以10亿美元收购了Instagram。次年,Yahoo以11亿美元收购了Tumblr。Path慢慢江河日下,最终被出售。Foursquare仍然保持独立,但已经把app拆分成两个产品并且采取了新的策略。

Selvadurai 2012年离开了Foursquare,从产品的推出时机过早用户还不习惯在网上共享自己的位置,到Facebook的抄袭,对于公司的苦苦挣扎他提到了很多原因。他说做互联网消费者产品“真的很有趣。但为什么这些年来却越做越艰难了呢?因为那些大玩家正在变得越来越大。”

现在,Facebook正面临着各条战线上的挑战。美国国会正在调查俄罗斯如何利用Facebook影响去年美国大选的事情。隐私活动人士指责Facebook跟政府的合作。一些监管者认为该公司已经变得太大太强大了。媒体业对其通过内容分发进行控制产生了警觉。而在它的后院,硅谷的很多人认为Facebook咄咄逼人的竞争战略正在令创新窒息。

自从2012年以来,Facebook就在不断地抄袭或者收购其他发展势头良好的社交媒体app。其中包括了对Instagram的收购,以及更令人震惊的,220亿美元对Whatsapp的收购。Facebook还曾试图以33亿美元收购Snap,被拒绝后至少对后者最独特的功能进行了10次的抄袭尝试。上周,该公司又收购了tbh,一家最近几个月火起来的面向青少年的匿名app。

Facebook有可能是通过它的另一项收购发现tbh的。2013年,Facebook收购了Onavo,这家以色列初创企业做了一款app,这款app可以让用户监控自己使用了多少的移动数据流量。据《华尔街日报》今年8月报道,Facebook收购了Onavo之后,就开始利用从Onavo的数百万用户那里收集到的数据跟踪哪一款app流行度正在上升。据称Onavo的数据说服了Facebook应该收购Whatsapp并且抄袭Periscope和Meerkat流媒体直播服务。

Facebook不是唯一对网络新贵发动围追堵截的硅谷公司。Amazon对Diapers.com发动了价格战,然后再把被斗得身体削弱的竞争对手收归囊下。当Google Maps的竞争对手Waze变得流行时,该公司就把它给买下来了。但Facebook识别目标的速度,砸钱的大方程度,以及抄袭产品的无耻都超过了同行。

很多观察家认为Facebook正在冲击硅谷的传统观念,也就是竞争是意料之中的,但“创新”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对于自己可能被崛起的颠覆者取代,技术公司一直都很理解。因为这些公司就曾经是颠覆者,而且每个人都读过《唯有偏执狂才能生存》和《创新者的窘境》。初创企业是硅谷的命根子,这是一个封闭的产业,往往像个小镇一样在运作。没人想被看成是恶霸,总想扼杀年轻初创企业的成功机会。

投资者私下抱怨说自己再也不投社交媒体公司了。他们提出,再也不会有第二个Whatsapp,因为Facebook会在它达到那种规模之前就把它买下来或者埋起来。的确,按照数据提供商CB Insights的数据,自2014年以来,对互联网和移动社交媒体公司的投资数量就在稳步下降。该机构预测,今年该类别的全球投资总额将只有6.93亿美元,还不到2014年14亿美元的一半。与此同时,一些创始人把公司早晚要卖身给Facebook视为不可避免。Facebook前员工Josh Lee最近在Twiiter上面开玩笑说应该有人设立一支慈善基金给那些拒绝Facebook收购要约的创始人行行好。

现为自由职业设计师的Lee担心Facebook得到巩固的权力会制造创造力的真空,因为它对收购的每一家公司都灌输了Facebook之道。如果越来越多有着不同理念的创业者出来争夺大家的时间和注意力的话,他说:“我们最终就能得到更多多元化的产品,在更多关于事情应该怎么做的反面例子的支持下,更加充分地对我们的技术公司进行分析和提出质疑。”

比方说,Snap很大程度上已经避免了假新闻的问题,因为它的内容是由人策划而不是按“喜欢”数排名的。这表明了新鲜思维的价值,Lee说:“我想这其实也许是Snap给世界最好的礼物:表明扎克之道并不是唯一的办法。”Facebook仍然对Snap构成威胁。去年在Instagram抄了它的“stories”功能之后,Snap的用户增长就出现了明显放缓。

随着Facebook的野心不断膨胀,此类多样性尤其关键。Facebook的同名app月活用户数已经达到了20亿;其子产品Whatsapp、Instagram以及Facebook Messenger分别也达到了13亿、8亿和13亿。除了社交网络以外,该公司的产品现在还在进一步向新闻、视频、虚拟现实、人工智能、支付、客户服务、电子商务以及无人机互联网接入服务等发动攻势。几乎没有什么能够阻止Facebook在这些新进入的领域采用类似的策略。初创企业要小心了。

原文链接:https://www.wired.com/story/facebooks-aggressive-moves-on-startups-threaten-innovation/?mbid=nl_102517_daily_intro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关键字:Facebook Twiiter Waze

本文摘自:36kr

Facebook 的夹缝中,能否容得社交媒体创业公司生存? 扫一扫
分享本文到朋友圈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友情链接广告服务会员服务投稿中心招贤纳士

企业网版权所有©2010-2017 京ICP备09108050号-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