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CIO新闻中心 → 正文

区块链的落地实践探讨

责任编辑:cres |来源:企业网D1Net  2018-05-25 15:44:38 原创文章 企业网D1Net

2018 CIOC全国CIO大会5月24日在贵州盛大举办,来自全国的近400位CIO共聚一堂,最接地气的观点、最实用的实战经验、最前沿的技术、最新的产品在此汇聚,碰撞出属于CIO的精彩火花。
 
以下为现场速记。
 
小白健康创始人 刘宇
 
刘宇:非常感谢回到故乡来做这次演讲,感谢范总、感谢各位CIO的专家!我来做这个演讲之前做PPT的时候,是我的一帮朋友他们希望我跟他们去做一些交流,一直以来我们所遇到的问题或者说我们要做的事情,其实在今天来说已经有巨大的变化了。我之前曾经给一帮朋友说,我说我们这5年的时间可能是我们人生或者是我们认为50年来最大的创业窗口期。不好意思,我今天更多的是以创业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所以说对大家可能会有一些冲击。
 
在这个创业窗口期之间,我觉得最大的有三个技术或者三个方向对大家的影响最大、对整个世界的改变最大,第一个是AI,第二个是区块链,第三个可能是众包,我后面都会有讲到。首先我想讲一下,其实每个人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可能真的是不一样的,没有绝对的对和错,我希望我今天的演讲给大家带来一种看问题的角度。早上段总讲了一个烧脑的演讲,我估计我会烧心。有一个数学家说了,这个世界我们所有的知识都是历史的总结,我们所有的逻辑都是数学,而我们所有的决策都是概念。我想说今天我给大家讲的东西,它可能是一种概率,只是我认为它的概率会比较高。
 
给大家提供一个参考的视角,你、我、它对这个世界的看法,世界上所有的知识和所有的宗教,我们解决三个问题,第一是我和它是自然世界的问题,这个希腊文明可能会更多的涉足。我和你我们解决的是人和人之间的问题,可能中国文化更多的涉足。我和我是自我的修行,可能是印度的文化文明会更多的涉足。其实这里面涉及到我们将来做的所有的事情,这只是我自己的一个世界观。
 
我今天实际上讲的一个核心内容是巨变中前行,而这个巨变的核心是我认为未来是一个去中心化的时代,而这个去中心化的时代将给整个世界带来巨变。那么我们怎么证明或者说我们是否有一种方法可以去看到或者至少给自己一些理由说未来真的是去中心化的时代呢?我们有什么方法论要证明说这种去中心化的时代是未来的主流呢?我想我们很难从一个纯理论的东西来去推演说去中心化这种组织结构是未来我们经济或者说商业的组织结构最好的方式,因为那是一个纯理论的东西。
 
我不知道大家是否看过这本书,25年前K.K写了一本书叫《失控》,这本书翻译成中文翻译得非常烂,总共800页。其实这本书最核心只做了一件事情,他用生物进化的过程去证明了去中心化或者叫分布式组织结构将来胜出的特点。也就是说,他用生物这种时间演变的方式来证明未来有可能主流的方式是去中心化的。可能我们之前这段时间会有一些理论上的东西,因为不讲这些东西我们其它东西都很难讲。我会发现今天我在这次会议上学到很多东西,当然我也有一个非常深入的感受,在我们传统的制造业、在我们传统的国营企业、在我们传统的经济架构里面有太多中心化的组织,而且我们已经研究得非常深入,我们为此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和心血。
 
那么是不是去中心化的组织结构真的就可以给我们呈现另外一种可能呢?我先讲一个例子,我们知道蚂蚁它们所造的蚁穴,这个蚁穴从工程结构、从通风、从舒适度、交通情况等等方面都是非常优良的,为什么会这样呢?我曾经在大概三四年前为了要做医疗这个项目,我专门坐在浦东图书馆、浦东科技馆的门口看蚂蚁,它们为什么有这么高的效率,它们没有中心化的控制,它们没有任何一个中心化来发号司令,但是它们能把这件事情做得很好。你观察的时候,它们能把一块面包从一个地方搬到另外一个地方,组织方式非常有效率。
 
为什么这样呢?直到去年年底我才看了K.K这本书,我以前没有看过这本书,是我的一个朋友推荐的。大家看的时候不用看其它的,他讲了很多很多生物理论、很多很多生物进化的特点,他想干嘛呢?就是告诉你一个组织、一个生物具有这9个特点,它就能在未来演变出涌现效益,就能不断的扩张。我来解释这几点,这几点我做了重新梳理,因为原来的翻译很烂,很多人看不懂这本书的原因是翻译得很烂的原因。
 
去中心化第一个是分布式,这个很简单。
 
第二个是底层特点,在任何组织结构中我们关注的是最小的那些节点之间的特征定义和相关关系的决策与规则制定。也就是说,可能你只要告诉蚂蚁跟着一群人走,就这么简单。大家知道有一个算法叫做候鸟算法,它只有三个规则,第一个规则是我们不要离得太远,第二个规则我们不要靠得太近,第三个规则我们有一个方向。在这三个规则下面,它们保持了足够良好的垄断性、足够良好的适应性、还有非常强大的效率。所以说要定义。
 
第三点比较难以解释,他认为说一种组织结构或者说一种生物应该有一种庞氏结构。这一点是绝大多数情况下很少去提的,所谓庞氏结构意思就是说我们今天只有这样一种资源,但是我们在扩张的时候,我们应该以更大的形式去扩张,我们拿未来的资源作为今天的基础,这就是一种庞氏结构的设计。也就是说它有点像银行,这个不是庞氏骗局,而是庞氏结构。银行可能会拿2个盖子盖10个缸,这就是庞氏结构,这种生物体是有未来的。
 
第四是从简单开始,一定要简单,你们所有制定的方式、所有制定的规则、所有制定的条目一定要非常简单,包括定义。
 
第五是边缘最大化,意思就是尽量的容纳周边,尽最大的能力容纳周边的接触面。
 
第六是试错,他认为说我们永远不要想是对的,我们演进的过程是永远试错的过程。这个很重要,我们面临的整个世界中,我们很大程度上要善于试错,而且试错是这个生物体非常重要的特征。如果某一个生物体一旦错了,它的大量资源会丢失或者它会消亡,那么这个生物体就没有存在的价值,它的这种组织结构也很容易被破坏。
 
第七是不要最优,其实这一条是我们原来一直在做的一件事情,我们在做最优解,我们一直在追求最优解,任何一个方案我们都在做最优解。但是真正的我们从生物的角度看它的进化的时候,我们发现那些最有生命的生物不去找最优解。举个例子,蜜蜂要从一个蜂巢到另外一个蜂巢,要做一个判断,如果有ABC三个蜂巢,蜜蜂的做法是全部飞出去,有到A的、有到B的、有到C的,最后到A的特别多,后来B和C的就会跟回来。这说明一点,我们是不是在决策过程中做最优解的追求,可能不一定。
 
第八是不均衡,永远不要让一个组织保持均衡的状态,你永远让它处于不平衡的状态,它才能往前走。正因为需要它有庞氏结构,它只要不发展、不扩张,一定是灭亡的。大家可以去想,我们今天所有的企业任何一个企业你们只要不扩张,一定接下来的结果就是消亡。
 
最后是进化,这种组织、这种生物体必须要有进化的能力,必须要有进化的可能性。我想做一个调查,今天的CIO是80后的大概有多少人,举个手,可能就是3、40%。我说的这些东西对大家来说可能会有一些不容易接受,但是我们往下看。最后其实他就说了这四个关键词,尘微,关注那些最小的东西、最小的个体。第二是扩张,你所设计的架构一定是要扩张的。第三是进化,最后是结果叫涌现效益,通过大量蚂蚁涌现出来的建筑方式形成了它的蚁穴那么复杂、那么精妙的一种结构,这是一种涌现效益,这不是设计出来的,那是涌现出来的。
 
这是一个K.K的理论,他说了去中心化是未来。假设我们认可他证明了这是未来的话,我们的下一个问题是如果说一个东西我们认为它是未来,但是他是在25年前写的书,这25年没有太大的变化,为什么今天去中心化对我们来说就是时候呢?我们要证明这个问题,不要说再过100年才是未来,那就没有价值了,接下来我们可能要证明说为什么是现在。
 
我觉得第一个原则是技术,第一个因素是技术,核心的原因是我们可以看一下,我们可以通过互联网使得一些原来小众但是他们有相同想法的人聚集起来去干成一些事情,而这些事情今天已经足够改变这个世界。比如说开源,今天有将近90%的互联网基础设施的软件都是开源项目,而且越来越多是开源项目。这在之前是不可能的,这就是一种聚集效应。我们今天去想一想,我们要去做这样一个操作系统,我们要有多少的管理,我们要有多少的测试人员,我们要有多少的设计。但是他们都在做,他们都做得很好,我并不是说他们没有设计,而是说它不是一个中心化的架构。
 
第二个方面是市场,基本上在前半个世纪我们证明了自由经济或者市场经济的去中心化的方式是有它的效率优势的。
 
第三点,以自由经济为代表的美国在金融上绝对是一个中心化的管理,但是在2008年的时候随着他的金融危机,使得中心化的金融体系开始坍塌。而同时在这一年出现了一件事情,就是比特币,很奇妙就是在这一年,比特币就是2008年出来的,2009年开始说有人把它变成一个可以买披萨饼的故事,所以说发生在今天。
 
我们接下来会面临一些什么样的问题呢?我现在讲一下所有实现的这些东西在今天都已经发生,今天大家可能在谈区块链的时候会谈一堆炒币的事情,很多很多的细节、很多很多的故事、很多的技术方案和流派,大家都在想。但是我们能不能这样去想一个问题,如果说我要去看区块链这个东西,我要用一个词去描述它,我怎么去做。如果说你问我对区块链有一个描述,用一个词我就会说“货币”,千万不要跟区块链谈技术,区块链本身是一个上千年的技术。它就是拿一张纸写着每个账簿一块一块的记,然后每个账簿前面有前一个账簿的缩影校验,仅此而已,这个东西不复杂,就像以前写一个页签,它就是一页一页的,中间撕掉一页不行,只是现在做得更高级了,还可以对它进行校验,所以它不是一个特别先进的技术。
 
区块链做的第二件事情是共识,坦率来说它就是让你不能造假,而且新上来的东西是大多数人认同的,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逻辑。那么区块链能干吗呢?我大概从三年前为了做小白这个项目,因为小白这个项目我等会讲具体项目的时候会再分解。我一直认为做医疗是一个极其悲摧的事情,而且是一个极其高强类的企业,它的壁垒实在是太高了,用所有现行的方式绝对搞不定,因为BAT都实现这么多年了,所以我一直在探索更新的方式。三年前我觉得区块链这个东西不错,我们能不能拿来用,我跟了那么多年,包括去年我们一帮哥们现在中国各大的区块链公司、币的公司让我做,他们帮我做ICO,做了一半,但是我还是停下来了。
 
我需要回答这几个问题,区块链到底能干嘛,它的核心是什么。我今天给大家很明确的说,在未来5年的范围之内,它最核心的就是干一件事情,发数字货币或者我们称为数字资产,它就是干这件事情的。至于说把区块链的数据、把其它领域的数据放在区块链上的故事不太靠谱,大家去想一想,今天一个以太坊的全网数据不到几个G,最多能放一个摘要,我们称为哈希的东西,这有什么用呢?它只能证明这个数据没有被改掉。我们不要谈技术,今天所有在发行的公有链的技术大同小异,今天可能有几百种公链了。
 
几百种公链是什么意思呢?举个例子来说,现在有几百个操作系统,未来你认为有几个操作系统能活下来,反正我看到的只有几种。但是区块链今天能干的事情就是发行数字资产、通证或者货币。区块链下面很重要的一件事情,能把一件事情做好,就是去中心化的交易,今天还在做,这个是最近可能能实现做好的一个领域。所以区块链就是这么简单,对大家来说要用它就是这种用法。
 
但是另外一点,区块链是一种思想。其实区块链最核心的思想是说我们要期望去建立创建一种奖励模型。其实我们人类很有趣,我们在做事情的时候,你会发现如果我们把对面的路挖开、刨开再埋起来,让一个人去干,这是一个很无聊的事情,但是你给他钱、给他货币,他就会去干,这就是人类伟大的地方,这就是奖励机制。所以区块链的核心是奖励机制的设计,这是未来最主要的方式,而奖励的手段可以是通证。
 
我给大家举个例子,我们知道在知识的算法里,在知识的定价和变现里,其实这是挺麻烦的,就是写文章,变现和定价是很麻烦的事情。有的人设计了这种算法,大家注意听,不太复杂。A写了一篇文章,这个时候放出来,B投了他一块钱,第三个人再打赏一块钱的时候,这个钱分成两半给A和B,以此类推,再到第四个人。你会发现第一个投资的人、第一个打赏的人,他在有4个人打赏的情况下,他已经开始赚钱了。这是最近最新的或者说区块链做得最多的一个叫做打赏机制的设计,你会发现它把一种知识的变现和定价变成了一种投资行为,进而使得参与投资的人对这件事情进行有价值的思考,并且因为这种有价值的思考而有可能得到收益。所以跟大家说,区块链最核心的是思维方式。
 
这是给大家看的一个角度,这是某个人提的一个观点。什么意思呢?我们知道,货币它的锚定物是黄金,一开始贵金属是黄金,作为锚定物之后一定和黄金是要脱钩的,这就开始走了这一段路,是不是可以拿货币作为锚定物再发行其它的呢?是的,接下来就开始发行信用,这个金融又做了一个另外的巨大的扩张,至少100倍,而今天的一种做法是拿这个信用再作为锚定物发行Token。这是一个人的观点,至少在今天的现象中,我们可以这样说,它不一定对,但是给我们一种视角。
 
如果说去中心化是未来的主流,我们什么人会最有机会?坦率地说我觉得是要改变我们的认知,或者说我认为更大的程度上是在认知上应该做很大的变化,认知上是“光脚的”。范总上次让我来做一个演讲,让我跟CIO们说,我会说一些比较过激的话,最重要的一点你们是穿着鞋的,你们有很强的固定思维,你们有非常成功的思维逻辑,但是未来可能会被挑战。如果说刚才那个世界变成了去中心化的,那么很多的思维方式都要改。你要相信“尘微”会变成“成为”,你要关注那些最小的最原始的东西。这是我的看法。
 
那么你能做什么呢?第一条我觉得有点佛学的味道,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做,但是我从2012年把以前做通讯的公司出让以后,我就在图书馆一直待着,我的工作地点就是上海浦东图书馆,到今天6年了,我在2012年的时候重点干的就是人工智能的深度学习,那个时候就去上课。2014年的时候我开始做小白,那是我被逼着,因为我不可能用传统的方式去做小白这件事情、医疗这件事情,我才会今天去思考这样的一些事情、去接触这样的一些新的东西,但是这个过程真的需要把我原来很多成功的经验给抛掉。
 
在这一块上面,我不是很难看好每一位能做这个“断、舍、离”,但是有一点,在今天这样一个巨变的社会,希望你们给你们的孩子建立去中心化思想。也许你不能理解,但是让他去做。因为真的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了,而且这种变化我们今天才是加速度的启动阶段。所以说,今天早上段总说了数联网的时代,接下来这个时代会有多快呢,真正这个时代一旦开始了,速度巨大。所以我们根本就没有什么隐私的事情,反正我们可以骗自己有隐私,所有人都把我们监控起来了。
 
讲了这么多理论上的事情,我来讲讲我们做的实践,所有理论都要落地,讲讲我做医疗。我当时得病,然后我觉得人工智能一定是未来做医疗最牛逼的技术,那我们干啊,一看全世界没几个人干,2014年哦,我查了全世界所有的网站,用AI看片子的只有一家创业公司的三个数学家以新闻的形式出现,这家公司现在很牛逼。没有,我一看那我们可以干啊,对不对,这么多人不干,医疗那么多人,反正我们闲着又是闲着,天天坐在图书馆里面。好,我们就开始干。一干,不对啊,为什么不对呢?我根本拿不到数据。
 
有两个问题,第一个是根本不给你,那个壁垒之深我就不说了,医疗的事情当你进去的时候,那就是罄竹难书,我们就不谈了,这个就不深入谈了,基本上没法谈。因为我到国家卫计委,他们那个部门说,我们要把下面的片子拿过来,我们让用户直接给我们寄,我的个天,直接给他寄。没数据,我说我们是不是可以从一些小的地方想办法,但是我发现数据质量之差让人惊诧,基本上要给你写的那些主数是天马行空、男女不分,质量之差,当然现在有点改善。第三点是它都是片段的,没有一个连续的数据,所以当我要干这件事情的时候,后来我发现这根本不是技术上的问题,更不是我找关系和资源能解决的问题。你们今天看BAT谁不对医疗这个领域垂涎三尺投了多少钱,它也绝不是一个资源能解决的问题。
 
但是人工智能发展到现在的算法,它连棋都算了,它真的学不会吗?算法一点问题都没有,现在的算法分分钟搞定,数据在哪儿?没有,那个片子最多的上万张。我们做大数据的都知道,上万个样本能做成什么事,上万个样本已经比黄金还贵了,要专家去标注。但是在实际使用过程中,基本上都是专家的学生去标注。我们干不了这事啊,接下来我们第一是闲着,第二是我们发现这个世界真的有一些新的东西在产生、一些新的医疗在产生,我们能不能去尝试呢?可以,我们就选用新的方式,接下来是两个方面,第一个是找人,第二个是怎么干。
 
所以我们为此给自己定了一个要求,因为说实话,我可能之前所做的公司自己的管理能力也比较差,成天给员工做building、做洗脑,挺累的,我们有没有全新的方式做这个事情。所以接下来就做了两个方面去中心化,第一是产品去中心化,第二是组织结构去中心化,我今天先讲组织结构的去中心化。
 
我刚才在最开始的时候说了,我认为改变这个世界有三个东西,第一个是AI,大家都已经知道了,这不用说了,当然插一句,AI现在已经成为传统产业了,基本上没有太大创业的机会,因为全世界所有的公司、所有的大佬、所有的政府、所有的研究机关都说它很重要,要投入大资金,那谁能创业呢?第二个是区块链,刚才已经说了,去中心化。第三个是众包,早上有嘉宾说到人力资源灵活用工,但是今天很多人上班真的需要每天要去那儿吗?我们真的需要去挤地铁吗?我们是不是有一种可能性说我按照我的需要,我去一些组织上参与呢?好,我开始尝试这种方式。
 
基本上在国内众包领域主流的网站,我可能都是他们最重度的用户,也就是说我2000元请了一个百度的后台架构师帮我设计一个方案,2天帮我搞定了。然后我发现我可以跟一流的公司打交道、一流的人才打交道了,我不知道在座的CIO是怎么找人的,反正我觉得我一个创业型的公司,我要去跟别人谈,我要去做这样一件事情,你来吧,大家的摩擦成本太高了,什么时候他同意来我都不知道。关键是他不见我,我连他的简历都拿不到。但是我们通过众包的方式,他们愿意尝试一种新的方式,而这群人水平都很高。所以我们开始尝试众包的方式,众包的方式不是那么简单的,非常难做。我要专业,我要懂,我要把它拆出去再包出去。
 
后来想了一种办法,找了一群人来帮我们拆,但是后来发现还是有很多很多的问题。其实众包这个东西“包”字本身就会局限在我们只能包,所以我后来觉得,我们一定要往下再走一步,就是让每个参与者他们能来想,而他的想符合他的商业利益。也就是说,他觉得该做什么,他提出来,然后他去做。所以说,我们就实现了一个叫“众和体系”,我们希望很和睦的合作,你们来参与。我给他们所说的另外一个话叫做,你们叫“无风险创业”因为我付你所有的工资在我这个地方。我们形成一套ICP流程,在这个ICP流程里面核心有三点:第一,我们所有的流程全部放在上面,所有的工作都是以奖励为核心的,所有奖励自己提,没有那么多谈判的过程,最后我只管一点,在整个组织中我永远淘汰效率最低的人。这就行了,这就是我们设计的一个人力的组织模型。
 
我不知道未来是不是能一马平川,但是至少现在我们在往前走,接下来你们可能可以看到我们的产品。我们后台做了架构,我们用了基本上所有的主流技术,我们要创新,没有创新和医疗这个事情的突破,这是组织结构的创新。这个链接可以看到我们在上面所有所做的事情,我们都是公开的,欢迎大家看一下,也欢迎大家跟我们讨论。
 
这是组织结构去中心化,我们做这件事情是希望吸引最高端的人才来做这件事情,我要去找,传统的方式找不到或者说很难,成本非常高。如果我们找不到数据,我们怎么办呢,我们想一个什么办法做这个事情呢?我的想法是用大众的数据服务大众,这句话有点类似于大众点评的思维方式,也就是说他实际上用了用户的信用去评价商户,再把评价数据回馈到用户。我觉得天经地义,每个人都有权利去发声音,以自己的权利去发声音,为什么没有这个一个东西呢?举个例子来说,每个人都在吃药,吃完这个药之后你可不可以告诉我行不行,有没有拉肚子等等,如果有不就变成大众点评吗?天经地义有这个东西,但是我们现在没有这个东西,为什么没有呢?水太深。
 
在这个基础上,我们能怎么做呢?这是一个非常难做的事情,也就是说这句话对我来说它是在天上的,我怎么能让它落地。于是我大概花了一年半的时间去做产品设计,就是画圆形图,怎么跟用户打交道,根本不先考虑后端的AI,用户怎么把这些数据给你集中起来。这个事情我大概花了一年半,基本上看了世界上所有APP Top100的,天天看,看了医疗类比较著名的网站,包括看他们的标准,一年半干产品,就写了一个产品需求设计出来。
 
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又不断地迭代、不断地往前走,到今天我们找到两个办法。第一个,我们希望我们给你做健康日志,大家所有有脑子的人、所有有技术的人,一上来说数据的收集最好不要让用户参与,最好是用传感器,最好是用穿戴设备,这个所有人都是这样想的。但是有一个问题,这个数据太少了。第二个问题是每个人在你生病的过程中,我们且不讲生病,你的健康感受过程中,这个感受型数据是任何传感器都做不到的,也是今天所有医院都做不到的。但是这个东西是将来标注你所有医学数据的标签。
 
说得简单一点,就是你感冒了,你头疼,然后吃了A这个药,你不头疼了。那么这就是变成了一个数据,数据说这个药治疗有效,这就是标注,你的症状就决定了最后对这个数据、这个症状、这个历史做了一个标注。比如说我腰椎间盘突出,我是2014年得的,我没有做手术,但是我打羽毛球。当时我对片子做了一个事实上的标注,相当于不用做手术仍然过得很好。注意,医疗的数据标注是比金子还贵的,所以这就叫自动化的标注,我们称为健康日志。
 
第二个,健康成就。我们今天来做一件事情,我们在每一个身体变化的过程或者生病的过程,我们希望说你治好以后,你能不能分享出来。你想一想有多少的三甲医院的病例、案例,实际上对别人是有价值的,但是我们要以一种知识的形式去总结,这里面坑就大了,涉及到专家系统、涉及到谁来做、涉及到怎么匹配、对接。今天好了,我们就做成一个健康日志,健康成就,它不需要跟专家对接,不需要评审,因为这是他事实产生的。对你来说,你就是一种成就。
 
大家可以看一下,这就是我们的一个健康日志,右边就是健康日志。这是一个实际的案例,这是我到上海华三医院去看病,我的小腿肌肉打羽毛球拉伤,我用这个东西记录我的身体状况。你看一下,我第二天在这个地方讲我的感受的时候,他帮我留了一个言,真实的人、真实的故事,没有一分钱找他推广,只是我在看病。所以这个健康日志就是我们每一天身体的变化,你们可以去用。这个是总体的一个变化,这就是一个健康成就。
 
其实这是我们现在的尝试,我们做了什么呢?没有做什么,就做了两个很简单的功能。但是我们做了另外一件事情,就是我们让每一个人你们的记录后面有人在看,我们用奖励的模型、以众包的方式,招募所有专业的医生,针对你指导你去做健康日志,让你去记录你身体的变化。所以我们的工作很简单,它不是专家,我们这里没有专家,你的数据是专家,当数据多的时候,我会告诉你说有100个人癌症化疗90%都死得快。我今天说不了这句话,但是我会告诉你,有人帮着你在梳理你记录你的身体,我们就做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而且我们的响应速度会很快,这是我们后面设计的一套模型,后面我会用区块链的方式、用奖励模型的方式去记录。
 
这就是我们Token的一个设计,其实我们知道对一件事情来说核心大概有三个方面,第一个方面叫做资本,第二个方面叫做人才,第三个方面叫做用户。当我们在看这件事情的时候,假设我们用一个通证的方式去设计这套奖励机制的时候,我们会不会发现说我们未来不是在做商业设计,我们是在做协同设计,什么意思呢?也就是说,
 
其实你们会发现,我们的用户他会贡献数据,他贡献数据是不是应该给钱呢?今天早上段总专门讲了这个事情,数据是要给钱的,好,我这就给了。从Token就直接变现给用户了,用户得到某种数据反馈型的服务,他是不是应该给钱呢?当然。他要给别人的数据是不是要给钱呢?当然。比如说我们两患了同样的一个病,有一个哥们治好了,我去看看他的日志是不是特别棒,那你应该给钱,这就变成流通了。
 
这是区块链的精髓所在,我们要设计一套让他们互动、让所有人参与的一种协作方式,这里面没有谁是客户,谁都是客户,比如说我们的开发者,他就是一个既是乙方、也是甲方。他要收钱是乙方,他要做好,他收钱。同时他还要付出,别人给他钱,因为他做的东西做得好了,别人会通过Token奖励他。刚才那个同学,不好意思,我总是用同学的概念,因为我的圈子都在做互联网的,我都50岁了,大家都叫我同学。其实在我们这个地方很扁平,只有一层,所有人都在一个规则上运转,所有人都会得到他们相应的报酬和奖励。所以未来整个区块链的核心、整个去中心化的核心是设计一套符合人性、符合每个人利益关联的简单的奖励模型。协作模式、奖励模型。
 
最后我想说一下,在未来的世界里面,你们都是我们的贡献者,随时都参加。小白也期待、也希望你们每个人给小白出主意,因为你们都是你们领域里的专家。最后我想说一句话,叫“众的世界,一起前行”,下面这句话是一首歌里面的一句话。谢谢!

关键字:区块链

原创文章 企业网D1Net

x 区块链的落地实践探讨 扫一扫
分享本文到朋友圈
当前位置:CIO新闻中心 → 正文

区块链的落地实践探讨

责任编辑:cres |来源:企业网D1Net  2018-05-25 15:44:38 原创文章 企业网D1Net

2018 CIOC全国CIO大会5月24日在贵州盛大举办,来自全国的近400位CIO共聚一堂,最接地气的观点、最实用的实战经验、最前沿的技术、最新的产品在此汇聚,碰撞出属于CIO的精彩火花。
 
以下为现场速记。
 
小白健康创始人 刘宇
 
刘宇:非常感谢回到故乡来做这次演讲,感谢范总、感谢各位CIO的专家!我来做这个演讲之前做PPT的时候,是我的一帮朋友他们希望我跟他们去做一些交流,一直以来我们所遇到的问题或者说我们要做的事情,其实在今天来说已经有巨大的变化了。我之前曾经给一帮朋友说,我说我们这5年的时间可能是我们人生或者是我们认为50年来最大的创业窗口期。不好意思,我今天更多的是以创业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所以说对大家可能会有一些冲击。
 
在这个创业窗口期之间,我觉得最大的有三个技术或者三个方向对大家的影响最大、对整个世界的改变最大,第一个是AI,第二个是区块链,第三个可能是众包,我后面都会有讲到。首先我想讲一下,其实每个人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可能真的是不一样的,没有绝对的对和错,我希望我今天的演讲给大家带来一种看问题的角度。早上段总讲了一个烧脑的演讲,我估计我会烧心。有一个数学家说了,这个世界我们所有的知识都是历史的总结,我们所有的逻辑都是数学,而我们所有的决策都是概念。我想说今天我给大家讲的东西,它可能是一种概率,只是我认为它的概率会比较高。
 
给大家提供一个参考的视角,你、我、它对这个世界的看法,世界上所有的知识和所有的宗教,我们解决三个问题,第一是我和它是自然世界的问题,这个希腊文明可能会更多的涉足。我和你我们解决的是人和人之间的问题,可能中国文化更多的涉足。我和我是自我的修行,可能是印度的文化文明会更多的涉足。其实这里面涉及到我们将来做的所有的事情,这只是我自己的一个世界观。
 
我今天实际上讲的一个核心内容是巨变中前行,而这个巨变的核心是我认为未来是一个去中心化的时代,而这个去中心化的时代将给整个世界带来巨变。那么我们怎么证明或者说我们是否有一种方法可以去看到或者至少给自己一些理由说未来真的是去中心化的时代呢?我们有什么方法论要证明说这种去中心化的时代是未来的主流呢?我想我们很难从一个纯理论的东西来去推演说去中心化这种组织结构是未来我们经济或者说商业的组织结构最好的方式,因为那是一个纯理论的东西。
 
我不知道大家是否看过这本书,25年前K.K写了一本书叫《失控》,这本书翻译成中文翻译得非常烂,总共800页。其实这本书最核心只做了一件事情,他用生物进化的过程去证明了去中心化或者叫分布式组织结构将来胜出的特点。也就是说,他用生物这种时间演变的方式来证明未来有可能主流的方式是去中心化的。可能我们之前这段时间会有一些理论上的东西,因为不讲这些东西我们其它东西都很难讲。我会发现今天我在这次会议上学到很多东西,当然我也有一个非常深入的感受,在我们传统的制造业、在我们传统的国营企业、在我们传统的经济架构里面有太多中心化的组织,而且我们已经研究得非常深入,我们为此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和心血。
 
那么是不是去中心化的组织结构真的就可以给我们呈现另外一种可能呢?我先讲一个例子,我们知道蚂蚁它们所造的蚁穴,这个蚁穴从工程结构、从通风、从舒适度、交通情况等等方面都是非常优良的,为什么会这样呢?我曾经在大概三四年前为了要做医疗这个项目,我专门坐在浦东图书馆、浦东科技馆的门口看蚂蚁,它们为什么有这么高的效率,它们没有中心化的控制,它们没有任何一个中心化来发号司令,但是它们能把这件事情做得很好。你观察的时候,它们能把一块面包从一个地方搬到另外一个地方,组织方式非常有效率。
 
为什么这样呢?直到去年年底我才看了K.K这本书,我以前没有看过这本书,是我的一个朋友推荐的。大家看的时候不用看其它的,他讲了很多很多生物理论、很多很多生物进化的特点,他想干嘛呢?就是告诉你一个组织、一个生物具有这9个特点,它就能在未来演变出涌现效益,就能不断的扩张。我来解释这几点,这几点我做了重新梳理,因为原来的翻译很烂,很多人看不懂这本书的原因是翻译得很烂的原因。
 
去中心化第一个是分布式,这个很简单。
 
第二个是底层特点,在任何组织结构中我们关注的是最小的那些节点之间的特征定义和相关关系的决策与规则制定。也就是说,可能你只要告诉蚂蚁跟着一群人走,就这么简单。大家知道有一个算法叫做候鸟算法,它只有三个规则,第一个规则是我们不要离得太远,第二个规则我们不要靠得太近,第三个规则我们有一个方向。在这三个规则下面,它们保持了足够良好的垄断性、足够良好的适应性、还有非常强大的效率。所以说要定义。
 
第三点比较难以解释,他认为说一种组织结构或者说一种生物应该有一种庞氏结构。这一点是绝大多数情况下很少去提的,所谓庞氏结构意思就是说我们今天只有这样一种资源,但是我们在扩张的时候,我们应该以更大的形式去扩张,我们拿未来的资源作为今天的基础,这就是一种庞氏结构的设计。也就是说它有点像银行,这个不是庞氏骗局,而是庞氏结构。银行可能会拿2个盖子盖10个缸,这就是庞氏结构,这种生物体是有未来的。
 
第四是从简单开始,一定要简单,你们所有制定的方式、所有制定的规则、所有制定的条目一定要非常简单,包括定义。
 
第五是边缘最大化,意思就是尽量的容纳周边,尽最大的能力容纳周边的接触面。
 
第六是试错,他认为说我们永远不要想是对的,我们演进的过程是永远试错的过程。这个很重要,我们面临的整个世界中,我们很大程度上要善于试错,而且试错是这个生物体非常重要的特征。如果某一个生物体一旦错了,它的大量资源会丢失或者它会消亡,那么这个生物体就没有存在的价值,它的这种组织结构也很容易被破坏。
 
第七是不要最优,其实这一条是我们原来一直在做的一件事情,我们在做最优解,我们一直在追求最优解,任何一个方案我们都在做最优解。但是真正的我们从生物的角度看它的进化的时候,我们发现那些最有生命的生物不去找最优解。举个例子,蜜蜂要从一个蜂巢到另外一个蜂巢,要做一个判断,如果有ABC三个蜂巢,蜜蜂的做法是全部飞出去,有到A的、有到B的、有到C的,最后到A的特别多,后来B和C的就会跟回来。这说明一点,我们是不是在决策过程中做最优解的追求,可能不一定。
 
第八是不均衡,永远不要让一个组织保持均衡的状态,你永远让它处于不平衡的状态,它才能往前走。正因为需要它有庞氏结构,它只要不发展、不扩张,一定是灭亡的。大家可以去想,我们今天所有的企业任何一个企业你们只要不扩张,一定接下来的结果就是消亡。
 
最后是进化,这种组织、这种生物体必须要有进化的能力,必须要有进化的可能性。我想做一个调查,今天的CIO是80后的大概有多少人,举个手,可能就是3、40%。我说的这些东西对大家来说可能会有一些不容易接受,但是我们往下看。最后其实他就说了这四个关键词,尘微,关注那些最小的东西、最小的个体。第二是扩张,你所设计的架构一定是要扩张的。第三是进化,最后是结果叫涌现效益,通过大量蚂蚁涌现出来的建筑方式形成了它的蚁穴那么复杂、那么精妙的一种结构,这是一种涌现效益,这不是设计出来的,那是涌现出来的。
 
这是一个K.K的理论,他说了去中心化是未来。假设我们认可他证明了这是未来的话,我们的下一个问题是如果说一个东西我们认为它是未来,但是他是在25年前写的书,这25年没有太大的变化,为什么今天去中心化对我们来说就是时候呢?我们要证明这个问题,不要说再过100年才是未来,那就没有价值了,接下来我们可能要证明说为什么是现在。
 
我觉得第一个原则是技术,第一个因素是技术,核心的原因是我们可以看一下,我们可以通过互联网使得一些原来小众但是他们有相同想法的人聚集起来去干成一些事情,而这些事情今天已经足够改变这个世界。比如说开源,今天有将近90%的互联网基础设施的软件都是开源项目,而且越来越多是开源项目。这在之前是不可能的,这就是一种聚集效应。我们今天去想一想,我们要去做这样一个操作系统,我们要有多少的管理,我们要有多少的测试人员,我们要有多少的设计。但是他们都在做,他们都做得很好,我并不是说他们没有设计,而是说它不是一个中心化的架构。
 
第二个方面是市场,基本上在前半个世纪我们证明了自由经济或者市场经济的去中心化的方式是有它的效率优势的。
 
第三点,以自由经济为代表的美国在金融上绝对是一个中心化的管理,但是在2008年的时候随着他的金融危机,使得中心化的金融体系开始坍塌。而同时在这一年出现了一件事情,就是比特币,很奇妙就是在这一年,比特币就是2008年出来的,2009年开始说有人把它变成一个可以买披萨饼的故事,所以说发生在今天。
 
我们接下来会面临一些什么样的问题呢?我现在讲一下所有实现的这些东西在今天都已经发生,今天大家可能在谈区块链的时候会谈一堆炒币的事情,很多很多的细节、很多很多的故事、很多的技术方案和流派,大家都在想。但是我们能不能这样去想一个问题,如果说我要去看区块链这个东西,我要用一个词去描述它,我怎么去做。如果说你问我对区块链有一个描述,用一个词我就会说“货币”,千万不要跟区块链谈技术,区块链本身是一个上千年的技术。它就是拿一张纸写着每个账簿一块一块的记,然后每个账簿前面有前一个账簿的缩影校验,仅此而已,这个东西不复杂,就像以前写一个页签,它就是一页一页的,中间撕掉一页不行,只是现在做得更高级了,还可以对它进行校验,所以它不是一个特别先进的技术。
 
区块链做的第二件事情是共识,坦率来说它就是让你不能造假,而且新上来的东西是大多数人认同的,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逻辑。那么区块链能干吗呢?我大概从三年前为了做小白这个项目,因为小白这个项目我等会讲具体项目的时候会再分解。我一直认为做医疗是一个极其悲摧的事情,而且是一个极其高强类的企业,它的壁垒实在是太高了,用所有现行的方式绝对搞不定,因为BAT都实现这么多年了,所以我一直在探索更新的方式。三年前我觉得区块链这个东西不错,我们能不能拿来用,我跟了那么多年,包括去年我们一帮哥们现在中国各大的区块链公司、币的公司让我做,他们帮我做ICO,做了一半,但是我还是停下来了。
 
我需要回答这几个问题,区块链到底能干嘛,它的核心是什么。我今天给大家很明确的说,在未来5年的范围之内,它最核心的就是干一件事情,发数字货币或者我们称为数字资产,它就是干这件事情的。至于说把区块链的数据、把其它领域的数据放在区块链上的故事不太靠谱,大家去想一想,今天一个以太坊的全网数据不到几个G,最多能放一个摘要,我们称为哈希的东西,这有什么用呢?它只能证明这个数据没有被改掉。我们不要谈技术,今天所有在发行的公有链的技术大同小异,今天可能有几百种公链了。
 
几百种公链是什么意思呢?举个例子来说,现在有几百个操作系统,未来你认为有几个操作系统能活下来,反正我看到的只有几种。但是区块链今天能干的事情就是发行数字资产、通证或者货币。区块链下面很重要的一件事情,能把一件事情做好,就是去中心化的交易,今天还在做,这个是最近可能能实现做好的一个领域。所以区块链就是这么简单,对大家来说要用它就是这种用法。
 
但是另外一点,区块链是一种思想。其实区块链最核心的思想是说我们要期望去建立创建一种奖励模型。其实我们人类很有趣,我们在做事情的时候,你会发现如果我们把对面的路挖开、刨开再埋起来,让一个人去干,这是一个很无聊的事情,但是你给他钱、给他货币,他就会去干,这就是人类伟大的地方,这就是奖励机制。所以区块链的核心是奖励机制的设计,这是未来最主要的方式,而奖励的手段可以是通证。
 
我给大家举个例子,我们知道在知识的算法里,在知识的定价和变现里,其实这是挺麻烦的,就是写文章,变现和定价是很麻烦的事情。有的人设计了这种算法,大家注意听,不太复杂。A写了一篇文章,这个时候放出来,B投了他一块钱,第三个人再打赏一块钱的时候,这个钱分成两半给A和B,以此类推,再到第四个人。你会发现第一个投资的人、第一个打赏的人,他在有4个人打赏的情况下,他已经开始赚钱了。这是最近最新的或者说区块链做得最多的一个叫做打赏机制的设计,你会发现它把一种知识的变现和定价变成了一种投资行为,进而使得参与投资的人对这件事情进行有价值的思考,并且因为这种有价值的思考而有可能得到收益。所以跟大家说,区块链最核心的是思维方式。
 
这是给大家看的一个角度,这是某个人提的一个观点。什么意思呢?我们知道,货币它的锚定物是黄金,一开始贵金属是黄金,作为锚定物之后一定和黄金是要脱钩的,这就开始走了这一段路,是不是可以拿货币作为锚定物再发行其它的呢?是的,接下来就开始发行信用,这个金融又做了一个另外的巨大的扩张,至少100倍,而今天的一种做法是拿这个信用再作为锚定物发行Token。这是一个人的观点,至少在今天的现象中,我们可以这样说,它不一定对,但是给我们一种视角。
 
如果说去中心化是未来的主流,我们什么人会最有机会?坦率地说我觉得是要改变我们的认知,或者说我认为更大的程度上是在认知上应该做很大的变化,认知上是“光脚的”。范总上次让我来做一个演讲,让我跟CIO们说,我会说一些比较过激的话,最重要的一点你们是穿着鞋的,你们有很强的固定思维,你们有非常成功的思维逻辑,但是未来可能会被挑战。如果说刚才那个世界变成了去中心化的,那么很多的思维方式都要改。你要相信“尘微”会变成“成为”,你要关注那些最小的最原始的东西。这是我的看法。
 
那么你能做什么呢?第一条我觉得有点佛学的味道,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做,但是我从2012年把以前做通讯的公司出让以后,我就在图书馆一直待着,我的工作地点就是上海浦东图书馆,到今天6年了,我在2012年的时候重点干的就是人工智能的深度学习,那个时候就去上课。2014年的时候我开始做小白,那是我被逼着,因为我不可能用传统的方式去做小白这件事情、医疗这件事情,我才会今天去思考这样的一些事情、去接触这样的一些新的东西,但是这个过程真的需要把我原来很多成功的经验给抛掉。
 
在这一块上面,我不是很难看好每一位能做这个“断、舍、离”,但是有一点,在今天这样一个巨变的社会,希望你们给你们的孩子建立去中心化思想。也许你不能理解,但是让他去做。因为真的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了,而且这种变化我们今天才是加速度的启动阶段。所以说,今天早上段总说了数联网的时代,接下来这个时代会有多快呢,真正这个时代一旦开始了,速度巨大。所以我们根本就没有什么隐私的事情,反正我们可以骗自己有隐私,所有人都把我们监控起来了。
 
讲了这么多理论上的事情,我来讲讲我们做的实践,所有理论都要落地,讲讲我做医疗。我当时得病,然后我觉得人工智能一定是未来做医疗最牛逼的技术,那我们干啊,一看全世界没几个人干,2014年哦,我查了全世界所有的网站,用AI看片子的只有一家创业公司的三个数学家以新闻的形式出现,这家公司现在很牛逼。没有,我一看那我们可以干啊,对不对,这么多人不干,医疗那么多人,反正我们闲着又是闲着,天天坐在图书馆里面。好,我们就开始干。一干,不对啊,为什么不对呢?我根本拿不到数据。
 
有两个问题,第一个是根本不给你,那个壁垒之深我就不说了,医疗的事情当你进去的时候,那就是罄竹难书,我们就不谈了,这个就不深入谈了,基本上没法谈。因为我到国家卫计委,他们那个部门说,我们要把下面的片子拿过来,我们让用户直接给我们寄,我的个天,直接给他寄。没数据,我说我们是不是可以从一些小的地方想办法,但是我发现数据质量之差让人惊诧,基本上要给你写的那些主数是天马行空、男女不分,质量之差,当然现在有点改善。第三点是它都是片段的,没有一个连续的数据,所以当我要干这件事情的时候,后来我发现这根本不是技术上的问题,更不是我找关系和资源能解决的问题。你们今天看BAT谁不对医疗这个领域垂涎三尺投了多少钱,它也绝不是一个资源能解决的问题。
 
但是人工智能发展到现在的算法,它连棋都算了,它真的学不会吗?算法一点问题都没有,现在的算法分分钟搞定,数据在哪儿?没有,那个片子最多的上万张。我们做大数据的都知道,上万个样本能做成什么事,上万个样本已经比黄金还贵了,要专家去标注。但是在实际使用过程中,基本上都是专家的学生去标注。我们干不了这事啊,接下来我们第一是闲着,第二是我们发现这个世界真的有一些新的东西在产生、一些新的医疗在产生,我们能不能去尝试呢?可以,我们就选用新的方式,接下来是两个方面,第一个是找人,第二个是怎么干。
 
所以我们为此给自己定了一个要求,因为说实话,我可能之前所做的公司自己的管理能力也比较差,成天给员工做building、做洗脑,挺累的,我们有没有全新的方式做这个事情。所以接下来就做了两个方面去中心化,第一是产品去中心化,第二是组织结构去中心化,我今天先讲组织结构的去中心化。
 
我刚才在最开始的时候说了,我认为改变这个世界有三个东西,第一个是AI,大家都已经知道了,这不用说了,当然插一句,AI现在已经成为传统产业了,基本上没有太大创业的机会,因为全世界所有的公司、所有的大佬、所有的政府、所有的研究机关都说它很重要,要投入大资金,那谁能创业呢?第二个是区块链,刚才已经说了,去中心化。第三个是众包,早上有嘉宾说到人力资源灵活用工,但是今天很多人上班真的需要每天要去那儿吗?我们真的需要去挤地铁吗?我们是不是有一种可能性说我按照我的需要,我去一些组织上参与呢?好,我开始尝试这种方式。
 
基本上在国内众包领域主流的网站,我可能都是他们最重度的用户,也就是说我2000元请了一个百度的后台架构师帮我设计一个方案,2天帮我搞定了。然后我发现我可以跟一流的公司打交道、一流的人才打交道了,我不知道在座的CIO是怎么找人的,反正我觉得我一个创业型的公司,我要去跟别人谈,我要去做这样一件事情,你来吧,大家的摩擦成本太高了,什么时候他同意来我都不知道。关键是他不见我,我连他的简历都拿不到。但是我们通过众包的方式,他们愿意尝试一种新的方式,而这群人水平都很高。所以我们开始尝试众包的方式,众包的方式不是那么简单的,非常难做。我要专业,我要懂,我要把它拆出去再包出去。
 
后来想了一种办法,找了一群人来帮我们拆,但是后来发现还是有很多很多的问题。其实众包这个东西“包”字本身就会局限在我们只能包,所以我后来觉得,我们一定要往下再走一步,就是让每个参与者他们能来想,而他的想符合他的商业利益。也就是说,他觉得该做什么,他提出来,然后他去做。所以说,我们就实现了一个叫“众和体系”,我们希望很和睦的合作,你们来参与。我给他们所说的另外一个话叫做,你们叫“无风险创业”因为我付你所有的工资在我这个地方。我们形成一套ICP流程,在这个ICP流程里面核心有三点:第一,我们所有的流程全部放在上面,所有的工作都是以奖励为核心的,所有奖励自己提,没有那么多谈判的过程,最后我只管一点,在整个组织中我永远淘汰效率最低的人。这就行了,这就是我们设计的一个人力的组织模型。
 
我不知道未来是不是能一马平川,但是至少现在我们在往前走,接下来你们可能可以看到我们的产品。我们后台做了架构,我们用了基本上所有的主流技术,我们要创新,没有创新和医疗这个事情的突破,这是组织结构的创新。这个链接可以看到我们在上面所有所做的事情,我们都是公开的,欢迎大家看一下,也欢迎大家跟我们讨论。
 
这是组织结构去中心化,我们做这件事情是希望吸引最高端的人才来做这件事情,我要去找,传统的方式找不到或者说很难,成本非常高。如果我们找不到数据,我们怎么办呢,我们想一个什么办法做这个事情呢?我的想法是用大众的数据服务大众,这句话有点类似于大众点评的思维方式,也就是说他实际上用了用户的信用去评价商户,再把评价数据回馈到用户。我觉得天经地义,每个人都有权利去发声音,以自己的权利去发声音,为什么没有这个一个东西呢?举个例子来说,每个人都在吃药,吃完这个药之后你可不可以告诉我行不行,有没有拉肚子等等,如果有不就变成大众点评吗?天经地义有这个东西,但是我们现在没有这个东西,为什么没有呢?水太深。
 
在这个基础上,我们能怎么做呢?这是一个非常难做的事情,也就是说这句话对我来说它是在天上的,我怎么能让它落地。于是我大概花了一年半的时间去做产品设计,就是画圆形图,怎么跟用户打交道,根本不先考虑后端的AI,用户怎么把这些数据给你集中起来。这个事情我大概花了一年半,基本上看了世界上所有APP Top100的,天天看,看了医疗类比较著名的网站,包括看他们的标准,一年半干产品,就写了一个产品需求设计出来。
 
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又不断地迭代、不断地往前走,到今天我们找到两个办法。第一个,我们希望我们给你做健康日志,大家所有有脑子的人、所有有技术的人,一上来说数据的收集最好不要让用户参与,最好是用传感器,最好是用穿戴设备,这个所有人都是这样想的。但是有一个问题,这个数据太少了。第二个问题是每个人在你生病的过程中,我们且不讲生病,你的健康感受过程中,这个感受型数据是任何传感器都做不到的,也是今天所有医院都做不到的。但是这个东西是将来标注你所有医学数据的标签。
 
说得简单一点,就是你感冒了,你头疼,然后吃了A这个药,你不头疼了。那么这就是变成了一个数据,数据说这个药治疗有效,这就是标注,你的症状就决定了最后对这个数据、这个症状、这个历史做了一个标注。比如说我腰椎间盘突出,我是2014年得的,我没有做手术,但是我打羽毛球。当时我对片子做了一个事实上的标注,相当于不用做手术仍然过得很好。注意,医疗的数据标注是比金子还贵的,所以这就叫自动化的标注,我们称为健康日志。
 
第二个,健康成就。我们今天来做一件事情,我们在每一个身体变化的过程或者生病的过程,我们希望说你治好以后,你能不能分享出来。你想一想有多少的三甲医院的病例、案例,实际上对别人是有价值的,但是我们要以一种知识的形式去总结,这里面坑就大了,涉及到专家系统、涉及到谁来做、涉及到怎么匹配、对接。今天好了,我们就做成一个健康日志,健康成就,它不需要跟专家对接,不需要评审,因为这是他事实产生的。对你来说,你就是一种成就。
 
大家可以看一下,这就是我们的一个健康日志,右边就是健康日志。这是一个实际的案例,这是我到上海华三医院去看病,我的小腿肌肉打羽毛球拉伤,我用这个东西记录我的身体状况。你看一下,我第二天在这个地方讲我的感受的时候,他帮我留了一个言,真实的人、真实的故事,没有一分钱找他推广,只是我在看病。所以这个健康日志就是我们每一天身体的变化,你们可以去用。这个是总体的一个变化,这就是一个健康成就。
 
其实这是我们现在的尝试,我们做了什么呢?没有做什么,就做了两个很简单的功能。但是我们做了另外一件事情,就是我们让每一个人你们的记录后面有人在看,我们用奖励的模型、以众包的方式,招募所有专业的医生,针对你指导你去做健康日志,让你去记录你身体的变化。所以我们的工作很简单,它不是专家,我们这里没有专家,你的数据是专家,当数据多的时候,我会告诉你说有100个人癌症化疗90%都死得快。我今天说不了这句话,但是我会告诉你,有人帮着你在梳理你记录你的身体,我们就做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而且我们的响应速度会很快,这是我们后面设计的一套模型,后面我会用区块链的方式、用奖励模型的方式去记录。
 
这就是我们Token的一个设计,其实我们知道对一件事情来说核心大概有三个方面,第一个方面叫做资本,第二个方面叫做人才,第三个方面叫做用户。当我们在看这件事情的时候,假设我们用一个通证的方式去设计这套奖励机制的时候,我们会不会发现说我们未来不是在做商业设计,我们是在做协同设计,什么意思呢?也就是说,
 
其实你们会发现,我们的用户他会贡献数据,他贡献数据是不是应该给钱呢?今天早上段总专门讲了这个事情,数据是要给钱的,好,我这就给了。从Token就直接变现给用户了,用户得到某种数据反馈型的服务,他是不是应该给钱呢?当然。他要给别人的数据是不是要给钱呢?当然。比如说我们两患了同样的一个病,有一个哥们治好了,我去看看他的日志是不是特别棒,那你应该给钱,这就变成流通了。
 
这是区块链的精髓所在,我们要设计一套让他们互动、让所有人参与的一种协作方式,这里面没有谁是客户,谁都是客户,比如说我们的开发者,他就是一个既是乙方、也是甲方。他要收钱是乙方,他要做好,他收钱。同时他还要付出,别人给他钱,因为他做的东西做得好了,别人会通过Token奖励他。刚才那个同学,不好意思,我总是用同学的概念,因为我的圈子都在做互联网的,我都50岁了,大家都叫我同学。其实在我们这个地方很扁平,只有一层,所有人都在一个规则上运转,所有人都会得到他们相应的报酬和奖励。所以未来整个区块链的核心、整个去中心化的核心是设计一套符合人性、符合每个人利益关联的简单的奖励模型。协作模式、奖励模型。
 
最后我想说一下,在未来的世界里面,你们都是我们的贡献者,随时都参加。小白也期待、也希望你们每个人给小白出主意,因为你们都是你们领域里的专家。最后我想说一句话,叫“众的世界,一起前行”,下面这句话是一首歌里面的一句话。谢谢!

关键字:区块链

原创文章 企业网D1Net

电子周刊
回到顶部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隐私条款广告服务友情链接投稿中心招贤纳士

企业网版权所有 ©2010-2024 京ICP备09108050号-6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9343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