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测试行业动态 → 正文

5G“钱景”之辩

责任编辑:zsheng |来源:企业网D1Net  2018-07-12 06:58:05 本文摘自:中国经济信息

5G一直备受全球瞩目。日前,欧盟宣布其5G PPP将于2018年启动5G技术试验,而日本也计划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之前实现5G商用。此外,韩国也已在平昌冬奥会上实现了5G技术小范围预商用,并计划于2020年底前实现5G商用。

就在各界奋力“鼓与呼”时,也有一些不同的声音。深圳市通信学会秘书长李银松告诉《中国经济信息》记者:“对运营商而言,5G技术的部署费用十分昂贵,这已被业界普遍认同,技术虽能带来用户感受的提升,但也急需挖掘出更多行业潜能。”

技术持续涌现

于不久前在西班牙巴塞罗那举办的2018年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上,5G正成为主角。会上,高通公司展出了多项5G技术,以及在物联网、车联网、虚拟现实等多个领域的5G应用。此外,高通还宣布,与三星电子扩大相关代工合作,其中包括骁龙5G移动芯片组。高通表示,骁龙5G移动芯片组的芯片尺寸将更小、性能更加强大,能够帮助众多厂商设计和生产出各类5G终端产品。

爱立信和中国移动则展示了新一代5G智能工厂原型技术和应用,通过模拟智能工厂环境下产品组装工序,充分展示了5G网络在智能制造领域的潜在应用。据介绍,这一应用可以将5G、云计算、大数据及人工智能等技术应用于生产制造流程中,与生产自动化紧密结合,可以使生产更柔性、更智能,还能满足人们对于多品种、小批量、定制化等更加丰富智能的生产需求。

诺基亚展示了多项基于5G网络的工业互联网应用。其中,利用5G网络对液压自动化高精度控制和作业场地实时监控的业务,可以确保相关操作毫秒级的延时,大大提升了工业生产的安全性。

华为、三星等厂商也不甘示弱,纷纷展示了包括智能芯片、5G终端原型在内的多个产品。例如,华为发布了旗下首款5G移动芯片BALONG 5G01。据悉,这款芯片的下载速度能够达到2.3GBPS,下载一部高清电影仅需要一秒左右,还可以使用在汽车、冰箱等多种终端上。

多家厂商均表示,成熟的5G技术和应用集中亮相,意味着5G技术已进入成熟期,并且有了大量能够实现的应用场景,这将为2020年全球多地5G网络正式商用奠定基础。爱立信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鲍毅康表示,经过多年的标准制定和技术研发,5G技术已经成熟,运营商已经可以开始5G部署,5G正逐渐走向商用。

动力逐次展开

据高通公司去年发布的报告预测,到2035年,5G将在全球创造12.3万亿美元的经济产出,仅2020年至2035年,5G在全球所产生的价值就相当于一个印度的GDP,同时创造约2200万个工作岗位。5G将成为和电力、互联网等发明一样的通用技术,成为多个行业转型变革的催化剂,并成为社会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

据中国信通院发布的《5G经济社会影响白皮书》测算,5G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在总产出上,按照2020年5G正式商用算起,预计当年将带动约4840亿元产出,2025年、2030年这一数字将分别增至3.3万亿元、6.3万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5G商用进程的不断推进,拉动产出增长的动力将会从网络建设到终端设备再到信息服务逐次切换。

首先是三大运营商展开5G网络建设,其投资规模不容小觑。预计三大运营商的5G网络建设第一阶段覆盖国内主要大中城市,第二阶段覆盖全国主要地区。根据以往经验,三大运营商前两阶段的网络建设投资将不低于4G网络建设,其总额将在2000亿元到3000亿元水平。

其次是终端设备将接替网络建设成为新的增长点。4月2日,中国移动联手企业打通国内首个5G电话。广州市和深圳市都参与了5G试验。这意味着一个上万亿元人民币的产业已经逐步拉开序幕。

在4G红利逐渐式微、手机市场日趋饱和的背景下,5G成为手机产业链的“救命稻草”。华为技术有限公司5G产品线相关负责人表示,华为5G手机会在明年推出,预计2020年实现大规模商用。5G时代,手机趋于人工智能化,这不仅考验手机厂商在人工智能、芯片、云计算等方面的技术积累,也考验着一个国家手机产业链的综合实力。

最后是在5G商用中后期,8K视频、虚拟现实教育系统等数字内容服务将走进千家万户,互联网企业与5G相关的信息服务收入有望出现显著增长。《5G经济社会影响白皮书》预计,到2030年,5G催生的互联网信息服务收入将达到2.6万亿元,其中,电信运营商流量收入所产生的GDP约9000亿元,各类信息服务商提供信息服务将产生约1.7万亿元的GDP。

4G改变生活,5G改变社会。5G本身就是一个很长的产业链,包括上游的基站升级、中游的网络建设、下游的终端产品及应用服务。更重要的是,5G将成为一个“赋能者”,将广泛地渗透到工业、能源、医疗、教育、城市管理等各行各业,并有可能凭借新的性能引爆车联网等多个垂直行业,从而深刻地改变整个社会。

看得见,摸不着

在一片掌声之中,也有人并不看好5G。华为轮值CEO徐直军就是其中之一。他表示,虽然5G技术更快、更可靠,但消费者不会发现“5G与4G技术之间存在实质性差异”。消费者会认为5G实际上只是更快的4G,因此运营商也很难通过5G赚钱。

某国际知名分析机构也表示:“在幕后,移动行业对5G技术的悲观情绪不断发酵,但华为是第一家说出这一点的大型基础设施企业。就现实情况而言,5G技术的部署费用对于运营商而言非常昂贵,因为需要在每个国家搭建数万个新基站,而该行业尚未发现5G网络的杀手级案例。”有业内人士认为,运营商如何利用5G提升运营实现盈利是早晚要面对的问题。

业内人士认为,5G真正实现商用有三个难点:首先是5G的商用需要终端设备的支持,然而终端设备的成熟往往还需要在标准敲定后,再额外花费一年以上的时间去完善;其次我国用于5G的频谱资源还不够丰富;最后是5G基站的数量可能是4G的2至3倍,如果按照全覆盖要求,5G的光纤用量将比4G多16倍。然而,我国4G基站的密度已经很高,城区内的间距仅为数百米,因此预计我国5G光纤用量将会是4G的2至3倍。

华泰证券则认为,国内5G建设预计采购基站设备的总支出可能达到1.4万亿元。当运营商采用较为激进的建网策略时,三家运营商每年用于采购基站的总支出将大幅上涨至2500亿元到3500亿元,保守策略下也将达到1500亿元到1900亿元。所以,预期成本高也是困扰着5G商用的一个难题。

虽然存在这样或那样的声音,但新技术也给运营商、制造商创造了改善与提高的机遇,亦必将激发无尽的创新潜能。

关键字:5G

本文摘自:中国经济信息

5G“钱景”之辩 扫一扫
分享本文到朋友圈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友情链接广告服务会员服务投稿中心招贤纳士

企业网版权所有©2010-2018 京ICP备09108050号-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