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CIO频道技术探讨 → 正文

为什么首席信息官必须克服他们对“千禧一代的痴迷”

责任编辑:cres 作者:Clint Boulton |来源:企业网D1Net  2018-08-09 10:27:50 原创文章 企业网D1Net

专家表示,千禧一代占全球劳动力的一半以上,但在这个超级互联的移动世界中,首席信息官最好是基于员工的角色来进行管理,而不是基于其年龄段。
 
罗盛咨询公司(Russell Reynolds Associates)总经理兼全球咨询主管Anthony Abbatiello表示,如今企业过于关注让千禧一代快乐工作,以至于可能会疏远IT部门中其他年代出生的员工,包括刚崭露头角的Z一代到婴儿潮一代等。
 
虽然Abbatiello认为千禧一代(包括22 - 37岁的员工)是第一代敢于向其领导者提出挑战,要求领导者对其领导组织的方式进行重新思考,但他表示,现在是时候该停止对“千禧一代的痴迷”了。
 
Abbatiello说,员工需要不断地发展,企业需要足够灵活来适应各种人群,包括从那些目前刚入学的大学生到退休人群。
 
“我们需要拓宽视野,这样我们才能关注到当今整体的劳动力市场,”Abbatiello告诉记者。“我们拥有的劳动力存在着巨大的多样性。”
 
千禧一代的旧习惯
 
Abbatiello对如何使工作场所文化多样化有一些想法。但首先,非常重要的是了解集体企业是如何发展到今天的。
 
一个常见的误解是,千禧一代单独地塑造了数字化工作场所。
 
近年来,参加过首席信息官活动的人都听说过IT领导者对千禧一代的数字化期望进行管理所面对的挑战以及他们的哀叹,千禧一代目前占全球劳动力的一半以上。千禧一代在没有经过IT部门同意的情况下,使用他们自己的智能手机,自己喜好的移动应用程序和其他消费级数字工具,将影子IT引入企业中。
 
研究结果支持了这一观点。Gartner公司分析师惠特·安德鲁斯(Whit Andrews)表示,千禧一代的员工比年长员工更倾向于使用非公司提供的工作场所应用程序和设备。为了利用这种偏好,新的反向辅导计划正在流行。
 
“他们对自己选择的协作工具也有更强烈的看法,”安德鲁斯说。“他们更有可能表示,他们应该被允许为工作目的而使用自己喜欢的任何社交媒体。”安德鲁斯发现,26%的千禧一代使用未经允许的应用程序与同事合作,相比之下,55 - 74岁的员工中这一比例只有10%。
 
工作角色和技术高于特定人群
 
沃尔玛公司首席信息官克莱·约翰逊(Clay Johnson)非常清楚,千禧一代的技术主义神话使他的同行们痴迷于迎合年轻一代。但他采取了不同的策略来支持他的员工,通过不同角色的人员而非特定人群来提供技术服务。例如,除了公司全面部署的Office 365工具以及公司提供的Facebook公司的Workplace工具之外,一些员工更喜欢使用Slack作为其主要生产力工具。
 
在沃尔玛公司的IT、销售和其他部门中的Slack用户倾向于从事基于时间的活动或项目,而Workplace工具的用户则倾向于利用该工具产生创意。约翰逊说,他为沃尔玛的230万名员工提供了移动应用程序,他们可以通过这些应用程序协作完成其工作。约翰逊说:“在一天工作结束时,每个人都是移动的,”并期望获得消费级的体验。
 
据首席信息官辛西娅·斯托达德(Cynthia Stoddard)称,软件制造商Adobe Systems的IT部门采用了独立于人群年龄的“角色”劳动力结构。员工队伍由负责后台技术的构建者、工程师、推动者以及面向客户和负责沟通的角色组成。
 
“千禧一代并没有成为一个维度,甚至不是一个角色,”斯托达德告诉记者。“这就是你在工作群体中的工作方式以及你在该工作群体中有效工作所需的工具。”此外,斯托达德表示,许多非千禧一代的Adobe员工都精通技术,具备适应能力,并能带来新的想法。“这完全取决于组织内部思想的融合和多样性,”斯托达德告诉记者。
 
农夫保险公司(Farmers Insurance)首席人力资源官苏西·艾略特(Suzie Elliott)表示,我们的人力资源部门正在使用Facebook公司的Workplace工具来改进21,000名员工查找重要信息的方式。
 
艾略特说,她的团队目前正在与IT部门合作改进Workplace工具中的聊天机器人,使员工能够更轻松地找到有关福利、带薪休假剩余时间、丧假和其他公司政策的信息。她的人力资源团队提出问题来“测试”机器人,帮助IT部门来确定他们在初始版本中不想使用的查询词。
 
艾略特说,如果聊天机器人能按预期工作,农夫保险公司员工,包括远程工作的理赔代表,将能够通过Workplace聊天机器人从几个不同的人力资源系统中获取信息。
 
这种技术发展是关键。波士顿联邦储备银行首席信息官唐·安德森表示,如今千禧一代所使用的数字工具将与五年后新兴劳动力所使用的工具有所不同,这与Abbatiello的观点相呼应。
 
“我们不能只关注于让(千禧一代)快乐工作,”安德森说。“这必须是一种发展,我们必须让它持续发展。”
 
数字化办公仍然滞后
 
对于一些企业员工来说,这种发展可能涉及电子邮件--因为他们不会使用这种工具。 Abbatiello说,很多Z一代应聘者从使用Snapchat和Facebook Messenger工具成长起来,他们不会使用,也不想使用电子邮件。“我还没听说一个22岁以下的人在使用电子邮件,”Abbatiello说。
 
这可能会刺激在沟通和协作方面发生变化,促进人们更多地采用Slack和Facebook Workplace等工具,这些工具的实时消息功能反映了年轻一代的习惯。实际上,Abbatiello表示,一些公司正在考虑将电子邮件作为内部通信的工具。
 
不断发展的偏好在一定程度上是Gartner公司迎合“数字化办公”需求,“数字化办公”包括对移动办公方式、面向团队方式和非常规工作方式的支持,并且包括处理媒体、信息和技术的能力。Gartner公司研究副总裁克雷格·罗斯(Craig Roth)表示,尽管千禧一代在员工队伍中占大多数,但只有7% - 18%的组织具备数字灵活性来采用和支持具有新工作方式的解决方案,例如在不同地点的虚拟协作。
 
面对不同年龄段人群和不断发展的员工队伍,首席信息官需要人力资源以及整个高管层的帮助。Abbatiello说,首席信息官、首席数据官、首席人力资源官和首席营销官必须共同努力,确保他们的员工拥有协作和保持联系所需的工具。企业必须打破职能筒仓,统一常用工具和流程。
 
这种情况目前还没有实现,德勤公司调查的11,000名人力资源和商业领袖中有73%表示,他们的高管层并未共同努力应对人力资本的挑战。
 
“他们需要对超级互联的员工队伍进行全面地塑造,”Abbatiello说。“婴儿潮一代可以像20多岁的临时工一样为公司带来价值,但公司却不会那么认为--这是真正该我们行动的时候了。”

关键字:首席信息官 CIO

原创文章 企业网D1Net

为什么首席信息官必须克服他们对“千禧一代的痴迷” 扫一扫
分享本文到朋友圈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友情链接广告服务会员服务投稿中心招贤纳士

企业网版权所有©2010-2018 京ICP备09108050号-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