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CIO频道CIO联盟 → 正文

智慧医院建设实践

责任编辑:cres |来源:企业网D1Net  2021-03-12 11:18:55 原创文章 企业网D1Net

3月12日,由中国企业数字化联盟医药大健康分会及企业网D1Net、信众智(CIO智力共享平台)共同举办的 2021全国医药大健康CIO大会在上海虹桥锦江大酒店隆重召开,围绕“新形式下的医药大健康数字化转型”主题,分享交流CIO在工作中的经验和困惑,探讨云大数物AI、信息安全、远程协作、CIO职业发展方向等相关话题。
 
以下是现场速记。



华山医院 信息部主任 黄虹
 
黄虹:感谢主办方,因为今天我看了一下我们的主题是医药大健康,药是比较多,医商少一丢丢。有一段时间,经常讲医药要分家,但事实上在医院里医药从来不能分家,医药永远是一体的。
 
我今天非常有幸想从医院的角度跟大家讲讲智慧医院的一些实践。因为必须要给不同的年代穿上一件马甲,智慧医院是非常火的,接下来的十四五可能更多以数字化转型的主题来讲医院的信息化建设。
 
今天会从四个方面来讲。
 
首先跟大家介绍一下以华山为代表的整个医院信息化的建设历程。
 
第二,数字化覆盖。
 
第三,智能化应用。
 
第四,我们的探索。
 
首先介绍华山医院,通过去年疫情,我想大家没有人不知道华山医院,因为大家都知道张文宏。我们医院确实非常的伟大,因为我们诞生于1907年,华山医院创始人同时创建了中国红十字会,中国红十字会下面的医院只有两家医院,一家是华山医院。大家在上海松山、瑞金都属于上海红会。在1913年,今天你们到我们华山还看得到这个楼,就是哈佛楼也是小红楼,1913年哈佛医学院在远东教学基地,1965年改名为华山医院,为什么叫华山医院?因为我们医院在华山路旁边,2000年时就是负担的附属医院。
 
在这里做个小广告,华山医院叫三房两厅,我们总部在乌鲁木齐中路,目前的小,60几亩地,其中30几亩地是著名的华山花园,剩下30几亩地才是临床用地。所以华山一直以小规模、精品化来展示医疗实力,医疗要发展,吨位决定地位,华山又要发展,我们就向东南西北在发展。我们北院有华山北,还有华山红桥社区,我们即将开华山南院,它在福州滨海。医院区虽小,但是医院各有特色。
 
因为要介绍智慧医疗一定要讲讲医疗,医院就是做医疗。在讲智慧医疗之前还是要介绍一下医院医疗的背景。我们有一个国家级的临床医学中心,有10个是国家级的教育部的重点学科,国家卫健委有20个重点专科,当然上海还有三个重点实验室,包括我们卫健委的。刚刚讲的医院背景快速过一下。
 
今天的主题还是想讲讲智慧医院的来世今生。整个医院信息化需要很强的切入点,1996年上海开始做医保的实时结算,所以才有了我们医院信息化的起步。包括说我们今天很多的信息化的大的规模的提升,都是有外部的政策来推动的。像去年医保五期,很多明细数据都传给医保,医保要做管控,包括职能也发生了变化。1996年到2000年的时候,1996年以医保结算为主,1996年到2000年更多以收费为主,不多收钱也不少收。2000年到2013年,我们临床很多基础要求能够满足了,那个时候就纷纷上线了检验系统、影像系统包括超声系统、电子病历等等。2013年到2016年时整个医院系统非常的多,就需要做很多的重构,包括拓展不以收费为主的,以临床为主,以患者为主的相关系统,从16年至今我们去年是整个十三五的总结,十三五时我们讲做了很多智慧医院的探索,十四五更要取一件马甲,现在叫数字化转型。
 
良好的规划是一个标准动作的起步,整个IT化需要跟医院发展目标要做匹配。所以我们今天的IT信息中心主任站在这里的时候,她可能不仅仅是IT。我今天去做院长可能不会做得特别好,但是勉强也能做下来,为什么?因为医院系统没有我们不参与,没有业务逻辑我们不太清楚。当然我们眼界和目光差一点,但是实践不见得差一点。IT就是0和1,所以院长很讨厌我们,为什么不能走0和1之间的那条路?
 
第二块路就是基础设施那一块,我们一定要有非常强健的一颗心脏。我们华山现任毛院长是神经外科专家,他经常给我们洗脑,经常给我们搞脑子,他对数字化转型是非常的重视。人工智能是大脑,大数据是血液,5G是动脉,我们整个的云化是我们强有力的心脏。
 
所以今天来讲,我们传统的机房里的服务器其实都是比较固化的,从固化的架构怎么能够云化到将来有弹性、可扩展性很强便于维护是很重要的。最主要的是做那么多工作为谁服务?传统医院管理是3×3=9象限的,从静态来讲是人财物,医院最重要的是人:医生和护士,最重要的是要有设备。什么是好医院?医生好和设备好。传统要有好的人,第二要有好的设备,第三要有相应的资源管理。
 
今天来讲是4×4,医院数据要作为基础资源进行配产。从业务来讲,我们IT很多动态实现本身就是依照人相关第四的业务管理,所以今天来讲可能是4×4=16象限的管理。很多应用产生很多数据,但是数据的东西很玄妙。
 
前两天跟一个朋友聊天,他讲互联网医院,我说互联网医院好是好,包括做医疗大数据好是好,但是医生是深深的感受到一种数据对他压迫感。因为传统的临床操作该怎么治?该下什么医嘱?但是现在产生的数据,数据本身会告诉你干得怎么样,干得好不好,应该干的是不是没有干?当下的医生压迫感是非常强的。我们还需要人工智能的大脑,今天做得很多的工作,很多人总结是人工制造,因为事实上很多的还是靠人工在算,不是说它本身已经形成了一种好的算法、体系,我想没有今天的制造就没有明天的智慧,很多工作都需要靠第一步迈出去。
 
第六非常重要,也是当下各家医院也是国家体系非常缺的就是人才队伍。想得再好,东西再好,靠谁把它用起来?在我们体系里,一支好的队伍是非常重要的。华山这两年慢慢在打造自己的队伍,包括我们的开发,包括我们的运维,包括我们业务的沟通,我们也在做跨界。是不是需要招一些懂统计、管理、医、数学以及懂药的,方方面面的复合型人才在整个医院智慧化体系里是非常重要的。
 
因为我在医院干信息中心干了20几年,我有一个很深刻的体会。我们现在最大的转型就是从数字化到智慧化,所谓数字化就是怎么把它正确的记录下来,及时的记录下来,完整的记录下来,其实就靠很多应用系统的上线。所谓智慧化需要从数据相关性对业务里性形成数据化进行反哺。现在很多跟药也很相关,我们现在很多临床科研会做蛋白质、基因、组学数据,事实上这个数据还没有落到医院里落,因为它不是我们标准业务产生的,事实上这个数据又对整个将来用药安全、新药研发是非常重要的,甚至于我们老大跟我讲说人工智能要做什么?医疗本身是个体化的,否则你为什么不找张三医生看要找李四医生看呢?因为很多个体差异造成的。
 
除了医学数据整合以外,是不是把患者社会学数据也拿到。医生给到患者是最适合他的治疗,而不是说最贵、最好的治疗。因为你要考虑他的经济承担能力,他们家人口决定构成,他的年龄,他的整个家族和社会地位当中承担的责任,综合给出最适合他的诊疗方案,这个才是真正的医学。因为医学很少去治愈,经常是安慰,很多病不是靠医生看好的,是安慰好的。
 
从华山来讲我们数字化到智能化,智慧化也是做了很多的探索,这些探索里面比较有意义的今天还一直在讲的是电子病历,包括当下做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很重要的工作就是把病历里特别是首页里数据进行采集,通过数据客观评价一家医院。传统评价都是一群专家,分了好几组,到不同的场景拿个表格去打分,将来对医院评价80%都会来自数字评价体系。所以如何真实有效的把数据记录下来,电子病历包括我们的相关操作都是非常重要的。
 
这里我们会用到AI算法、物联网,但是很多的东西还刚刚起步,只是做一些探索。这个工作做完了能不能有效的推进下去?还是需要很多政策的,包括资金、认知的改变。当然最高级的就是能够自主的去形成医学的认知学习,包括高级的临床诊疗,前面我讲的除了医疗本身还要结合社会学的数据。
 
从华山总体架构来讲,一块是基础设施,但是基础设施我们也在做很大的转变。我们是三房两厅,我们多院区场景,院区非常的多,所以在基础设施方面,我们正在从传统的物理的模式向混合云云化模式进行转变,因为不同院区所处位置不一样,我们会把我们基础设施通过云化之后做重新的配置,包括我们的终端,包括很多的边缘设备,还有很多传感器都在往上面接。
 
从后台管理来讲,里面是有很多要点的。今天是讲医药大健康,药就是很重要的一块。相对于药来讲耗材也是非常重要的。从结构来讲会有中台,前年开始都在讲中台已死,中台走得不太顺利,但是概念是最的,把很多服务放到中间去。因为传统的都是你想干什么我给你写代码出来,没有中间缓冲地带,从业务拓展、弹性来讲会碰到很大问题,中台最大问题是没有好的技术工具和没有好的认知方法,这个方向和战略是不错的,但是它能够实战落地的东西在哪里?需要好好探索。
 
包括我们整个医院的前台其实就是给我们的医生包括护士包括将来医生会有很多的健康助理师业务的推广。
 
展现给患者的就是互联网医院,后面会来介绍。从现在的医疗来讲,我们所谓的专注于数字医疗来讲,可能会跟传统的分科模式不太一样,我们会专注于疾病本身。因为传统的医疗是以器官来的,所以我们会有呼吸科以肺为主,消化科以肠、胃为主,包括我们很多的临床专科,包括我们的神经外科以脑子为主,现在医学更多以疾病为主,要打破传统以器官为基础的部门分割,进行多学科融合,就是以疾病为主线。这里整个专科治疗主线作为我们整个应用开发的设计模型,结合它的临床方案,它的临床科研,包括在整个过程当中的临床质控,包括患者出院后入院前随访,做成一体化临床服务是非常有意义的。
 
大家看到医院的排行榜,里面科研比例是很高的。一家只做医疗不做科研的医院很难进入榜单,所以在整个医院体系里科研非常重要。而且医生也是非常专注于科研的,没有科研你就升不了职称,进而就做不了大专家。
 
今天来讲政府更关注的是患者服务,包括便捷就医,如何做有温度的医疗都是在患者服务体系里的。患者服务体系就包括精准预约。我在医院里虽然现在互联网预约挂号还比较方便,但是大量的人问我,他说“我有这样一个症状,我这里不舒服,我应该找哪个科哪个医生看”?我们今天看到很多自动问诊,这个是傻瓜的,我们传统在医疗环节里会有预检,现在很多患者在互联网上必须自学习,百度上搜一搜,朋友问一问,像我这样的病应该找哪个专家看。在整个患者入口将来精准预约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块,排班。像我们多院区排班是个很大的问题,医生应该在哪一天,排到哪个院区去?我们现在医生出诊,提前一天发短信给他。比如他家在徐汇区,他到总院到虹桥到浦东路上时间不一样,必须短信提醒他,他把每天闹钟调好,所以作为医生很痛苦,每天醒的时间不一样,打卡时间不一样。包括患者评价量表,包括回到家以后随访,包括患者看完以后指导,包括第三方协同,医怎么跟药协同起来?理论来讲医院将来不要搞药房,互联网药房就可以了嘛。你看完病,药品配送到家,医院为什么搞那么大面积,搞服务门诊的药房,真的没有必要。互联网药房将来是不是可以完全替代门诊药房?
 
现在运营管理非常重要,为什么重要?像去年疫情,医院的日子非常难过,外科医生一下失业了。外地病人到不了华山医院,外科医生感叹已经成为废物,既不会做家务,也没有刀开,每天在家里混日子,一下感觉到失业的感觉,去年疫情运营管理非常重要。院长从来没有感受到每天没有钱进来是这样的感觉,包括医院管理、成本管控是我们非常重要的方面。
 
今天讲医药大健康,其实医院医院就是管医疗嘛,医疗就是医务处管的,包括我们给医务处做的一网通办,哪个医生上什么门诊,哪个医生上什么刀等都是通过医疗权限包括基本的运营指标,包括哪个组有哪个小兄弟跟哪个老师看什么病,包括病房的排班、手术排班、门诊排班,医院里也有很多的台账,我们在医院开发了医院一网通办。手术是医院里非常重要的收入的来源,所以通过整个的数字化手术室,正确的核对病人,提高手术室的周转率,缩短两台手术时间的等待时间,病理科如何快速把结果返回给手术室,包括手术的远程转播,包括手术室的清理,手术里发生高值、低值耗材管理,都在数字化手术室里有体现的。
 
从医生来讲,除了刚刚讲的管理问题还有能力展示的问题,我们也是跟运营商基于5G做很多的手术的实时转播。
 
在医院里还有一块就是华山做得比较好的是绩效这一块,因为我们基于绩效做了很多临床病历质量的提升。我们以前做手术绩效的时候必须要有数据源,我们从手术记录单提取医生开多少刀,开的什么刀,结果发现手术记录写的非常糟糕,有的一分钟,有的两分钟开刀才完成。很多绩效管理是推动了我们数据质量的提升和数据完整性的获取,这个就是我刚刚介绍在手术当中的高值的管理。我们在做手术申请的时候就已经对高值发生了情理,通过手术中扫码对高值进行记录,记录完产生费用,我们跟供应商产生联动。
 
这是2018年时克强总理来到华山医院对我们远程会诊中心进行考察,因为我们是基于互联网的远程会诊,支持到欠发达地区,对他们进行一些支撑。
 
这个是华山互联网医院,华山互联网医院去年3月1日开张以来运营得还不错,因为我们有世界上最大的科—皮肤科,皮肤科一天的门诊量在7000左右,自从开通互联网以后,皮肤科成为我们互联网医院60%接诊的比例。所以说医院里只要你去按不同的科室去看,它的模式是可以不太一样的。
 
最后讲讲智能医用,现在有很多床边的监控,包括患者可以带回家可穿戴设备的监控,这个数据量很大,有效数据放在哪里还是一个问题。我们只是在做一些尝试。
 
刚刚讲到专科的时候我举一个例子,像我们做房颤的专病,基于房颤管理之后整个患者的随访医从性做了很大提升。其实人都需要关注,哪怕一条短信,人最缺少的是没有人关心。如果我们IT,如果我们智慧医疗能够真正的关心到每一个他需要关心的人,事实上患者医从性,他的整个评价体系都做了很大的提升。包括华山著名的金垂体,一年有2000手术量,这个金垂体把我们的内分泌科包括神经外科以及影像科做了很好的整合,形成了自己的知识图谱,做了很多的病历标注。
 
这是5G+4K高清手术转播,把这个显微镜下的手术室曝露在1000多名外科医生眼前,比好莱坞大片更震惊,晚上回去以后基本不会碰肉质产品,血管、神经曝露非常清晰。医学的未来是不可想象的。
 
将来的一些思考:移动化、社交化非常有意思。前几天一个心内科主任想做一个高血压社交网络,希望在这个里面患者跟患者,患者跟医生,患者跟医生之间都能有一个社交化的沟通模式。因为高血压其实是需要长期的干预、指导、自我管理包括家属管理等等社会系统在里面,所以社交化是我们将来新技术一个很好的场景,当然还有大数据、云计算等等,包括大数据怎么来用?很多医学院已经开设了大数据专业,事实上我们在数据目录、数据资产等有很多工作要做,现在处于实践性的阶段。
 
包括我前面讲的我们在医院里的表学数据如何跟我们的组学数据做很好院内外的整合。我们做了几个疾病但是这个不够,世界疾病太多。
 
包括互联网应用,这需要社会机构一起参与,怎么基于互联网对患者进行情绪管理、居家管理,以及如何干预老年化,所以还有数字鸿沟,现在概念特别多,每天要理解的新东西也很多。当然医院内部包括冷链、医疗环境设施的监控都有很好的场景。
 
当然我们整个智慧医疗,我觉得可能还是人类的本源问题,要理解别人、思考别人、学习别人才能获得一个长足的进步。
 
十四五当中,华山准备去构建的新生态,就是刚刚讲的怎么来设计,我们要去把很多的业务专家融合到IT体系里面,怎么建立自己的人才队伍,以及怎么让我们的人才队伍成为每个项目的管理者。
 
所以我们在医院里,今天有很多部门讨厌我们,因为我们院长说要让IT把财务消灭掉、护士消灭掉,我觉得压力特别大。压力大要由压力转化为动力,最后我们要迎接我们的变革,因为这是时代给予我们的命运我必须要接受,当然要做顶层设计,最重要要把人才吸引到周围来。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什么事情都干不太成。
 
最后重要的是怎么把我们所有的知识认知体系做研究和转化,谢谢大家!

关键字:智慧医院

原创文章 企业网D1Net

智慧医院建设实践 扫一扫
分享本文到朋友圈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友情链接广告服务会员服务投稿中心招贤纳士

企业网版权所有©2010-2021 京ICP备09108050号-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