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CIO频道CIO联盟 → 正文

建设赛飞医药物流云平台,打造智慧医药产业生态链

责任编辑:cres |来源:企业网D1Net  2021-03-12 14:45:33 原创文章 企业网D1Net

3月12日,由中国企业数字化联盟医药大健康分会及企业网D1Net、信众智(CIO智力共享平台)共同举办的 2021全国医药大健康CIO大会在上海虹桥锦江大酒店隆重召开,围绕“新形式下的医药大健康数字化转型”主题,分享交流CIO在工作中的经验和困惑,探讨云大数物AI、信息安全、远程协作、CIO职业发展方向等相关话题。
 
以下是现场速记。



国药物流 信息与供应链总监 李俊杰
 
李俊杰: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大家好,我来自国药赛飞,我叫李俊杰。非常感谢有这样的机会分享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同时特别感谢雷博士,雷博士作为我们老领导一直在关心着我们,上午包括在他的主题演讲里也提到了赛飞这个体系,对我们来讲可能既是感动的点,也是一个压力,说明我们还是要给雷博士包括大家一直在关心着的我们的人一份满意的答卷。
 
我今天的演讲题目是我们正在拥抱数字化,也希望搭建医药物流新的生态。首先向大家介绍国药物流的企业,大家可能在圈子里或多或少对国药物流有一些耳闻,我们给自己打的标签是“全国唯一一家专注医药物流全国性企业”。
 
说它特殊是因为它本身是一家全国性企业,它也是国药控股的全资子公司。它首先有五个枢纽物流中心,这五个枢纽物流中心,是国药物流直属资产,同时它有40多个省级物流中心,它也是国药控股的全资子公司,它跟国药物流是平级的关系。
 
当然我们这些资源怎么去使用?作为一个国药控股的总部来讲,怎么去管控这些物流企业?在管理和服务中间其实是需要一个平衡的,这也就是我们赛飞平台和这个体系诞生的一个土壤和它的初衷。
 
国药物流现在是一家5A级物流企业,也是一个高新技术企业,同时也有中国唯一的一张医药物流第三方物流全国性的这样一张许可证。高新技术企业和我们三方物流许可证都跟我们赛飞体系是分不开的。
 
讲了这么多,可能大家还是会疑惑赛飞究竟是什么?首先来讲,按我的理解赛飞首先是一个理念,这个理念也是它名字的由来,就是这四个字母:
 
首先是安全。医药圈里安全要放在第一位,包括药品安全、医疗安全、信息安全,安全是首先放在第一位去考虑,无论是信息还是物流。
 
第二是可及。我们毕竟是一个物流企业,像主持人讲的我们怎么把药品发到每个患者的手里,送到医院、药店、诊所。可及性是我们物流网络和信息网络一个重要的标准。
 
第三是可视。现在讲可视,大家觉得可视已经是物流企业一个基本的要求了,但是这个可视,我觉得它是无止境的。以前我们讲可视就是能看到这个货到哪儿就好了,实际它还有很多的空间。比如它的温度以及它目前的形态比如它现在跟环境的联动。
 
第四是高效。我们服务型企业讲的是效率,我们如何更快、更好把这个货物送到该送的地方去。
 
这四个字母谐音就是赛飞,这就是这个名字的由来,也是我们在建设这套体系的理念。
 
从赛飞整个体系构成上来讲,其实左边这张图(见PPT)就比较概括,完全从IT系统角度来讲,它应该有什么系统,中间是一个大的平台,下面连了很多执行系统。上端为我们服务的需求方提供对接,但是从运营模式上来讲,我们把整个医药物流供应链的参与方分成了上下两个部分:
 
上面是我们的需求方,也就是我们所讲的运营中心。运营中心它通常是生产企业或者是说供应链管理企业,它有寻求物流服务的需求,它也需要一些工具做支撑来管理它的供应链。上面,我们首先有一个供应链的运营中心。这些需求和这些供应链上的管理要求需要由服务型企业来实现,那就是我们的运作中心。运作中心更关注的是执行,执行需要工具,需要能够履行这种服务的保障能力,运作中心它会有一些执行系统来做支撑。最终我们也希望通过这种信息化能够触达我们的最终药品的使用者:医疗机构、患者。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模式去把供应链的各参与方有机的整合起来,打造成一个相对完整的医药供应链的生态。
 
我们赛飞平台,刚才雷博士也介绍了我们从12年、13年萌芽,14年开始,并且上线完成一直到现在一直不断的运营和不断的发展。我们目前的运营成果,我们已经汇集了全国医药行业740多家货主。货主怎么理解?可以理解成它是一个有货权的企业,也就是我们的生产企业、经营企业,包括很多全球跨国性的企业、区域龙头性企业都作为货主入驻我们的赛飞平台,在这上面寻求它的物流服务。
 
需要跟大家分享的一点是这740多家公司里面,有55%-60%是国药控股以外的企业,还有剩下的一些是国药控股内部的企业。也就是说我们其实是一个开放型的平台,更希望为社会去提供物流和供应链的服务。
 
仓库有290多个纳入到我们整个信息系统的连通范围内。车队和承运商420多个,车队对国药物流来讲是国药物流各分公司,系统来讲它是承运商,它可以承接任何物流和供应链的服务。平台能够连接的车辆有4700多辆。平台单量,每年大概是有20%的增量,每年都在按照20%的增量在发展。去年受疫情的影响,前半年是有所下滑的,但是到下半年又迅速的拉升,整体的服务水平和数据的增长率应该还是维持了直线上涨的趋势。我们现在能够支撑的交易额年化达到3475亿。
 
供应链体系,体系总是用来做一些什么事情的。我们希望能够通过这套体系打造的是从供应链的规划到再规划的这样一个数字化的闭环,怎么理解?
 
首先,起点我们是需要寻求一个供应链的服务或者一个管理模式,我们会从规划开始,这是一个相对长期的工作。
 
有了规划以后,按照规划做短期、中期的计划。比如月度的配送计划或者说周的发车计划,再到执行,执行我们需要的是一个严谨的标准化的执行过程。有了执行,那自然会产生结算,过程完成以后肯定会有一个追溯,追溯也是我们行业里面的一个主要的要求。
 
产生了数据,自然会有透视和分析的需求。所以说我们是希望打造这样一个从规划、计划到执行、监控到再规划的闭环。
 
接下来我简单分享一下在闭环里面各个环节的一些细节。
 
首先来看供应链的规划。规划的角度来讲,我们主要做几件事情:
 
第一,选址。我们既然有全国的资源,大部分医药企业尤其是生产型企业来讲,它也会有一种区域性或者是全国性的供应链的需求,我们如何在平台的资源内选择合适的这个点来做它的存储或者来作为它的一个配送中心、物流中心?这个首先是选址。
 
选址完以后我们会对仓间路线,包括从仓到客户端的路线做一个路径规划,这样点和线就会形成一个网,这就是织网的过程。在这过程中需要考虑成本和服务水平,在这两者之间去做一个平衡,通过一些算法能够实现这种合理的网络选址和布局。
 
规划完成以后,这是相对长期的动作,规划有了可能三到五年不变。我们日常需要做的是计划,计划首先分两个层面:
 
第一个层面是服务能力的计划。因为对于三方物流来讲,它不像二方物流,我的仓库资源和运输资源都是匹配我的业务来发展的,我有多少业务需求,我就会建多少物流资源。但是三方物流,因为它不可能只服务于一家企业,大家如何去动态分享这些资源,我们每一个货主都去做他自己想做的事情,我们就需要做一个计划,每一个货主都可以看到这一家物流中心,这个仓库今天可能爆仓了或者说未来可以看到的几天,它的压力比较大,我可能需要调整一下我的供应链计划,或者说我需要强调让哪个仓库保障一下我的资源。它需要有这样计划的看板来去做供应链的整个保障,这就是我们的计划模块。这里的关键点一个是动态的资源状态,另外一个是业务的需求,这两者结合起来我们就可以得到资源的能力计划,通过直观的形式展示给供应链管理企业。
 
第二个计划,供应链的补货计划。这个补货计划其实是永恒且经典的问题,通常这种计划会在供应链管理企业或者生产企业内部来做,通过三方物流来做补货计划,我觉得可能还是比较新的命题。我们发现我们在这个方面有天然的优势,因为我们做成一个平台形成一个体系以后,我们自然而然会有很多的数据沉淀,我们结合一定模型和算法就可以去做渠道补货的事情,包括仓与仓之间的补货或者到经销商再到最终客户整条链上的模型补货,我们也是在这方面进行了尝试和探索,会有一个这样的补货模型,完全可以基于赛飞来做自己渠道内的补货计划。
 
接下来我们再来看执行。在执行层面来讲,我们强调的是首先在仓储管理,我们强调的是标准化和智能化。也就是说智能化可能体现在我们的一些对新兴设施设备的支撑,比如说智能机器人、机械臂这样一些智能化的设备能够提高生产效率的,这些我们一定是要能够去支撑然后及时的把他们能够纳入到我们的体系里面来的。因为我们面临的是全国200多家仓库,这200多家仓库每天有新的智能化设备要上,我们怎么去支撑他们?这也是我们需要去考虑和解决的问题。
 
另外一个,供应链的复杂程度,我们对订单的履行有更高的要求。光靠执行系统,可能无法完美的去履行一个货主要求的订单。在这个方面也是赛飞平台的一个强项,它需要将订单打破再组合然后进行有效的仓配协同,或者是说干线落地配协同,然后将业务履行下来。
 
第四个话题是追溯。赛飞在平台内部建设了一整套的追溯体系,我们把追溯分成了这四个层级,大家可能一般都讲的是第四个层级叫实物级追溯,就是一物一码,前面还可以做流向、物流过程的,比如你的进销存的各个环节节点上的温度、时间、节点这样一些追溯。然后就是质量状态,包括各种各样的质量报告和养护记录包括产品的一些质量状态变化的全过程,这些也可以通过数据把它有机串起来,最后才是实物追溯,平时我们说的药监码等,整个追溯层级我们在平台上也做了完整的实现。如果说有这种追溯的要求,追溯的需求,只要生产企业入驻了赛飞平台,平台所有的物流中心所产生的这些数据其实是可以被生产企业所使用的。
 
接下来一个话题是可视。首先来讲在订单层面我们希望做到360度的实时可视。对一家企业来讲,它可能会有一个全局的,因为我们是一家平台,不是单独为它服务的,希望看到纯粹干净的数据。订单行业的特性,尤其对温控要求比较严,我们会在节点、在途的温度包括实时的行驶轨迹还有签收的回执。比如疫苗,生产企业和疾控中心的结算是根据回单进行业务的确认,可能以前电子报告都是纸制的,传来传去容易丢,效率不高会造成浪费,我们也开放了药检报告每一个品种每一个批次都可以在平台上做自主下载和查看。
 
刚才讲的是实时的数据可视,其实我们还有历史数据的分析,就会涉及到历史数据分析的场景。这个是KPI层面,比如说对一家物流企业,尤其是三方物流的时候,你到底做的怎么样,有没有按照我的要求在做?我们这边也就是说从平台方可以在平台上定义一些模型和考核的指标,比如说我要要求你的收货及时率是多少,到货及时率是多少,破损率是多少,平台会把实时数据和历史数据做整合,每天都能看到情况怎么样。通过指标的设定能够看到一个指标的趋势和目前的指标值,如果说发现有问题还可以进行明细的分析,这也是我们平台提供的一个功能。
 
另外我们还希望在往供应链的上端,我们服务企业再去做一些延伸,这也是我们最近在做的一件事情希望打造这样供应链的控制塔。作为一个平台方来讲,坦白来讲可能国药这个平台不够中立,因为一个生产企业有可能不止选择国药一家三方物流企业,但是我们的生产企业又希望看到它所有的三方物流企业的数据。
 
由国药来做这样的收集可能大家都会有一些担心,我们希望把这个控制塔建立在生产企业这一端,我们会整合所有的其他企业的数据,包括生产企业在做的DDI的数据,统一整合到供应链控制塔里面,通过实时数据、历史数据、自有数据加外部数据这样的整合来达到集成无缝的可视化和事件管理。
 
这个案例其实是一家跨国的制药企业,它的痛点在于说全球来讲,它的数据系统或者分析系统比较齐备,但是对于国内运营团队来讲,他们所获取数据又非常困难,我们就做了一个数据的整合方,把所有的数据整合起来,为他们提供左边(见PPT)的这些功能模块。
 
讲了这么多,最后概括起来,从我的理解来讲,赛飞平台到底有什么价值?我认为可能是也是三个字母:
 
第一个C,即协同和连接。我们通过连接来达到协同的目的。
 
第二个是D,数据服务。刚才讲到很多都是基于数据而产生的延伸的物流服务,并不是说在物流服务执行的本身,D就是我们的数据服务。
 
第三个是E,我们需要赋能。为我们上游的供应链管理企业、生产企业赋能,也需要为下游的物流执行企业来赋能。所以说作为一个平台方来讲,连接就是最大的价值,数据就是最大的资产。
 
这是我们这次控制塔项目在上线的时候,他们相当于是精密化团队领导发出来的一段话,我个人非常喜欢,尤其是最后的结尾:服务共赢。作为物流企业,供应链服务企业,我希望我们能够达到服务共赢的结果,进而形成一个真正的生态。
 
我的分享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关键字:物流云平台 智慧医药

原创文章 企业网D1Net

建设赛飞医药物流云平台,打造智慧医药产业生态链 扫一扫
分享本文到朋友圈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友情链接广告服务会员服务投稿中心招贤纳士

企业网版权所有©2010-2021 京ICP备09108050号-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