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CIO频道CIO联盟 → 正文

制造业数字供应链建设

责任编辑:cres |来源:企业网D1Net  2021-06-04 10:38:40 原创文章 企业网D1Net

6月3日,由企业网D1Net、信众智CIO智力共享平台和中国企业数字化联盟共同主办的2021CIOC全国CIO大会在成都召开。作为目前国内甲方信息高管领域规模最大、层次最高的交流平台,2021CIOC全国CIO大会以“产业数字化升级转型”为主题,分享交流CIO在工作中的经验,探讨数字化升级转型如何提质增效,数字化手段如何助力产品研发、营销、物流、服务等环节,以及云计算、大数据、AI(含RPA)、数据治理、信息安全、远程协作、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柔性供应链、数字化时代的领导力与创新力、CIO职业发展等相关话题。大会同期评选和颁发“2021全国优秀CIO个人奖”。
 
以下是现场速记。
 


菲尼克斯CIO 江世民
 
江世民:感谢邀请,让我有机会跟大家分享在数字供应链方面的思考。
 
供应链是企业的最基本也是最核心的岗位,我最早是从IT开始做起,中途也是不务正业了一段时间,也从事了生产管理、采购物流这些岗位,我现在在菲尼克斯负责两方面工作:供应链运营、数字化转型。这两个岗位,在最近的两年当中,我们可以说是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
 
我们说数字化转型这件事情非常的热,也是从来没有像这两年企业对于这个岗位人如此的重视。另外一方面,做供应链的这两年就比较苦逼一点。
 
我们在谈数字供应链的事情时候,我们希望从另外一个视角来看,这个词有的时候叫数字供应链,有的时候叫供应链数字化。为什么我们叫数字供应链?一个是物理世界的,一个是数字世界的。我们谈数字供应链的时候,我们希望从数字世界来看供应链应该怎么做?而不是说供应链已经在那了,再看看哪边还可以再数字化的?两个不同的视角,我们相信得出来的结论也会有很大的差异。所以我们也希望在座的这些专家如果有兴趣我们一起致力于数字供应链这件事情的研究。
 
再顺便介绍我们公司,我们是来自德国的家族企业,1923年成立,到现在已经将近百年的企业,我们专注在电子接口、电器连接领域,我们不做横向的多元化,主要是专注在细分的市场上。
 
再看一下我们的产品,大家一看到就知道是非常传统的制造业。非常传统的制造业里面,能看得到大部分都是物理产品,背后有一些软件。这样一个行业,一个非常典型的离散制造业,离散制造业在最近这些年挑战非常多。不管是在成本压力方面,还是在客户的响应,我们产品种类有6万多种,但这6万多种讲的还都是一些标准的产品,但是背后其实还有大量可配置的产品,这个总量就数不清了。
 
品种比较多、批量有大有小,还有些是客户定制。在这种情况下,通常大家都会想到一个解决的方案,我们要建智能工厂,我们都希望整个制造过程变得更加的智能,来解决掉我在客户这一侧所面临的各方面的挑战。但是理想和现实之间都会有很大的差距。你的工厂是建了,但是在客户侧那些挑战还依然在那边。我们怎么去解决这些问题?
 
我们看了它背后的,包括王歆总也提到了这种不确定性。不确定性之下,我们怎么办?当我的商业模式变得更加多元化,当我的客户需求也是非常的不确定的情况之下。一个复杂的系统再加上不确定性基本上无解了,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要大力推进数字供应链。
 
我们需要通过技术的融合,技术融合讲的是OT的技术、IT的技术,包括DT的技术的融合,通过数据来去应对复杂系统不确定性,这是背后最基本的逻辑。从思维方面也要发生变化,因为我们面临不确定性的时候,我们通常想的是能不能把它变得更确定一些?但是有多少的情况之下,你是可以去左右这个不确定性的?应该说这个不确定性是给了很多的企业一个更好的机会,如果我的运营系统更加的柔性,如果我有更多的前瞻性的思考,当不确定性发生的时候,其实是给了我更多的去扩大我的市场份额的机会。所以在这个理念上,其实是会带来不一样的结果。
 
我们说智能工厂真正要发挥作用,它一定要依赖于我们的供应链的协同。所以我们原先谈供应链的时候,不管谈战略层、计划层还是执行层,我们都有很多的想法,我们希望这个供应链能够快速的响应,希望增长来临时能做很多模拟,更早知道什么样情况下缺料发生,在供应链环节做更多调解的工作。但是你想要做这些工作,如果没有非常好的系统支撑,只是停留在想法的层面上。
 
在供应链在执行层上现在有大量系统的支撑,可以使得我在执行层上的效率变得更高。但是区隔一个传统的制造业或者一个传统的企业和现代化企业里面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在计划层上面。在计划这一层上面你有没有组织的存在,你有没有相应的体系?
 
战略层决策需要有更多数据的支撑,在看数字供应链的时候,我们要从未来去看现在,从未来的图景来看现在,从数字世界来看我的供应链应该去怎么样进行创新,我的供应链应该怎么样去整合,有哪些可以去颠覆的?
 
再来看我们自己的实践,我们已经将近一百年,我们产品又是传统的物理产品。我们给未来一百年定位,我们要做数字工业的企业。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看到我们公司最近几年也有一系列的思考。
 
几年前我们出了一本书叫制造观,它主要谈的是在智能制造这件事情上面我们的一些理解。尤其是我们对于是不是要做全自动化的,是不是一定要做黑灯工厂这件事情?其实我们有自己的一些想法。主要的还是我们在电器制造这个行业里面的经验。比如说我们产品种类非常的多,全自动是解决不了所有的痛点,因为有些产品的批量就不是很大,你需要的是更柔性的方式来解决。
 
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去年又出了一本书叫数商,把数字化建设能力叠加到企业发展过程中。
 
我们从三个层面看这件事情:从战略层、技术带来数字化运营体系的变革再加上人才和组织能力的建设。在内部我们怎么落地?我们把它分成三个维度:
 
第一个维度.商业模式的2.0上面,在这一上面有很多新的思考。比如说你的客户是谁?这个问题通常是一个比较简单的问题。因为你把系统里面的交易的客户一拉出来一看,我的客户已经在那了。但是有没有去思考过,我的客户的客户是谁呢?你的产品开发完了之后,你给你的客户带来什么样的客户价值?你又给你的客户的客户带来什么样的价值?
 
我们再进一步去看,尤其我们在ToB行业里面,客户只是那些冷冰冰系统里面看到的那些,但是客户的背后其实是很多的用户,所以在ToB领域里面,整个决策行为和C端决策行为上面有很多的差异,所以我们要去进一步的把所有能够连接到的这些用户都要用数字化的方式去把它有更多的连接、更多的触达,这也是我们在商业模式上面很多的思考。包括看到的很多器件,这是非常多的传统产品。我们从传统直销、分销方式我们又叠加了通过电商的模式来进行渠道的进一步的拓展,用户的触达。
 
另外一个更进一步的思考,就是我们产品的数字化以及我们现在所在的赛道,我们能不能进入到新的领域?所以我们说ToB行业更多以企业为核心去思考我的未来战略空间,怎么切换到我以我的客户,我的用户作为我的核心思考点来进行我的战略领域的拓展?
 
在组织能力这一块,大家能看到的是由于数字化技术不断的发展,个体变得越来越强大,怎么样把这些更强的这些个体在组织里面有更好的协同关系的发生?这也是我们组织能力这一块的做法。包括数字化的能力,这个数字化的能力不仅仅是IT人的数字化能力,也包括业务侧数字化能力的建设。
 
所以我们在内部我们叫人人都是分析师,在数据层面。把每个人都能培养成我自己来自助式做数据分析,这只是开始,更进一步数据分析能不能场景化,系统自动推送的?这一块是组织能力。
 
数字供应链是IT和流程范畴里,数字供应链一定要谈到对IT的支撑,对基层开发的支撑。这一块我们再进一步推进:
 
第一个要素的数字化。不管是人的或是物的还是这些知识的数字化的过程。另外一个在推进的是全场景的在线化,所以我们讲了我们内部的推进我们叫一切可以数字化的,我们就要去数字化,一切可以在线化的,我们要去在线化的。这也包含了管理全场景在线化和业务全场景在线化,只有在线才能产生数据,在数据基础上推进智能。
 
刚才王歆总列出来那么多流程可以被自动化掉的,这个自动化的过程,以前我们都谈的是蓝领工人,现在不可避免的要触及到办公室的白领了。怎么样让白领的工作去做更多的智能化?让他的时间和精力去花在在客户这一侧上面,怎么给客户去创造更多的价值,花在内部有更多协同的效力的提升上面。
 
这一边是我们最近建成的,我们讲的绿色精益和智能示范工厂,这个工厂生产1万多种产品这个是整体规划。这里也包含了智能装备、基层产品开发、智能制造、物流相关,同时也是很多工厂的难点和痛点,你买智能装备可以到市场上去找到不同的供应商去做,但是你怎么把它给串联起来?让你的配送的效率可以变得更高,让你的生产柔性可以变得更好,这是有非常多的挑战。
 
所以在集成供应链这一边,我们从四个维度去推进的:流程卓越,通过OT、IT、DT技术融合系统的集成。
 
再加上数据驱动、组织协同,最终希望供应链做到可感知、可预测、可调解。可感知是说所有现在在发生的事情通过数字化的方式把它给很清晰的、很简单的、很容易的体现出来,但是这个还只是对于正在发生的事情和历史的这些情况的表达,但是对于供应链来说最难的是说未来要发生什么,或者是说未来可能要发生什么,我是不是需要做一些前瞻性的准备的工作?因为供应链上的环节特别多,不是说你发生了你再去让别人做调整你就能调整得过来的,所以可预测这件事情对于供应链来说非常的重要。
 
在这个信息基础之上,我们再通过我强大的供应链的体系能够应对紧急的事件,我可以及时的调整。
 
实际上在今年就会变得特别的重要,因为今年至少我们所在的电器的制造、电子制造这个领域里面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交付的问题,产能的不足,面对市场大量的订单,你怎么样快速的去响应?对于系统、对数据、对IT的支持现在是非常的迫切。
 
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再看对产线的配送,产线的配送是更柔性的配送。因为你有了柔性的配送之后,你生产的节奏可以更快,换线可以变得更加容易。所以我们说推拉结合的配送模式,包括我们的电子看板,这个是在精益基础之上推进的,有信息的触发变成不需要人去干预。
 
所以我们对产线的配送,我们既有从利益仓库到产线的,我们通过轨道上面跑小车的方式可以最快的,产线如果需要用料,8分钟就可以从库区把料配到产线,这个速度非常的快。生产完之后还可以快速的去回到我的库区。再加上AGV方式组合起来完成对产线的配送。
 
当然了,AGV也是配送非常重要的设备。在这个基础之上大家能看到我们通过数字化的不管是ERP还是APS的,跟WMS这些集成,硬件上智能仓库、AGV,最终要实现在精益上面的要求,所以我们说所有基础都是精益。我们要在单件流、柔性化通过OT技术更好的去融合,能够实现顺畅的流动。这个基础上,数据的应用非常关键。
 
这个还是工厂里面,怎么样把工厂所聚集起来的能力能够和上下游之间去打通?这边里面非常重要的是客户的连接,另外一块是我们跟供应商的连接。这个里面为什么我们说APS这么重要?当然除了APS之外,我们还有跟产销协同系统的平台支撑。
 
你看一个企业非常重要的能力,我在时间轴,供需快速平衡能力是非常重要的能力。不确定性发生时,怎么快速响应?我们会将APS作为核心重点,在快速插单、应对客户需求波动情况之下,我可以快速的进行产线的平衡包括去驱动其他执行机构快速的协同。
 
所有的这些能力最终我们一定会在营销侧体现它的价值来,所以我们把这些能力进行改造。我们虽然是产品,但是现在既有直销、分销上面,包括在天猫上面也有我们的旗舰店,不同渠道信息,我们需要有更快速的响应。以及在过程当中产生的数据,包括我们在官网、公众号等等各种信息,我们需要一个更好的平台去做这种支撑。最终要实现的是全覆盖,渠道要做到全渠道,连接是连接所有的我们的客户,客户的客户以及客户背后的这些用户。
 
刚才我们说了我们集团供应链平台实现可感知、可预测、可调解,再上下游打通,执行层、计划层以及数据产线方面都花了很多精力去推进。
 
放眼未来还有更多的技术可以去应用,不管是在人工智能层面上还是在数据的应用上面。我们现在也发现在数据应用这件事情上面,你做得越多,用得越多,你会发现自己越无知。
 
有的时候你会看到有的地方你看到一个大屏在那,我们想问的是大屏聚集的数据怎么用它的?你用了数据之后有没有改变你原先工作的模式,你有没有改变部门和部门之间的协同方式?如果你没有改变,数据呈现在那边它也只是展现在那里,更多起到的作用。
 
最后我想说的是,不管是我们讲的我们智能工厂的建设以及我们数字供应链在推进的这些项目和实施的成果都是我们自己做的。包括我们的生产设备、自动化的设备,我们也是有专业的团队。这些能力,尤其是在我们的电器制造这个领域里面,我们的能力也是可以对外去输出的,而且我们公司在生态的建设上面,最近几年也是做了大量的工作。把电器制造这个行业上下游的数字化的改造的工作,一方面是我们自身努力在做,同时我们也投资了国内的企业,比如说我们在苏州专门做SaaS化的CAD的公司,通过这种方式将上下游更好连接。
 
我们有个工控网,工控网下面有两个品牌,工控猫是工业自动化产品在线交易平台,工控数派是工业自动化工程师可以在线做服务匹配的,这些也是我们投资其中,我们希望通过自身的努力能够大通我们整个电器制造行业的上下游的数字化的过程。
 
我们希望的是能够把我们在机、电、软、云方面的能力,如果市场有需要,我们也可以去服务到我们的客户。
 
我最后想要说的是数字供应链建设这件事情实际是可以把IT人的能力再加上供应链运营方面的能力有个更好的融合。王歆总讲得非常好,整个场域都被构造出来了。
 
我是从IT做起,然后做了供应链。我们发现IT人往营销去转型其实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一个企业里面研发也非常重要,但是你往研发去转型也是相对比较难一点。供应链是一个对IT人来说比较容易投入其中、扎根其中,更好的去跟业务融合的一个点,所以我们也希望有更多的IT人愿意在数字供应链这件事情,我们共同探索未来。谢谢大家!

关键字:数字供应链

原创文章 企业网D1Net

制造业数字供应链建设 扫一扫
分享本文到朋友圈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友情链接广告服务会员服务投稿中心招贤纳士

企业网版权所有©2010-2021 京ICP备09108050号-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