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CIO频道CIO联盟 → 正文

在实施智能工厂实践中对工业互联网的思考

责任编辑:cres |来源:企业网D1Net  2021-10-22 10:10:02 原创文章 企业网D1Net

10月22日,由企业网D1Net、中国企业数字化联盟、信众智CIO智力输出及社交平台共同主办的2021全国工业互联网CIO大会暨《2021工业互联网白皮书》发布会在浙江 • 嘉兴举办。本次大会以“工业互联网落地实践”为主题,汇集约200家制造业CIO和IT主管,以及多家一线工业互联网领域的解决方案提供商,共同探讨工业互联网在企业应用实践中的突出问题,寻求破解之道。《2021工业互联网白皮书》同期在会上重磅发布,为我国工业互联网的发展再添助力,为广大制造业企业的数字化创新实践提供参考依据。
 
以下是现场速记。



中铝智能副总经理 文欣荣 
 
文欣荣:很高兴参加这个活动,范总说你来一下把我们平时的思考还有对工业互联网的思考跟大家做一下汇报。
 
我15年开始做互联网多,工业互联网也了解多一些。
 
今天分三个问题:对当下的理解、如何理解智能工厂、工业物联网的思考。我们有将近20个朋友关于这个观点讨论了一回,感想比较多。
 
这次我做了PPT,我把这几年关键的词从云计算到现在讲数字化转型,一路一路过来,我们从11年开始就在讲云计算,当时都不明白。当时中国移动一个老总去硅谷学习,专门在央企做了一个报告。我们一路过来,大家看技术的成熟或使用,把这些技术跟我们工厂加起来就叫智能工厂,把这些技术加起来到城市叫智慧城市,把这些技术加到医院就叫智慧医院。大家用的底层技术都是一样的,只是我们解决行业的应用问题不一样,所以技术的成熟推动了这次变革。
 
这就是说我们到底是什么样的时代?我把它列出来,有人说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我们错过了这个并不是机会,还是时代的问题。我把它归结为我们是互联网的时代,互联网的时代就是连接+在线+数据。
 
我把它归结成数字化转型,为什么还想把这个PPT跟大家分享?数字化转型改变了生活方式,治理方式的变革大家也感受到了,包括健康码。我不讲生产方式,我们是从开矿、冶金加工后面再到深加工,这么大的行业里面来。我们在这个上面看到一种生产方式的变革,到目前找不到案例,不管现在你用什么样的技术讲工业互联网的技术还是讲人工智能一大堆所有的技术,现在你去看一下流程行业的生产方式,颠覆性的变革到现在找不到案例 。
 
所以我们一直思考这一块,怎么去做。在这一块,我们需要改变什么?我想把它列出来,新的理念、新的思维、新的技术、新的途径、新的方法和新的实施。
 
我经常打一个比喻,原来古人修房子是用修土墙,现在用土墙方法修摩天大楼修不起来,一定是钢筋水泥。我们要忘记过去的技术,用新的技术搭建我们的系统。
 
我们讲我们需要改变什么?一定要实时在线,一定是信息技术与行业深度融合。反过来,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到底我们是内部的问题还是外部的问题,是存量的问题是增量的问题,是优化的变革是变革的问题,是形变还是质变的问题,是持续改进还是颠覆性的问题?我们在思考这些东西,我们公司做的是哪一块的事?
 
我一直讲应用和数据架构演进,我们以后做企业总线,通过OSB来做系统,未来的系统一定是知识+数据,为什么这样讲?我们工业这一块的工业知识加上数据这一块,构成微组件到APP构建,我们讲未来没有这么多系统的,将来是在一个平台上去做。这个PPT是因为一个老总问我他们有3千多套系统,他说该怎么去替代?我说总有一天要替代,我反对ERP还是我们数字化转型的底座,因为围着数据转这些慢慢都消失掉了。
 
我想将来的系统应该是怎么样的?我说能不能找到这样的系统?但是一直找不到,当时我就做了一个PPT出来。因为我们是基于一个小的对象去建模的话,我会轻松实现数字化。不像现在做的很累。我基于数据驱动、模型激动、自动计算,这个很容易去做。因为我是数据找事、数据找人,协同很容易就做到,但是我的系统里要统一标口去做。
 
对功能工厂实施的理解,概念是说做智能工厂一定是万物皆连。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相连,通过系统保证资源最大化的利用,确保你的利用最大。我们在这个过程之中,我们一直讲2.0、3.0和4.0的时候我们在做智能工厂,因为我们现场好多工厂,2.0都不完善补课,3.0赶到4.0弯道超车,我们一定要用4.0的思维来做。你要做到弯道超车,理念要先进、技术水平要高、工具安全一定可靠。如果你做不到,弯道会翻车。这是大家争论很多,换道,弯道要换车了。因为站在不同的层面、不同的理解不一样,如果站到我们生产的层面,不能换道,因为我生产铝就生产铝,生产不了铜的。
 
这还是三种方式,这个PPT讲了很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这是15年在制造业大会代表国家去做的报告,上面讲了两个PPT,其实我们应该是后发优势推进智能制造创新之路,我们跟西方做的事不一样,我们要比别人累的多,别人是一步一步走过来改造我们旧的东西,在过程之中,在做数字化的同时,我们考虑网络,我们要考虑现有已知的智能功能进入到里面。
 
这是白皮书里生命周期、系统层级、智能特征里,我只做了生产这一块。我们应该把握两条主线,这是16年我们自己总结出来的,一个是生产资源的分配效益最大,做到全流程可视。但是可视化不是形式,现在做大显示屏是我们已经做到可视,可先要解决的是信息传播快速,第二个是群居,第三个是通过这个来做优化。第二条主线,因为我们当年的技术是解决生产过程的,或者是我们整个生产运行过程中的不确定性,如果是这样去解决不确定性,最好的方法就是做数字孪生。
 
两种原理,大家讲的很多。机理原理和数据原理,用机理原理解决的问题绝对不能用数据原理,数据原理里面用统筹学的概念、运筹学的概念能解决的话不要去用机器学习,这是一个做系统的基本方法,跟大家讲一下。
 
我们的目的很明确,大家看底层思路,任何一个工厂或者任何一个公司,我们在大型的流程性企业里面,只要公司成立的话,它的标准是有的,我们通过数据的纽带,把管理、生产过程和业务包括我们系统怎么去做?为什么我前面加了自动化?因为我们一些矿山包括我们很多的老厂,自动化程度不够,我们要去改造,2.0一定要改造,但是用4.0的思维去做。
 
我们在做的过程中借助三体革命的书,设计我们的模型。这个模型实体每一块怎么做?这里讲到内生管理、外生管理,最终是数据驱动,用系统来控制实体,实体是实时变化的,在变化过程之中通过虚体需要人工去干预,人工去优化,是实体优化还是模型优化要给出方案。
 
这是最佳实践的做法,一定是从感知层到预测到到分析层到协同层,就像设备管理一样我要大修,我预测设备马上出问题,再坚持一天就会出大事,但是我的生产不一定停得下来,另外一台设备可能还在修理过程之中。如果按设备预测的东西来讲,专门讲设备管理,你必须停下来修,不是那么简单的。
 
这一块是我们给了三中心、两体系的架构图,我们这样去做的。这是我们给的思路,我们在设计这个思路。我们把效益做了分配,生产计划我们怎么去做?
 
在没有工业互联网这些东西的时候,我们这样做,有些东西偏离了。
 
对工业互联网的思考,大家一直在思考。朋友们也一直在讨论,这里我想关于概念的问题,关于它的架构问题,讲工业互联网一定要讲云边端,这些东西不说了,这是我们当时给集团发的架构,我们一直在往这方面一点一点去搭,但是我们没有那么快去做,但是我们画的可能跟别人不一样,我们把数据中台、技术中台概念放进去了,但是这个一直在搭,还没有搭完。
 
关于工业互联网的推进路径,包括数字化的转型推进路径,别人问我的时候,不管你做任何事情,生产做不好,智能工厂做不好,工厂倒闭了,工业互联网做得好没有用,做任何事情落脚是把工厂效益做上来,帮助工厂去完成它的产品生产,降低它的消耗,降低它的成本。如果把根丢了,做任何事情都没有用了。所以我们在推进的时候,我们先选择把智能工厂先做,并不是做一些搭平台的事儿。
 
第二个是供应链这一块,工厂运行完整高效,从供应链去搭这是金融供应链的搭建。把我们社会、科研、产品开发以及我们说的售后服务等等,我们讲这就做成了一个产业互联网。
 
生态链怎么去做?我一直讲生态链,别人问我讲的生态跟别人讲的生态有什么不一样?从矿山开采到最终产品这样做出来才是对整个社会的物资占用最少,使我们整个社会所有的资源用到最好,这样你去做一个生态链。我们可能做生态跟别人不一样,因为我们是做原材料这一块,跟电子产品讲的生态完全不一样。
 
从生态链、产业链、供应链到生产链去促进的话,比大包大揽想去做一个平台好一点。
 
关于当下工业互联网的看法,这都是朋友说的看法,我好多朋友说是混沌时期,技术推动还是产业推动?现在我们讲政府推动还是政府引导还是企业联盟来实施?大家一直在探讨这个问题。商业模式不清晰,流量如何引进?如果我们是做平台经济的话,国家定位怎么定位?网络是基础,平台是核心,安全是保障。如果是平台经济的话,流量进来,给企业带来什么?技术没有完全成熟,最终目标没有清晰,大家的目标到底是再什么?做产业互联网还是做工业互联网?大家还是在争,我们不做工业互联网,我们做产业互联网,到底谁对谁错?也不知道。
 
这是大家讲的一些观点,我把它统一出来。我认为方是对的,复杂程度是大家没有想到的。关注技术不关注业务,关注业务又不关注安全,他一句话讲的是“安全问题没解决,盲目上工业互联网和物联网等于自杀”,这是我一个朋友的观点。那天为了这个观点,大家吵的很多。
 
我的观点:
 
第一个我认为方向没错,做工业互联网一定是未来的方向,但是在整个工业互联网的实施路径、工业互联网未来到底是以怎么样的一种形态呈现出来?大家争论不休。国家层面刚才讲了,我们是按国家层面在推,国家也投了很多,很多企业做了工业互联网平台,我们以为做一个平台就像销售,我们ToC端的平台就出来了,引流就上来了,国家说大家上云,上工业互联网平台上,但是忽略了一个问题,到底你给你的用户带来的价值是什么?你的商业模式是什么?
 
做ToC端,大家就讲“羊毛出在猪身上狗来买单”,现在做工业互联网,要中小企业一上来就交钱,谁愿意上?这个是商业模式不明确的情况下,大家去做平台,大家都想去引流,通过数据分析,通过什么。中国平台经济可能让工业互联网死掉一批,最后谁活下来不知道。2000年做电子商务的时候,几千家做最后活下来是2000家,拿到钱的都死掉了,没拿到的钱的活下来了。为什么?因为你给用户没带来价值的时候,只是一个行政的问题的话,它是解决不了的。
 
做平台经济的话,到底是谁说的算?是政府说的算还是IT企业说的算?还是头部企业说的算?现在头部企业在做,IT企业在做,政府也在引导或者投了很多企业。
 
第一个问题是商业模式不清晰,第二个国家引导做工业互联网,我们想做做一个互联网,包括从设备的解析层,国家都投了很多钱,想重新做一个网络架构来走一个中国式的出来。但是这是很大的一篇文章,我们想脱离于美国,我们自己来做工业领域,这是对的,但是可能一代人、两代人、三代人来做,但是现在好多做工业互联网的人并不是去理解这一个,动不动去按ToC端做平台,就要求政府去所有店都上来。
 
第二个大的问题是数据。我们原来做ToC端对数据重视程度不是那么多,大家知道这段时间国家出台了很多管理条例和办法,行业和行业之间或者行业之间的企业与企业之间,你做完了我们头部企业做完了工业互联网,其他的企业不一定愿意放上来,为什么?商业机密,数据的保密,我凭什么放到你的平台上?国家鼓励头部企业去做工业互联网,国家希望它把整个行业带起来在网上运行,但是遇到数据的安全问题,商业机密的问题都没解决,我凭什么?
 
未来工业互联网的发展,可能在每个行业里面有一到两到三个互联网平台来垄断这个行业。钢材行业有三个,或者铝工业三个,为什么?这是头部企业来打造这个生态,头部企业资金生态与生态来见证,可能就是这样。我们在ToC端,阿里和京东竞争,借助京东物流解决方案,京东借助阿里云解决方案。
 
关于工业互联网大家竞争的就是未来工业操作系统,我说你的操作系统怎么去定义一个工厂?交易、物流、结算,一代人、两代人、三代人去努力,国家的方向是对的,但是谁来推进?价值导向面向企业实际问题,用数字化转型来规划我们工业互联网,一定是基于数据驱动的价值来做,还是给企业带来效益在做。
 
产品产业协同,没有一家去做,特别做到生产里面,我们一定是追究生产本质安全去做。我们现在好多的流程型企业,不敢从上面搭的目的,就是怕控制系统出问题,控制系统出问题就是大事。特别是化工行业的爆炸,如果是一个金属爆炸就像原子弹一样。
 
加工行业从计划到MES到机台操作就可以了,为什么操作可以了?它出不了社会安全事故、环保事故。生产安全是首要原则,特别是在做工业互联网,一定跟现场设备有直接关联的时候,这是首要的原则,谢谢大家!

关键字:工业互联网

原创文章 企业网D1Net

在实施智能工厂实践中对工业互联网的思考 扫一扫
分享本文到朋友圈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友情链接广告服务会员服务投稿中心招贤纳士

企业网版权所有©2010-2022 京ICP备09108050号-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