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CIO频道人物访谈 → 正文

穆勇:政府数字化转型的方法论

责任编辑:hxy 作者:黄心怡 |来源:企业网D1Net  2019-08-12 10:20:20 原创文章 企业网D1Net

“当下,电子政务的发展已经进入了数字政务2.0阶段,政府如何实现数字化转型成为关键问题。” 北京信息资源管理中心副主任穆勇在2019北京部委央企及大型企业CIO大会上表示。

北京信息资源管理中心副主任穆勇

如何践行政府数字化转型

要实现数字化转型,穆勇表示,政府首先必须补齐的短板是一体化。 

1、系统整合一体化。

过去,通过身份认证实现不同系统的单点登陆,这并不是真正实现了系统整合。政府要做的是从底层、数据、业务、系统各个方面进行深层次整合,把分散独立的系统形成有机的整体,让政府各部门不同系统能够互连互通,实现服务有效整合、业务协同和信息共享。目前火热的“互联网+”政务服务,强调“一窗、一门、一站”,正是在做这样的整合工作。

2、政府数字化整合

数字化与信息化究竟有何不同?穆勇借由一个电商企业的案例来说明:

电商通过信息系统平台来实现购物、消费、支付,这是信息化的基本模式。而数字化要在此基础上对数据进行整合和治理,并完成数据分析、加工、挖掘。这一方面为消费者提供更多的生产厂商的产品、质量、价格方面的信息,另一方面又帮助生产厂商对消费者购买情况进行商业画像,还能为第三方支付、银行和广告商提供服务。

穆勇指出,同样是一个电商平台,如果不做数字化,这个平台会越做越小,最后直至消亡。而做了数字化,平台就会越做越大,业务越做越宽,产业链越做越长,产生正反馈效应,最终形成阿里、京东这些的超级电商平台。可以说,数字化不是想不想做的问题,而是不做的话,就会落在整个时代的后面。

对于政府而言,数字化能够把数据重新汇聚起来,通过治理、规划,以及更深入的分析、挖掘,为公众和城市管理者提供更精细的服务。

数字政务2.0体系框架

数字政府2.0体系架构包括支撑层、数据层、业务层、治理层。

其中,支撑层是云计算、物联网、5G、区块链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支撑下的平台。

数据层是整个政府运转的数据引擎,目的是实现数据化,要把政府原来支持单个业务系统的数据,逐步与应用系统松耦合,从而汇聚起来。

业务层,要实现政府服务和各项业务活动的一体化整合,政府业务能够打破部门界限实现协同一体化。

治理层,指的是治理规则和制度安排,从体制、管理模式、政策法规等这些方面实现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

“政府数字化转型是一个非常长的阶段,是急不得的,务必要脚踏实地。”穆勇说,“特别是上层建筑,涉及到体制、机制、人员方方面面,需要从上到下逐步推进。如果改革没到位,流程没有优化到一定程度,光有底下这些技术是做不好的。政府要完成数字化转型,涉及的不仅仅是技术和系统,还需要体制、机制、组织机构、人员、政策、法规等方方面面都要到位,才能产生整体的效果。” 

因此, 政府数字化转型需要一套合适的方法论来支撑,不只是从技术、数据或系统上考虑。目前,国外电子政务顶层设计的理论方法难以直接用于我国电子政务顶层设计的工作,需要通过借鉴和结合国内的情况,形成一套自己的方法论和体系。

CGAF:政府数字化转型方法论

在充分学习和借鉴国内外顶层设计方法和最佳实践基础上,经过多年理论探索和实践,结合中国政府管理实际,穆勇与业内专家一起创新性地提出了一套具有中国特色政务信息化顶层设计方法论体系--中国政府体系架构框架,简称CGAF,目前1.0版本的主要内容已经正式出版。 

CGAF1.0的创新点包括政府的业务流程优化和再造,问题查找与差距分析,数据资源梳理与目录编制方法、系统架构设计、信息系统专业审计,以及如何对整个现有技术体系和基础架构重新梳理,形成适用新技术的体系,例如所谓的前台、中台、后台等等。此外,也对于安全架构设计、大数据安全与隐私保护进行了解析。

CGAF1.0下一步将重点在参考模型、元模型研究、最佳实践方面努力,同时随着CGAF1.0的大量应用,也将适时增加对架构治理和架构评估的内容。

穆勇表示,CGAF1.0作为顶层设计方法论还处在起步阶段,要想使其发展壮大就一定要把这项工作上升为国家意识和大家共同参与的行动。未来,CGAF会在理论研究与实践中不断地改进完善。

关键字:穆勇 数字化 政府

原创文章 企业网D1Net

穆勇:政府数字化转型的方法论 扫一扫
分享本文到朋友圈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友情链接广告服务会员服务投稿中心招贤纳士

企业网版权所有©2010-2019 京ICP备09108050号-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