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CIO频道新闻中心 → 正文

数字化转型的思考,探索与实践

责任编辑:cres |来源:企业网D1Net  2022-07-23 12:46:39 原创文章 企业网D1Net

7月22日,由企业网D1Net举办的全国CIO大会盛大召开。本届大会主题为“数字化升级转型新场景”。主要分享交流CIO在数字化工作中的经验和困惑,帮助全国各地的CIO们更好地应对后疫情时代的数字化转型,传授以多种IT手段赋能新业务并实现降本增效实战经验,内容涵盖基础架构、信息安全、协同办公、数据、新技术(AI,低代码等)等众多领域。大会同期评选和颁发“2022全国优秀CIO个人奖”。
 
以下是现场速记。



长江商学院CIO 王铁军
 
王铁军:各位数字化第一线的兄弟姐妹们,大家上午好!我是来自长江商学院的王铁军,这是我第二次参加全国CIO大会,也是第一次登上全国CIO大会的讲台。非常荣幸能够和大家交流,也非常感谢主办方能够在这样的一个不确定的环境下把大家请到海南这么美的地方,让我们开始交流和学习,更感谢主办方非常贴心地把我的演讲安排在著名的人类高质量男网红CIO歆哥的前面,我讲完以后你们再听歆哥的演讲,避免倒过来,要是倒过来就没有人听我讲什么了。
 
今天我分享的主题其实主要就是一句话,核心就是欢迎大家来长江商学院读书。我在长江商学院做了十几年,我本身也是长江商学院EMBA的学员。如果任何人有想法来读书,尤其是在这个不确定的时代背景下,从技术转业务,学习知识、进行管理,如果想来的话随时跟我联系。我的PPT最后一页是我的微信,大家可以在群里添加。
 
主旨内容讲完了,我再讲一下其它内容,分享一下长江商学院在数字化转型方面的一些思考和实践。简单来说就是想了啥、干了啥。
 
其实永远是想的多,干起来不是那么容易的,这个大家都清楚。为什么要转型、怎么转型、遇到困难怎么办,这些都是想,干就是探索和实践。
 
为什么要转型?其实很简单,就是刚才的那句话,等死还是找死的问题。现在我们都在坑里面,都在谷底,如果你躺了的话就是等死,但如果你往周边爬一爬就是找死。找死比等死强,有一线生机,说不定你可以做更多的事情,而且找死也是我们在做的。
 
人类的社会发展进入了一个非常快的快车道,大家对这张图应该都比较熟悉,就是人类从农业时代到工业时代和智能时代的发展。农业时代到工业时代是通过机械化扩大人类的体力,工业时代到智能时代是通过计算机扩大人类的脑力。但是这张图其实不完整,还有一张图是有一个时间轴的长度。农业时代的时间轴要非常的长,工业时代的时间轴就比农业时代的时间轴短很多,智能时代的时间轴更短。下一个时代是什么?我们并不能够完全准确地预测,只是人类的发展越来越快,是我们自己在人类的发展过程中拼命地往前加油,越做越快,最终的结果是什么我们并不知道。
 
什么叫做乌卡时代?就是充满了易变性、不确定性、模糊性的时代。很简单的一个例子,三年前或者五年前,你飞一趟海南参加一个会议,其实没有那么多的不确定性,但现在就不一样了,是不是大家偶尔要多准备一件衣服,看一看我们的行程,考虑我们到底去什么地方,下一个行程会不会受影响,这些就是乌卡时代的到来。
 
黑天鹅、灰犀牛大家也都清楚,我在这里列出几个黑天鹅、灰犀牛的可能性。全球的气候变化,长江教授曾经在2020年的演讲中说,疫情的到来并没有让我们特别害怕,真正让我们害怕的其实是整个气候的变化。然后就是新型病毒、地缘政治,包括俄乌冲突、中美关系等等。再下一个是人工智能,因为人类有很多超聪明的人,他们都很担心人工智能,比如霍金和马斯克,我们作为普通人怎么面对人工智能?然后就是恐怖主义、金融风暴,对我们大多数IT人来讲,中年危机也是其中一个重要的灰犀牛。
 
应对这么多的不确定性,我们该怎么办?我们有什么方法?这些是我们要考虑的问题。过去的二十年,整个互联网给人类生活带来了剧烈的变化,很多东西二十年前我们是无法想像的,大家扪心自问回想一下,二十年前的你和现在,你能想像到今天是这个样子吗?同样对我们的孩子,二十年后会在什么样的社会,我们真的不知道,这是我们面临的很大不确定性。底层技术的快速升级、商业模式的不断创新、市场竞争的日益激烈,尤其是用户体验的不断攀升。我们都是做IT的,我们都知道现在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是BC倒挂,大概就是十几年前、二十年前,乔布斯先生在世的时候从一个档案袋里掏出一个MacBook Air开始,那个时候BC就开始倒挂了。过去大家都跑到单位蹭网,因为单位的网最好,组织用的网络、设备和系统都是最好的,个人用不上这么好的。现在反过来了,现在是用户在教你做人,拿出一个苹果手机说我的系统是这样的,能不能做成这样的感觉?BC倒挂对整个IT人和数字化的这些人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
 
传统科层制的组织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上一个嘉宾曾经讲过新型的创新型组织,大家想到组织就是高层、中层、基层、研发销售的科层制组织,这是上百年来所有组织的基本架构,但到今天这个架构面临着很大的挑战。比如面临着不确定、不可控的环境因素的挑战,面临着人和资源分配不均的问题,比如顶层的永远掌握着比低层更多的资源,面临着信息流动成本过高的挑战。对于我们做技术和做数字化、信息化的人来说,每条线就是每个烟囱,每个格可能就是每个烟囱或者每个孤岛,打通他们之间的问题,技术上不是问题,但科层制和人的问题很大。整个百年以来的科层制现在也面临着挑战,我们已经能够看到一些创新型的组织,把组织变得扁平化,底层和上层的沟通变得更清晰更简捷。
 
为什么要数字化转型?因为我们要改变,为什么要改变?因为不改变就会死。长江商学院有一个理论,每次工业革命都会淘汰掉一大批、绝大多数没有进行变革的组织,并不是因为走到今天到了智能化和数字化会淘汰。今天我们正在做第四次工业革命,前三次工业革命都淘汰掉了大量不肯转型或者转型不成功的组织,所以我们必须改变,不改变就会死,但是改变了就不会死吗?当然也不一定,要不要转?我们还是要转。推荐大家读一读《大秦帝国》,十七本十二卷。第一部分讲的就是商鞅变法,数字化转型要有商鞅变法的精神,当然要更聪明。
 
怎么转呢?其实从我们的研究理论来讲,我比较认同这一点,就是要构建从业务到数据,这是我们之前信息化一直做的事情,再构建从数据返回到业务的正向、双向的正循环,这个就是真正的数字化转型。
 
数字化转型有三个主要目标:用户体验的提升,无论是客户还是服务的用户,体验的提升是很重要的一点,效率的提升、模式的创新,能够产生新的业务、新的价值。
 
我对四个阶段是这样理解的:第一阶段就是过去我们做了十几年、几十年的信息化建设阶段,我们没有白做,所有做信息化的过程全部都会积累下来。第二阶段就是数据可视化,很多人说这也没什么,现在都是数据大屏,这个阶段是把前一阶段积累下来的数据进行分析可视化。第三阶段就是用这些可视化的数据反作用业务本身,不是展示出来就完了,给别人看一看有这个东西,怎么反作用?深深地印到业务里面才可以,数据才能驱动商业的腾飞。第四阶段是最狠的,就是驱动组织和管理的变革,有的时候不是那么简单的,因为真正要变革,影响的是很多人的利益,怎么去平衡、怎么去推动?
 
构建正向循环可以从上到下区分:信息化的基础设施可以总结为运算、存储和传输,三种技术不断迭代和升级。很多概念、很多技术,包括NC、网格这些技术,有一定年龄的IT人才会知道,但这和云计算早年的思路一模一样,为什么没有发展起来?因为那个时候信息化基础设施不行,没有5G,没有大规模的集成电路,这么强的计算等等。业务应用场景引用一句话,管理就是表单+制度+流程,这句话在场景这个词出现十年前就已经出现了。数据的收集和加工处理,就是我们把场景和应用集成在一起。之后是数据分析,我们可以用分析框架和分析工具初步挖掘数据的价值,之后就是用数据驱动整个商业的洞察,包括行业知识、关键指标、用户理解、决策创新等等,根据不同的行业、不同的组织有不同的挖掘价值。数据驱动的AI场景,可以往下再延伸一步,包括数字孪生,最后用数据驱动管理变革。
 
遇到困难怎么办?就是干办,你问我有什么困难,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你。
 
如何提升管理层的认知?这是我故意留的空白,这个弯弯绕掌握在你自己心里,掌握在你自己手中,每个组织、每个个人影响和提升管理层认知的方法都不一样。本来理论上管理层认知不应该我们提升,应该管理层找我们,就说我们要转型,不转型就会死,但如果管理层没有找你就要想办法提升他的认知,通过各种各样的方法。
 
转型的推动方法是构建数字化转型的领导组织,举着大旗干事,之前我们做信息化也是一样,一把手永远是项目的带头人,怎么真正实质变成带头人,怎么搭建班子和团队,CIO、CDO、CTO、COO能够通力合作把这件事情做成,考验的是你的综合管理能力,根本不是你的技术能力。把支部建在连上非常重要,这也是华为陶景文的数字化转型方法论课程中很重要的客店,就是把技术能力建到业务上,把技术人员分散到业务部门,让他们跟业务同吃同住,成为业务部门的助力和推手。建设数据中台。最后一点很俗套,但是很管用,就是统一规划,分步实施。
 
下面介绍一下长江商学院自己的探索和实践。
 
我是从2011年开始接手长江商学院的信息化建设,之前在微软这样的外企做了很长时间。我们2012年做的主要事情就是IT治理,所有的东西尽量统一,统一数据、统一用户、统一入口、统一平台。到了2014年,我们开始主动拥抱移动互联网,那个时候我们做了长江移动,就是第一个移动办公平台,微信刚大行其道,没有那么多钉钉这些私有化的ESN,就是企业内部社交网络平台的时候,我们就做了长江自己的内部网络社交平台,包括电子化校园系统。到了2017年,我们做智慧校园,就是和智慧园区、智慧办公是通的,做了北京、上海、深圳、香港、纽约、伦敦各地的校园统一的方案,2020年推动移动办公和远程教学,2022年推动数字化转型。
 
图中就是一个系统整合的例子,长江有中文和英文MBA项目,金融MBA项目、创业MBA项目、工商管理博士、企业家学者项目、高层管理教育项目等等,每个项目都是一个单独的、非常复杂的体系和流程。每个项目在线系统的要求都不一样,我们这十年就是慢慢地把这些项目全部整合到一个大的系统后台。前端看起来是五花八门的,后台或者中台其实就是一个。
 
我们之后推动移动化,现在有一个叫做江之源的在线移动应用,也是我们的私域,几万名核心校友每天上万的活跃量都在这里进行,包括社群管理,我们在全国有50多个地方校友会,十几个行业学会,很多的兴趣俱乐部,也有很多班级、年级和项目,全部都建在系统社群里面,我们用的是微信小程序。这个系统是2017年11月17日,将近上千人的校友理事大会由我发布的产品,到现在已经稳定运行了五年。这个产品包括社群管理、活动管理、小额捐赠、消息互动、个人名片、在线打卡、在线学习、在线测试。
 
2019年,我们又增加了一个在线直播,当时是为了给大量的线下论坛报名来不了的一部分人开了一个口子,要是来不了的话可以报名线上的部分。当时很有意思,我们当时做了4000多并发的线上直播平台,到了2020年疫情的时候一下子就成为了最主要的平台,第一场直播就差点崩溃。那个时候如果你系统没有崩溃过,说明你就没有起到你的作用,钉钉崩溃过,企业微信也崩溃过,所以我们当时也差点崩溃,幸亏做了备份,快崩溃的时候把流量引入其它平台,解决了2020年2月15日第一场面向全国的长江商学院的直播。
 
智慧校园就不多讲了,整个体系非常完整,用的是长江商学院的整个学员企业中非常有价值的,专门做智慧校园的,包括做移动、Portal、智能硬件、大屏幕、智能办公等等,就是这样的一些企业,我们把这些资源整合在一起形成智慧校园长江方案。我们也在建新的校园,希望未来长江校园、长江智慧校园能够成为整个行业界的标杆。哈佛有一个教室让学员把教授围在中间,就是一个马蹄型的教室,更加加剧教授和学员的互动,我们现在大部分都是这种教室,一直在朝着这方面努力。
 
移动办公和远程教学就不多说了,2020年初,我们最快速响应,大年初四就开始准备,2月15日交付第一场直播,全年700多场直播让我们整个长江商学院在行业中屹立在前面,所以非常有意义,就是移动办公远程教学。
 
数据可视化建设,营销方面也有数据可视化的整套系统,这个大屏幕很多人都很熟悉。
 
现在还有一个创新,就是全息投影教室,或者叫做互动式的全息幻影教室。上海前不久被封了两个多月,我们很多教授都在上海,要是上课的话就用这种方法,把教授的图像提取出来,然后融合到PPT里面,有点像天气预报,就是在一个地方讲,通过视频会议软件投射到北京、上海、深圳各地的全息投影教室,所以会有一个3D的效果,海外的、外地的同学可以通过视频软件接入。我们也在和微软小冰尝试数字孪生人,就是希望推出第一个数字员工或者第一个数字孪生,某个著名的教授或者老师是完全数字化地给大家提供课程。我们也在探索元宇宙的教学,2020年在这个行业,中国传媒大学通过在Minecraft的场景搭建整个学校的场景,大家的毕业典礼就是通过Minecraft进行。我们其实也在考虑,包括对未来不确定性的应对,通过元宇宙的方式,每个人在这里有一个自己的形象,前面是自己的头像,可以选择到场地,选择观看,也可以跟别人交流,坐到某个座位开始学习或者参加毕业典礼。
 
结论就是我们一直在路上,我们一直用少年先锋队的口号“时刻准备着”,因为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所有做IT和信息技术的同仁积累了很多年的技术、经验以及对业务的深刻理解和洞察,但有没有到达转型的机会?转型的时候你可以做什么?你不一定清楚,但无论如何一定要往前冲、往前走、踏踏实实地做好我,时刻准备这一天的到来。每个组织都值得用数字化重做一遍,这是继承数字化之后的延展,转型是为了在变革中活下去,而且活得更好。当下是每个组织、每个个人都有深深的危机感和焦虑,无论想得清楚还是想不清楚都要干,这是缓解焦虑的唯一良药。目前我们在数字化转型方面有三个主要抓手:智慧校园是技术变革,数据可视化推动业务就是数据和业务变革,我们也用协同工具推动组织和文化变革。过去的十年,我们一直在路上,未来的十年,我们继续前进。

关键字:数字化转型

原创文章 企业网D1Net

数字化转型的思考,探索与实践 扫一扫
分享本文到朋友圈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友情链接广告服务会员服务投稿中心招贤纳士

企业网版权所有 ©2010-2022 京ICP备09108050号-6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9343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