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CIO频道CIO联盟 → 正文

工业互联网助力中国企业数字化转型

责任编辑:cres |来源:企业网D1Net  2021-06-03 14:26:12 原创文章 企业网D1Net

6月3日,由企业网D1Net、信众智CIO智力共享平台和中国企业数字化联盟共同主办的2021CIOC全国CIO大会在成都召开。作为目前国内甲方信息高管领域规模最大、层次最高的交流平台,2021CIOC全国CIO大会以“产业数字化升级转型”为主题,分享交流CIO在工作中的经验,探讨数字化升级转型如何提质增效,数字化手段如何助力产品研发、营销、物流、服务等环节,以及云计算、大数据、AI(含RPA)、数据治理、信息安全、远程协作、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柔性供应链、数字化时代的领导力与创新力、CIO职业发展等相关话题。大会同期评选和颁发“2021全国优秀CIO个人奖”。
 
以下是现场速记。
 


中航工业信息技术中心首席顾问 宁振波
 
宁振波:非常荣幸,我们也感谢2021全国CIO大会的邀请,感谢范总!
 
数字化是人类迈向智能过程中的一个必然环节。迈向智能,我们知识是学习的,智能是求智,不是学能得来的。我们看一下诸葛亮,我们在成都这个地方蜀国所在之地,刘备三顾茅庐,诸葛亮隆中对奠定了蜀国三分天下之一。他为什么会有隆中对?因为他对天下大事了然于胸。为什么了然于胸?他能够看到刘备的邸报,是天下大势的分析就是军事情报,否则天下到处在变,他怎么能知道呢?因此他才有个隆中对。
 
因此,我们在座的各位CIO,我们要了解发展的方向,是我们企业正确和管理决策的基础。
 
很荣幸,习主席5月28日在人民大会堂两个院士大会:一个第十次科协技术大会讲得非常清楚,要让我们科技人员把主要精力投入在创新和研发活动中来,这一点我觉得不要太多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中国别的不说,中国的官太多,因为中国的官僚主义才盛行。
 
我想讲的2016年9月份,我们出版了《三体智能革命》一书,2017年12月18日在人民大会堂给我的颁奖词是“三体智能革命定义数字制造”。
 
当然,我们去年疫情期间出版的新书《铸魂-软件定义制造》,我和赵敏写的非常清楚,定制造之义,铸工业之魂,强工业之躯。我们把习主席报告拿出来,习主席第一次把工业软件放在国家最急需的第四项:第一项是石油天然气能源;第二项是基础原材料;第三项高端芯片,当然指的是高端集成电路;第四项是工业软件。这是国家命脉。
 
我们再看习主席这个报告的另外一页:人类正在进入一个人、机、物三元融合的万物智能互联时代。人就是我们有智能的人、机是我们人造物,包括各类机器,包括电子数据计算机,包括机器人,人、机、物三元融合,从哪儿来的?《三体智能革命》。
 
这句话就是我们《三体智能革命》这本书的官方描述。2018年,参加上一次在两院院士大会上讲话的写作班子,就想把这句话写进去,没有成功。没想到前几天习主席在大会上讲了。
 
我们今天讲“工业互联网助力数字化转型”。数字中国政策的由来,这位是政协副主席王钦敏,习主席的高参。为什么说理论自信?99年王钦敏就提出数字福建的概念,习主席当时时任福建省省委书记,全力支持,因此数字经济提出的很早,20多年前提出来,我们中国人首先提出来的。但是王钦敏主席有很好的英国伦敦大学的留学背景还有在日本的工作背景。
 
发展数字经济就是要构建大数据的治理体系,首先要明确数据是资产。明确数据是资产,才可以定价,才可以交易。这个数据到底值多少钱?我们新的发展,我们的法律法规、政策是跟不上的。因此,我们要确立很多、很多事情,我们要认真思考,从全球范围内都是一个新生事物。因此,我们要加速发展、加速数据治理体系的建立。
 
咱们主持人非常棒,非常专业。实际2013年日本软银的孙正义就说“要么数码化,要么灭亡”。从今天看绝非危言耸听。我连续五年从15年到19年,我作为工信部-中德合作专家组成员,连续每年带队到德国去。
 
2019年是最后一次看的博览会,2020年因为疫情停办了。这几张照片是我自己拿手机照的照片叫Digital or dead,是说所有的复杂的组织体,无论是政府、军队、大学或者是企业、研究院所或者是我们的各类社会组织,包括我们这个社会组织,或者数字化、或者死亡,这有一个网站,大家可以登录上去看一看,非常清晰。
 
前几年在博览会上工信部陆司长我们和德国有一个对话会,这位大家应该都认识吧?德国工业4.0之父孔翰宁先生,我们300个人的会议有40个中国人,260个各国专家,会议就是中德携手共塑制造业数字生态系统。他的报告是自治系统-潜力与挑战,这一页报告清晰反应了我们发展方向。2011年到2013年孔翰宁先生是德国科学和工程院院长,他带队研究工业4.0,工业4.0是德国工业发展转型的一个国家发展规划,他不是一门技术。
 
在2011年到2013年时工业4.0第一部讲信息技术和运营技术的融合,这就是IT和OT的融合。
 
第二个是孔翰宁说的,比原先好一点点,原先我搞手工画图CAD,手工画图后来用二维CAD软件了,好了一点点。二维CAD到三维CAD又好了一点点,从三维CAD到MBAD又好了一点点,我当时会后专门和孔翰宁先生讨论,我说我理解你的这个就是我们中国人说的CAX,他认为我的理解是对的。实际是解决我们企业内部问题。
 
工业4.0第一部解决企业内部问题,第二部2013到2018年研究数字商业模式,一切皆服务,数据驱动基于平台。重构商业模型和生态系统。
 
比如拿奔驰汽车厂作为案例,原来在企业内部构建的把设备连起来了,构成一个内部使用构建企业内部私有云。比如说奔驰汽车厂能解决全部问题吗?不能解决。比如说奔驰一年推出10辆汽车,肯定有的车卖得快,有的车卖得慢。遍布全球几万家4S店,原来靠什么?靠打电话、发传真、发电子邮件告诉我哪个车每天卖了多少辆,到了奔驰统计的时候一周数据都出不来,这个数据出来的时候完蛋了,为什么完蛋了?过去的一周生产出来卖得最快的汽车没加快生产,卖不出去的汽车照样生产,造成大量的库存、大量的资金的浪费,卖不出去就完蛋了嘛。
 
现在在私有云的基础上,扩充、延伸到4S店去,这个平台制定一些标准规范,4S店登录上这个平台上,每天哪个车全球销售的数据分分秒秒就出来了。卖得好的车加快速度生产,卖不出去的车停止生产,卖得一般的车根据销售计划来调整计划。不仅仅奔驰汽车厂,还有成千上万家配套的企业,这些企业卖不出去的车也不能生产零部件了,因此奔驰汽车厂的前沿后身,前沿是4S店,后身是成千上万的供应商快速响应市场。企业效益肯定提高了吧。
 
第三个我不讲了,数字化的程度越高,智能化的程度越高,实际上人类越危险。我一生是搞武器的,我这里不讲武器,不讲战争。拿成都市来说,这么密集的人口,它的所有红绿灯如果连了网多么严重?我侵入这个系统,我对政府有意见,我可以分分秒秒钟把成都市核心几个核心红绿灯全变红、绿或者全部黑灯,导致全城一片混乱。
 
所以说工业互联网、设备联网连多少,怎么连,规模多大?是根据需求确定的。不是国际互联网,国际互联网连得越多越好,损失的只是一些情报和信息而已。
 
工业互联网不是这样,比如中国的国家电网两个网,电网网络巨大。日本小电网,为什么小区电网呢?因为日本是世界上天灾最多的国家,地震、海啸、火山爆发。的我们联网并不是越多越好,因此不可能像孔翰宁说的“搞技术研究到要重构社会、法律和伦理关系”,一个社会数字化程度越高,智能化程度越高,实际上越危险。
 
当然中央电视台拍了《数据时代》,讲的是工业大数据。我们联合把关,19年7月1日播的五级,实际上是工业大数据。大家可以参考一下。
 
新冠疫情带来的问题:能源。我们的需求是什么?开门7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是生活必须的。只能吃饱穿暖没用,我们还有精神需求。精神需求是什么?我们古话说是琴棋书画诗酒花。
 
2020年感动中国十大人物之首范谨诗,82岁的老太太,武汉人和我们刘总是老乡,20几岁毕业就去了敦煌博物馆,一直到80几岁,去年5月份才播出。她最大的功劳“数字敦煌”现在人类生活,去年疫情期间我们在座的不少武汉朋友亲力亲为着,武汉疫情期间如果没有电,完了吧?水电气全停了。没有网络,如何过日子?所以说人类的生理需求和精神需求一样不可少。
 
在去年疫情期间中央政治局推出了新基建的7个方向,实际上人类社会有三个基本要素:
 
第一个是材料、物质。
 
第二个是能源。
 
第三个是信息。
 
去年期间大家看物质能源信息新基建四个是信息吧?5G、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中心,还有三个是能源方面的:特高压输变电、城际高铁、新能源汽车充电桩。
 
我们要正确认识5G,5G非常好,中国人在世界领先了,中国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有世界领先的工业技术-5G。这一点,我们必须致敬华为!但是我们要确认工业场景,一个新的技术一定要有应用的界面的,不是在什么地方都好。有线+无线的布局,我们实事求是的讲:
 
第一个有线网络速度远远高于无线,一定要很清楚。
 
第二个5G无线连接是基于国家有线光纤骨干网基础上的连接,大家不能忽略这个基本事实。
 
2003年空警2000首飞,04年装备部队一直到2020年8月份也就是10个月前,才解密,去年才有纪录片放这个东西。我想说一句话,我们可以在某个特定的时间段,某个空间把电磁频部全部清零,你相信不相信?大家想这个事儿了。我可以某个时间段,在某个空间内把所有电磁频部清零,你说无线能用吗?肯定不行。
 
第三个工业现场大功率用电设备的开启,形成的无线干扰强大而复杂,带屏蔽的有线网络经常有干扰,无线网络根本不能用。
 
作为工业人,在新技术面前,不要争你是我非的事儿,缓一缓,我说的就是“让子弹多飞一会儿”,不要着急上,上5G的事儿成功的案例不少,但是失败的案例更多。为什么?匆忙上。5G很好,另外一个问题考虑投资产出比。1G、2G够用了肯定不用5G,因为5G成本高、耗能大。
 
人工智能这一块不讲了。
 
人类社会走向智能,第一步要连接,连什么?可不是仅仅连几个设备。人要连生产要素要连人,设备和设施要连,物料要连,还有重要的大家往往漏掉的软件要连,软件连不起来干什么事儿?软件是影响产品研发的核心要素,以前不是,现在变了。以前我们建一个数控厂房,我把水电气暖配好,厂房盖好。如果是车企包膜,四个专业的人招好工人,我可能直接找沈阳机床的关董事长,关董事长和我是非常好的朋友,这一个厂家买的设备解决你传统的机甲厂房所有问题。
 
今天全变了,你如果建一个机甲厂房的话,数字化的厂房的话,你的供应商至少20个供应商,至少60到100种软件。显然数字化工厂,数字化车间的复杂度,比原来复杂了好几十倍。你们相信不相信?大家看中国好像失败案例很多,是不是?我告诉大家,美国工业和制造业转型,失败的案例超过80%,你们相信不相信?我这儿有情报证明。
 
我还想说一个事儿:美国海军-全世界最庞大的海军遍布全球,它的维护和保养、维修非常大的问题。配件怎么配,怎么管?20多年前他们花了很大功夫选了德国的公司给他们做整个的全球的维护维修体系和物料管理体系,20年过去了,200多亿美金打了水漂,是全球最失败的信息化转型的案例,这是美国海军。
 
因此,重这个事儿。数字化转型可不简单,非常困难,尤其对我们工业和制造业来说,我们是工业和制造业,复杂度是世界上最复杂的。我们不是消费互联网,消费互联网太easy了,不敢被某些公司误导了,一定会出问题。
 
第二步:连接好之后。人员、设施、物料和软件连接好之后,我可以采集工作现场的所有数据,包括设备运行的数据以及在制品的状态模型,实际在生产过程中的模型,怎么办?这个模型对不对?不知道。怎么办?我要有高创新的方法,使设计的模型来做理论模型,做基准。
 
连续就指的是我的设计的创新、研发的创新,形成建模仿真验证,这种模型要和实际生产的模型做比对,理论模型是设计模型是最基准的东西。
 
测量:感知、分析、预测。
 
最后比对优化我的设计、工艺和生产制造过程。这个反复迭代就形成了我们的工业体系数字化转型升级的核心内容。
 
最后深入理解工业互联网。
 
我反复讲工业互联网姓工不姓网,连的是生产要素不是消费要素。如果是消费要素算工业互联网的话,任正非可以拍着胸脯讲“我在全球卖了超过10亿台手机了,我的工业互联网连了10亿台。但是某些人就特别把脸上最后一块遮羞布都拿掉了,一说就连了几点几亿台工业设备。我曾经问过这个人,我说中国有没有几点几亿台的工业设备?不可能嘛。中国都没几点几亿台工业设备,你连了几点几亿台的工业设备?这显然是有问题的嘛,因此连的是生产要素不是消费要素。
 
当然,工业互联网这个平台是中国信通院,当时是于小辉总工程师现在是于小辉院长,他领导着中国工业互联网联盟编制的平台,这个平台白皮书起了非常重要的指导意义。最底层-边缘层设备接入,协议解析、边缘数据处理,这就是要连设备的东西。当然在这个体系中有大量的平台、网络、计算机,各软硬件,包括各种设计、生产服务管理的各种APP软件。大家切忌,工业互联网,网络是基础,没网不可行。
 
第二平台是核心,平台有大量的服务器,各类软硬件。安全是保障,工业互联网按照工信部王建伟司长的说法,他说了五年了,他说“中国的工业设备几乎全部处于裸奔状态”,引起充分的重视。当然一切都是为了工业,提升我们国家的工业和制造业水平和能力,这才是我们的本源。
 
另外一个视角,实际上工业互联网非常复杂,最终的连接。全球有超过100种工业总线,超过5000种各类通讯协议。麻烦了吧?因此连接就不容易。
 
现场总线有40多种,还有这些总线分布在西欧、北美和日本,因此全世界的工业总线和通讯协议就是三种标准:西欧标准、北美标准和日本标准。我们中国万博博览会,所有总线没有中国人发明的,所有通讯协议没有中国人创建的。因此,中国是美、日、欧俱全,所以说我们设备复杂度极高,联网极其困难。
 
当然还有很多仪器仪表总线,这些东西对我们都是极其重要的一些东西。
 
我们在座的CIO们,只要搞工业一定会碰到,这些东西捋清了,我想对我们是有巨大的好处的。
 
中国制造2025办公室,我们中国OPC-UA标准研究,2018年8月份专门出版了OPC-UAW标准的研究的资料,非常完整。大家如果关心的话可以买去看一看,这一块构成了工业互联网连接的基础。
 
为了推动中国工业互联网的发展,2019年评审了十家国家级的跨行业、跨领域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我是主任委员,全是给我答辩的。大家可以看一看,到了2020年又追加了5家,现在全国横跨工业互联网的双化平台,国家级的15家,企业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工业制造业企业、第二类纯IT企业。比如说浪潮,浪潮也是纯IT企业,包括阿里、腾讯等等。第三类是服务类企业,比如东方国信、用友,还有树根互联。其他制造类企业还有IT类企业三大类构成了这15个双化平台的基础。到目前为止国家认可的工业互联网平台,现在大概70多个。
 
全国出现的各类平台,我大概统计是不到160个,比较完整了。
 
我想说的是问题在哪儿?这几年我参加大量互联网评审、论证工作,我这么说吧,东北、华北除了北京、西北、西南除了重庆,几乎是一片空白,不知道我说清楚没有?注意,工业互联网包括工业互联网大赛,这是前一年的工业互联网大赛。浙江省拿出了500万奖金作为奖励,一等奖2名各100万,二等奖6名各30万,三等奖12名各10万。这个是去年的,去年这个奖,我都是全程负责的。这个新闻联播给大家放一下,给大家一个概念。
 
走向智能制造第一步要做的是工业互联网。先把设备、人、物料、软件互通互联,才有可能走向智能制造,这是第一步。当然这个体系中有大量的工业软件要用。
 
另外在工信部信发司领导下,我们从18年开始评工业互联网的优秀案例,18年的事儿19年评的。评完之后,这本书是成都电子科技大学出版社出的,我写的序言。这本书现在非常难买,我不知道是不是出的太少了,很多人告诉我买不着。这本书是从非常多的优秀案例里彩色印刷,印刷的非常精美,选出了很多优秀案例。你拿到这个书,你搞工业制造业的一定会有一个案例可以供你参考。
 
2019年的评审,一直评审到去年疫情期间,疫情之后才开始评。2019年的现在书刚刚出,2021年的书还没出来,因为疫情影响特别大,这个也非常棒。大家在网上买到对你们会有帮助《优秀案例集》。
 
还有一个,我也做个小广告。6号我们《铸魂》读者见面会在王府井举行,需要大家网上报名参加。
 
最后给大家推荐一个走向智能的系列丛书,是《三体智能革命》,习主席的人机物三元就来自于这儿。
 
第二本是《机·智》,第三本是《重构》,第四本是《铸魂-软件定义制造》,第五本不是我们写的,目前中国写的最好的CAE软件的书还有《苦旅行·真》。
 
《铸魂》是我们前年11月份就封笔了,去年疫情期间我写了新的一部书,刚刚封笔。看看什么时候能出吧,这一出系列丛书就五本了。应该说阿里集团去年11月24日在网上发布了一个阿里新动物园,我一看它是给全国人民推荐的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网数字化转型的十本优选图书,《铸魂》排名第一。这十本书里面七本和我有关,所以有时很有意思,它是按照网上评价写的。
 
今天就讲这么多,汇报不到的地方请各位CIO多多批评,多多指正,谢谢大家!

关键字:工业互联网 数字化转型

原创文章 企业网D1Net

工业互联网助力中国企业数字化转型 扫一扫
分享本文到朋友圈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友情链接广告服务会员服务投稿中心招贤纳士

企业网版权所有©2010-2021 京ICP备09108050号-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