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视频会议/网络会议行业动态 → 正文

互联网+:视频会议行业的风险与机遇

责任编辑:editor005 作者:萧萧 |来源:企业网D1Net  2017-08-14 15:24:43 本文摘自:投影时代

风来了,猪都会飞。面对目前火爆的“互联网+”概念,这句话也许适用于视听工程行业的绝大部分企业,但是唯一对“视频会议”企业除外。因为,在笔者看来互联网+带给视频会议行业的不仅仅是巨大机遇,同时也有更多的挑战。而且,这些挑战将是重量级的:因为视频会议天然的处于“互联网+”的中心。

视频会议的互联网+首先是“风暴中心的冰火交融”

互联网+:视频会议行业的风险与机遇

挺进互联网+对于绝大多数视频会议企业是一件非常“惬意和舒适”的事情。因为,视频会议自身就是“互联网”产业的一个分支。因此,视频会议企业应该最懂互联网、拥有的基础技术积累也更为丰富,并从互联网+中能够更轻松的分得机遇。某种意义上,这可以称为“地利优势”。但是,有地利优势,却未必有天时和人和。

第一, 互联网+不是单独为视频会议企业准备的盛宴。在传统的业务模型中,视频会议企业从专网系统逐步发展为专网与IP网混合的产品体系,从专业专用产品为主逐步发展为专用产品和标准IT设备混用的产品体系。这一过程反应了视频会议产品,在互联网通信和IT产品技术广泛发展背景下,产品和系统专属性的降低、行业天然壁垒的逐步崩溃。

而互联网+则会加速视频会议应用从“专属产品和技术”为主向“通用产品和技术”为主的转变。这种变化,从视频会议企业内部看,是传统的行业门槛和壁垒不断降低;从其他IT系统的企业看则是,这些企业也具有了架构高等级视频会议系统的技术资源和能力。

例如,网络通信软件企业、大型企业应用系统开发商、基础网络服务商、安防工程系统企业等,这些此前与视频会议产业风马牛不相及的行业从业者,正在进入视频会议市场。

尤其是当视频会议应用在“互联网+”作用下,呈现出日益多元化、复杂化,系统外延与通用互联网的产业日益缩小、系统内涵价值与非视频会议系统的关联日趋紧密的背景下,视频会议作为独立行业存在的“标志性”界限将消失。而在众多不同背景的参与者,争食“互联网+视频会议”蛋糕的背景下,视频会议企业不敢言拥有“天时”优势。

第二, 视频会议企业进行“互联网+”升级,面临内部利益矛盾。这些矛盾就是上一点提到的:专网、专用设备,与通用IP网和通用IT设备的矛盾。

传统视频会议企业,很大程度上是专用硬件制造商。MCU、中控、摄像头、录播、大屏显示系统等等。这些设备产品所创造的价值占据了很多视频会议企业的绝大部分收入。

但是,这些系统和设备目前正日益面临由标准IT设备代替的可能。与专用产品比较,标准IT设备的运行效率较低。但是,在带宽资源成本显著下降、标准IT设备性能冗余极大提高,且成本由于规模优势显著下降的背景下,非专业的通用IT设备的效率问题就不会再困扰系统集成,同时却可以发挥规模市场价值、跨系统兼容价值和低维护成本价值的优势。

从专用到通用,这是视频会议系统在互联网+背景下一定会发生的软硬件变化。这个变化会决定未来视频会议企业的内部价值结构、研发体系构成、产品和系统创新方向,以及与互联网+背景下产品应用生态的共生关系。这一系列的变化,会导致,视频会议企业不敢轻易说“面对互联网+”有“人和”优势。

天时、地利、人和,三者只占地利。这就是笔者所谓的,面对互联网+视频会议产业的挑战。这地利优势,核心是指视频会议企业的客户关系、客户经验和应用软硬件系统的研发能力。而视频会议企业能否走好“互联网+”这条大路的关键也就在于,能否发挥以上这些“地利优势”。

内容导航:  分页浏览 | 全文浏览抓住客户这个牛鼻子,为自己做好“加减法”

互联网+的根本变革是什么呢?就是客户需求模型的变化。而相比较可能的竞争企业,视频会议企业在诸多方面拥有“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客户资源:

互联网+:视频会议行业的风险与机遇

第一,是服务客户的传统经验。这使得视频会议企业,对客户关于内部即时视频通信系统的需求非常了解。不过这不是说视频会议企业可以高枕无忧:视频会议传统客户的“互联网+”没有现成的经验,客户自身、其他互联网技术和系统服务企业、以及视频会议企业都处于摸索状态。了解客户的过去需求、不了解未来需求,但是也具有更为融洽的客户关系,这种多层的“客户需求认知”特征决定了视频会议企业应当主动采用“加法方式”,通过优先发现客户新需求、并创设崭新的需求解决方案的方式,赢得“互联网+”的起跑线胜利。

视频会议企业可以考虑为客户互联网+发展贡献“创新性需求”发现的方向主要包括:哪些必要的沟通要素还没有纳入远程可视交互系统,例如传感器数据、即时现场数据、预案模型下的推演系统、更多的全方位人机结合数据等等;哪些可执行要素还没有纳入远程可视交互系统,例如多重决策系统、共生生态友好协助、靠前管理、桌面级的业务系统管理等等;哪些还没有开发出成本与效益相平衡的远程可视化应用领域,如远程教育系统的多元化和下沉、小微企业电商服务平台的可视化、基于云技术共享存储与运算资源的低成本解决方案、多元应用体系下的中心节点成本控制技术、创新的运营和服务方式等等;非专业设备与设施在远程可视应用中的价值挖掘,比如进入非标准化社区系统远程可视价值开拓市场,开发基于家庭既有IT基础平台的远程可视化交流系统等等……

总之,做好客户需求的加法、主动发掘客户的潜在需求,乃至潜在的尚未开发的市场,这是视频会议企业在互联网+时代的优先任务,更是将有限的客户资源优势、客户服务经验优势转化成无限的市场价值的关键所在。

第二,视频会议企业应以客户增量需求为中心,转变研发和创新焦点。这方面的变化主要体现在,系统体系创新的增加和单纯硬件产品创新的减少;以及非通信性软件开发的增加,与核心通信技术的标准化、模块化和开放化。

视频会议企业会持续面临基础硬件设施IP化、IT化的考验。这将使得一个应用系统中,非必要性的专注型硬件产品趋向于越来越少。同时,随着信息电子技术的进步,单一硬件产品的功能也将增强,呈现出一个产品代替一组传统产品的趋势。这样的趋势也符合客户成本控制的实际需求。这些变化要求视频会议企业的单一产品创新中树立系统性思维和综合拥有成本思维。主动在硬件、软件架构的复杂性上做减法、在人性化和生态共生性上做加法。充分利用企业外的IT产品和技术资源、利用与兄弟企业产品和系统的协同性,架构满足客户需求的产品系统体系。

传统视频会议企业,基础通信技术的开发已经面临“需求顶板效应”。在基础通信技术上做出跨越性创新的空间日益减小、同时市场价值亦非常有限。与此相反的是,如何在通信技术上,实现通信内容和数据价值的深度挖掘。以应用这个核心为关键点,突出通信基础技术面向客户需求的结合能力,成为视频会议企业创新发展的命门所在。互联网+的内涵,亦绝不是停留在互联网通信的创新上,而是要创新基于互联网通信技术的新应用形态。

满足基础通信技术在客户需求端的超前结合能力,即是要求视频会议企业的技术创新要构建“积木式”的解决方案单元,形成可以分解、任选和面向第三方开放的产品标准。这一点是生态生存,和融入大互联网体系的关键所在。

第三, 视频会议行业企业在互联网+大潮下,也会面临“价值结构的革命”。与客户需求深度捆绑、与业务伙伴深度整合的产业价值体系将逐步呈现。

一方面,互联网+自身是一个不断进步、发展和迭代的产业概念,不是一成不变的标准模型。客户关系在不断的应用和业务创新中,必然从一次购买,转变成终身性的研发与升级方案。视频会议企业项目上与客户需求变化的整合,亦要求视频会议企业能深入客户业务的细节特征中去,在项目调研与实施过程中不断迭代,不断实现客户业务价值的提升。

另一方面,视频会议企业不是一个包打一切、万能的解决方案提供者(也不会存在所谓万能的解决方案),视频会议企业提供给客户的综合可视化远程再现系统,必然面临和诸多专用、标准或者定制化系统与设备整合的需求。这就构成了所谓的“生态共生”社区。而且这种共生关系,只会随着互联网+的不断深入,而越发的深刻。

同时,不同客户的价值结构和经济能力,已决定了这些客户对不同功能或者产品形态的不同接受能力。如大型企业和政府倾向于自建全套软硬件支持体系。但是一个社区、小学或者小微企业,它必须依赖于公共性的、按需购买的IT资源。这样的产业需求不平衡性亦决定了,视频会议行业要提供差异化成本和体验属性的解决方案。进而形成按实际使用和消费服务的企业价值结构。

总之,互联网+背景下,视频会议企业往往会告别简单的一套系统、一次结算的企业价值结构,长尾价值、生态价值、按需服务等创新的价值形态,将改变视频会议企业的内在生存规律。

第四, 视频会议企业在“互联网+”条件下,一切加减法的核心是“去视频会议化”,即做好互联网+,视频会议企业不必、也不能抱定“视频会议的传统狭隘概念”不放。

包括目前业界已经成熟的“统一通信”、“远程协同”这样的概念,以及未来视频会议功能“在复杂业务流中插件化整合”的需求、以视频通信为核心的多元化业务载体平台的研发、通信与智能控制技术的广泛结合、多媒体数据流仿人工识别技术,这些行业概念都在跳出视频会议的传统范畴,形成一种无限开放的产业视野格局。

整体上,互联网+概念是以做加法为核心的,但是做加法的同时并非没有减法。最基本的如果不抛弃老观念,那么亦无法迎接“互联网+”这个新观念。因此,视频会议企业发挥自身优势,迎接互联网+的过程,就必须是“加减法同时做”“让自己脱胎换骨”的过程。

内容导航:  分页浏览 | 全文浏览抓住政策机遇,实现细分根据地的快速突破

视频会议产业从来就是一个依赖于政策和宏观经济环境的产业。其最早的客户主要集中在军队、政府和大型企业集团的特征,深深的为这个行业打上了“政策搭车者”的烙印。在目前这股“互联网+”的风潮之中,视频会议行业的传统“政策行业”的特点依然不会改变。

互联网+:视频会议行业的风险与机遇

第一, 抓住教育公平和信息化改革的机会。与互联网+并列的国家产业概念是“工业4.0”,而德国学者在提出工业4.0的同时,还提出了另一个概念,叫做“终身学习计划”。就国内而言,产业升级、尤其是制造业的升级,也需要国家在教育领域做出重大的投入。

以上是教育市场的“纯增量”,在既有存量升级上,视频会议企业更会大有可为。教育公平是本届政府工作的一个重点。如何发展落后地区的经济,首先就是如何发展落后地区的教育的问题。打破区域发展不平衡、打破城乡不平衡,实现有限高质量教育资源社会价值的最大化,实现中小学教育的网络化智能化,以及社会办学逐步实现规模化、集团化、连锁化,都意味着远程教育、视频再现、全天候互动型教学等领域的巨大机遇。视频会议企业可以凭借自己的通信技术优势,在教育产业升级过程中分一杯羹。

第二, 医疗互联网+革命。医疗产业是视频会议的传统客户市场。包括最早的远程会诊系统,目前的家庭随访应用的发展,未来的智能诊断和手术系统,国家的医院和医疗系统集团化、资源和服务平衡化改革等,都意味着巨大的投入和创新机遇。

可以说医疗智慧化、互联网+是涉及上至卫生部的国家级系统和网络中心,中间各级医院和防疫机构、下至每一个普通百姓与家庭的巨大市场。在这个市场中,视频会议应用突破简单的“会诊”模式,深入到更多的医疗机构事务层、业务层,是大势所趋。2014年下半年,国家已经展开富有成效的远程医疗和智慧医疗试点。改革的机遇大幕已经拉起。

第三, 智慧社区和城镇化机遇。如果把智慧城市概念的火爆导致的市场扩展看成是“相对成熟市场”,那么智慧社区和城镇化则意味着一个更为广阔范围内的“增量领域”。

研究证明,智慧城市建设的重点,正在从主城区、绝对公共空间,向乡镇小城市、社区等相对公共空间延伸。这将带来崭新的应用需求、系统增量,尤其是在双向互动需求上,将呈现出更迅速的增加。抓住城镇化的历史机遇和社会管理智能化、网络化的趋势,发挥视频会议企业的传统政府客户资源优势,将有利于视频会议企业突破传统产业和业务范围的束缚,实现更大的发展。

第四, 抓住电商与中小企业的机遇。中小企业视频会议市场一直是一个视频会议行业高度重视的领域。但是,中小微企业自身管理的非专业性、企业固有架构和规模特点、经济承受力等决定了,让中小企业搭上视频会议这班车并不容易。中小企业的视频化必须依赖于其生存的产业环境的逆向推动力。这个推动力就是电商和互联网+。

一方面,电商已经将中小企业绑上了网络快车,改变了这些企业的传统观念,构筑起崭新的生存市场结构。另一方面,互联网+改变了中小微企业所依赖的宏观产业环境的信息化水平:一旦这些企业的周边产业链都实现了高度互联网化,这些企业就不可能在“独善其身”。

因此,推动中小企业视频技术体系的建设的发展,从未有今天这么好的内外部环境。尤其是在国家万众创新的支持下、在金融和融资市场改革不断向中小企业倾斜的推进下,中小企业视频会议市场即将大规模开启。不过,视频会议企业在开拓这一市场的时候,依然需要在产品定制化、服务价值结构创新等方面做出更多的努力。

以上四个方面 ,是目前产业条件基本成熟,已经大力行动起来的视频会议行业面临的“互联网+”市场机遇。优先抓住这些产业机遇,可以为视频会议企业的互联网+战略提供稳健且可靠的根据地支持。同时,优先实现一些领域的突破,而不是遍洒种子,也符合视频会议产业自身的实力特点。

一方面,视频会议行业的从业企业多数是中小企业,从实力角度看,不具有大规模、大范围开拓完全陌生市场的实力。视频会议企业的互联网+必须从其所熟悉的领域逐渐做加法。比如,政府及其主导的事业机构、国企和大型民营企业、以及有潜在规模性的中小企业领域。

另一方面,互联网+对于视频会议企业往往加出来“深度的客户业务整合”需求。深入客户业务层深处的需求挖掘和服务,而不是传统的会议室到会议室的简单视频通信,这提高了视频会议企业开发新市场的门槛。互联网+条件下,客户需求发觉的越是深入,服务商自身的“领域专家色彩”也就约为浓厚。这种产业发展格局,进一步决定了视频会议企业集中精力攻克典型需求市场,以堡垒战法构筑前进根据地的必要性和科学性。

总之,有挑战才会有精彩好戏。面对互联网+,视频会议企业必须正视自己的不足、外来竞争的加剧、产业生态生存规律的重构,以及专家型的堡垒市场建设的需求。以加法为核心,跳出简单视频通信的逻辑,构建大通信、大视频的互联网视野,实现企业经营和发展的升级跃迁,否则,固步自封在简单、原始的业务形态上,则会丧失发展和壮大的机遇,甚至遭遇生存危机。

关键字:视频会议 互联网

本文摘自:投影时代

互联网+:视频会议行业的风险与机遇 扫一扫
分享本文到朋友圈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友情链接广告服务会员服务投稿中心招贤纳士

企业网版权所有©2010-2017 京ICP备09108050号-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