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CIO频道新闻中心 → 正文

轻装信息化是理解数字经济的技术基础

责任编辑:cres |来源:企业网D1Net  2019-01-12 11:09:46 原创文章 企业网D1Net

2019年北京部委央企及大型企业CIO年会于1月12日在北京开启。大会邀请了约150位来自北京部委、央企和知名企业的信息高管出席,围绕“数字化转型的实践落地”,共同探讨数字经济下政府部门和大型企业在政府职能转变及企业业务变革方面的全新机遇,为企业数字化转型出谋划策。


政府信息化专家 李广乾
 
以下是现场速记。
 
李广乾:非常高兴来到会议现场,感谢范总,感谢秘书长的邀请。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单位比较特殊,是国家智库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他的主要职责是研究国民经济和经济发展的战略紧迫的问题。我2010年来到国务院发展中心从事信息化的研究。我主要先做电子政务,接着做电子商务,最近这些年一直做工业信息化。我的研究成果,可以向大家汇报的是,对国家的发展还是发挥了很大的作用,电子政务研究的一些成果,现在像电子政务和电子门户网的教材大部分用的还是我的定义。另外一个成果是跟每个人都有关的就是二维码支付,刚才董总也谈到了2011年、2012年鸥波发展很快,当时最大的一个环节就是二维码支付,就是支付环节,把线上线下串起来。在2011年、2012年二维码支付的发展非常迅速,400%的增长,简直是海量。后来人民银行不让他们弄了,专门给阿里、腾讯专门发了文,说你们不能再用二维码支付了,再用我们就要进行执法了,这个时候我们做了一个调研,针对二维码支付的使用情况,特别是安全情况做了一个研究。我们觉得停止二维码支付对我们的信息化会带来影响,所以我们写了一个报告《尽早重启二维码电子支付业务促进我国电子商务网快速发展》,后来我们的报告得到中央领导批示,人民银行就放行了二维码支付,这四五年大家都看到了二维码支付对社会无比巨大的推动作用。
 
大家知道,工业互联网平台风起云涌,现在所有的大企业,不说自己做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就觉得自己落后了,我也参加了好几家大型互联网企业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发布会,工业互联网平台也是我的一篇报告《尽早启动国家国家工业互联网平台项目》,我把工业互联网平台看做人类命运发展的革命。当时领导和专家觉得我的报告太超前了,对中国还不太合适。有幸的是我的报告得到了中央领导的批示,要求加快推进中国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发展,从2017年开始中央就推出了政策,2017、2018年这两年工业互联网平台在整个工业制造业领域带来的颠覆性的影响。从信息化的研究来看,我很自豪,信息化有很大的发展,很多发展跟我的研究有密切的关系。
 
我现在介绍的这个题目叫“情状信息化是理解数字经济发展的技术基础”。刚才好几位企业界的同仁都谈到了相关的概念,比如说理解信息化、数字化转型或者是其他的概念,我这边要从理论上,结合我二十年对信息化的研究,个人怎么从理论上、战略上认识。我简要的谈四个方面。
 
第一方面是背景。最近这几年围绕着IT和信息化的概念特别多。自己琢磨了一下,大概有二十五六个概念,第一个是以数字城市为主题,第二是以信息经济为主题,第三是新一代信息技术所带来的信息变化包括业物转型,包括数字化转型,另外是“互联网+”,这里面带来了很多说法,对于普通民众来说这些概念是搞不清楚的,不知道互相有什么相互的关系。刚才骆总也谈到了,企业要从数字化向信息化、向智能化转型,但是这个概念之间根本上,从学理上来讲信息化是一个底层的概念,从人类最初对于信息化的研究来讲,后面谈到了。大家对于它在理论上有一个比较成形的说法,但是我们这些年来各种各样的概念冲垮了我们原来理论对它的认识。这几年数字经济讲的最多,当然中国人对数字经济用的很少,也就是2016年才开始用,但是在西方、美国数字经济概念用的很多。在1994年的时候,特别是1993年美国副总统提出“数字高速公路”之后就提出了数字经济,美国商务部每年出一个数字经济的报告,所以这个概念在西方很多,但是在中国用的比较少。中国人开始用数字经济概念是2016年杭州G20峰会,,发布了一个《G20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在此之后数字经济在各行各业得到了应用。
 
对于概念,我觉得仍然要从本源上谈一谈到底应该怎么样科学合理的认识这个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对我们有很大的影响,因为我们这些年在信息化构建了一个科学合理的框架。“信息化”这个词是在最早上世纪1963年日本学者提出来的,信息化是指通讯现代化、计算机化和行为合理化的总称。中国在80年代对它没有什么感觉,因为我们工业化很落后。到了1997年,在1993年大家觉得信息化很重视,国家层面构建了一个信息化的模型、框架。我们把信息化分为六个要素,六个方面,现在把网络信息安全加上了,应该是七个方面。信息化要素是指导我们国家二十年来基本的思路,所以很多机构都是以信息化开头的。
 
我认为,我们对于信息化的认识是科学合理的,从七个方面系统的概括了各个方面的关系以及对于各行各业的作用,这些年我们都说中国的经济发展很快,信息化在里面发挥了巨大作用,特别是电子商务风起云涌发展的非常迅速,超过了美国,跟我们从国家层面认识信息化,从七个方面同时推进、同时管理有很大关系。中国人对于信息化的认识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来获得巨大成就的一个特别重要的技术管理因素。
 
从2008年以来,自从提出“数字地球”以后,提出了“感知世界”的概念。信息化我们谈的少了,更多的谈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信息化淡出了人们的视野,特别是在国家层面也不怎么提了,提的更多的是各种各样的特定概念,像智慧经济、智慧地球、智慧城市以及智能产业,都在弄这个东西。我们应该怎么样对待传统的信息化组织架构适应当前的经济发展,特别是IT对于信息化建设的作用,所以我想有必要对于传统的信息化七要素的认识上重构我们对于信息化的认识,所以我们在前年做了一个课题叫“互联网+自身环境研究”,就提出我们到底应该怎么认识“互联网+”在2015年7月份的文件里面,大家对“互联网+”有一个定义,文件的开篇就讲了“互联网+”的定义。“互联网+”是应用新兴技术手段改造我们的业务,提高各行各业的发展效率和效益。我们必须对信息化就一个认识,我们在开展互联网+自身环境研究的时候专门对“互联网+”新的发展动向做了一个研究,特别是针对新一代信息化技术七要素做了一个分析,这种分析有助于帮我们认识信息化下一代到底是怎么样的。把它从四个方面对信息化做了一个解构。
 
解构作用1:新一代信息技术基于信息生命周期重构了信息化建设模式。信息化仍然是我们认识当前新的技术对于产业发展的,特别是各行各业业务发展的一个重要的底层内容。我们怎么认识呢?我们原来做信息化,刚才骆总也谈到了,原来很多企业觉得很难做,做起来很难,但是现在非常简单。物联网、大数据对新一代移动宽带技术,对于传统的信息化架构发生了根本的转变。原来信息化是一体化建设的,但是目前的信息化建设从七要素来看是分工分化的,现在企业都在做数字化转型,包括IBM也在做数字化转型,戴尔也做,中棉也做,从信息化角度来讲是不同的行业,建设内容节不一样,业务发展重点也不一样,对于市场影响的作用也不一样,所以我们在谈的时候一定要有底层的认识。我把新一代信息技术对于信息化的影响概括成信息化的元模型,不管你做什么,这个元的模型是一定存在的,这就是我们现在谈的人工智能,人工智能是1956年提出来的,比信息的概念还早,现在我们在谈的人工智能其实是一个信息化的概念,为什么呢?我们把人工智能分为三个方面,算力、算法、数据,以前是没必要用数据的,对于数据的模型或者对老神经的架构去模拟现实中的计算决策的方式,但是现在这些东西要做到的话一定是用信息化的思路去做,用数据,用算法。信息化元模型对于各行各业的理解仍然是基础的架构。
 
解构作用2:信息化建设重装部分和轻装部分分的越来越明显。很多企业在谈的信息化转型是一回事,其实不是一回事。IBM的转型,跟一般的企业不是一个概念,它的建设内容、数据采集、存储处理、业务对象千差万别。如果我们理性的把信息化的七个要素分析的话,会发现七个方面分工分化的现象特别重要。原来每个单位都要建数据中心,但是云计算代替了很多对于基础设施建设的内容,这些是需要大量投资的,需要新的技术,需要众多的优秀技术人员,这对于绝大多数企业来说是不可能做到的。怎么办?只有大型的企业,资金雄厚企业在于做,我把这部分叫重装部分。轻装部分是我们应用的内容、数据,包括前台的内容,我把它看作轻装,轻装和重装高度的分工分化。好像每个人都在用信息化,是每个人都在用信息化,但我们在用的时候后面有一大串技术予以支撑,对个人来看是轻装的部分。我把这种趋势叫轻装信息化。我们知道经济的发展最大的一个推动力就是产业的分工,有分工才有效益的改进和人类的发展、技术的进步。传统的信息化以前是大一统的,一个企业包揽了信息化建设,但是在现在分工分化了,也带来了新的问题,比如数据的产权、数据的隐私等其他相关价值的分享问题,这是轻装信息化带给我们新的需要解决的话题。
 
解构作用3:轻装信息化在产业发展方面带来了新的信息基础设施。去年12月22日开了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里面专门谈到了信息基础设施建设问题,就信息化来讲有它的一套信息化基础设施问题,我叫做“云、网、台、端,阿里叫云、网、端,没有把平台加上,平台不仅是技术,还是技术的集成,同时还是一种商业模式,所以它对于经济的发展具有颠覆性的作用,所以我也把台作为信息基础的功能。
 
轻装产业结构也有了重大变化。以前各行各业可以千差万别,可以老死不相往来,所以原来学经济的说产业链价值链条,每一个价值链条是不一样的,就制造来说还有微笑曲线,两端的价值高。我们说的价值取向是每一个产业链自身的价值,但是在轻装信息化的情况底下,现在每一个行业越来越共用一个通用的东西,我把这些东西叫做新型基础设施,每一个行业都必须面对的,未来的产品都建构在新的产业信息基础之上,原来说的老死不相往来现在没有了,每个企业都有共同的东西,除了产业本身的差异之外,还有一些通用的东西都要使用。刚才中棉的领导也谈了,他们在应用信息化的过程当中对业务的改进在以前是没有的,以前各行各业可以不用,现在各行各业都得用,无论是汽车、钢铁还是农业都在使用,这个对于国家的经济发展、产业政策带来巨大的作用。信息化仍然是我们理解经济发展带来巨大作用的基本技术手段,特别是现在讲的“互联网+”也好,或者数据经济也好,我就把它看作轻装信息化的一个另外说法而已。
 
我用这张图概括了轻装信息化的基本内容。里面有传统的七要素,有新一代信息技术对于传统信息化作用的冲击,有新的基础设施,在这种基础之上带来了各行各业的变化。从2008年开始中国人在理解互联网经济发展具有了中国自身的特点。我们都知道,以前中国人跟着美国人屁股后面跑,美国人说什么我们也说什么,但是现在我们有了自己的概念,包括“互联网+”,包括互联网思维都是中国人对于经济作用的深刻理解。
 
政策建议,面对当前各种各样的说法以及人们思维的混乱,我这面提了三点。
 
(一)坚持信息化理论基础。为什么坚持信息化理论化基础?这么多年来从国家理论方面已经构建了一整套信息化理论体系,包括规划、政策以及教育培训、基层推进的工作,这里面有一整套的思路,我们不应该因为新出现的概念就把我们科学合理的东西给抛弃了。
 
(二)在这里面我们应该有创新,特别是技术对于传统的影响,我把它叫做轻装信息化,是我们当前认识各种各样概念说法的底层基础。
 
(三)规范、整合信息化政策体系。以轻装信息化为理论基础,以“互联网+”为政策总纲,以数字经济为发展方向,构建科学合理的信息化政策框架,使得我们当前的信息化认识宁愿有序的推进,从国家层面希望能够让信息化为经济发展带来更强劲的推动作用。
 
如果大家感兴趣可以跟我交流,请大家批评指正。

关键字:CIO 数字化转型

原创文章 企业网D1Net

轻装信息化是理解数字经济的技术基础 扫一扫
分享本文到朋友圈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友情链接广告服务会员服务投稿中心招贤纳士

企业网版权所有©2010-2019 京ICP备09108050号-6

^